第56章 再遇险情

“聂小哥,我们又见面了!”刘凤仙跟宝贵打招呼。

“聂兄!”刘星河朝宝贵拱手。

“刘兄!刘仙子!”宝贵回礼。

“你们认识?”韩东兴惊奇道。

“我们上次在此洞遇险,就是这位聂小兄弟救了我们。”刘星河对宝贵是心存感激的。

“哦?!”韩东兴仔细打量宝贵,得知少宗主因此人获救之后,瞬间感觉眼前的宝贵高大了不少。

“哦?!”没把小筑基放在眼里的叶寒,从新打量宝贵,不知道此人有什么过人之处?!

“嗯!”闫光觉得很正常,能施展道法的修士,绝不是一般修士。

“嗯?他姓聂?他不姓张么?”闫光突然感觉有些心慌。

宝贵见众人表情各异,不觉好笑,这些名门正派的天才修士,一个一个的心怀鬼胎,若论内心纯洁,估计在场的只有钢铁直男刘星河了。

流星河对这些人的心思浑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洞中的秘密,就算没有诸葛飞的消息,刘星河也打算再探秘洞,他迫切地想要解开冰火两极诀的秘密,洞中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的。

沿着当初切开的豁口,众人进入洞中。这次进洞,宝贵最轻松的,走在队尾仿佛在旅游。

韩东兴手中托着一只青色小鼎走在最前面,刘星河刘凤仙紧跟其后。闫光和叶寒谁都不想走前面,两人并肩而行,继续演绎兄弟情深。

闫光头上飞着黑伞,叶寒肩膀上落着一只鹰妖,手提一把碧绿的木剑时刻戒备。

众人顺利到了当初光壁出现的位置。

刘星河趴在石壁上用手细细摸索,就在这时,转弯处突然传来异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向众人接近。

“进来了,就别走了!”说话声音干涩难听,好像两片干木头相互摩擦。

刘凤仙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都炸毛了,“哥,有东西过来了”小手拽着刘星河的胳膊。

神识探过去,原来是一个浑身焦黑的人,他蹒跚着朝众人方向走来。

这个人看不清五官,脸一半焦黑一半腐烂。身上的衣服被烤焦,贴在身上和烂肉紧紧贴合,整个形象如同丧尸。

发现来者是这么个恶心的东西,所有人都炸毛。

“啊!”刘凤仙一声尖叫。

韩东兴试探着扔了一枚火球符,嘭的一声,火球点燃了丧尸,火焰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熄灭。

土墙符挡了他片刻,被他用腐烂的双手抓碎掉。

远远的,众人就能闻到一股腥臭味从丧尸身上散发出来。

刘星河一心研究石壁,直接无视丧尸。

其他人各怀心思,都不想用强硬手段,以免过度消耗灵力,给别人制造可乘之机。

众人站在远处,不疼不痒的对着丧尸砸符箓和法术。连下品法器都不舍得用,怕被丧尸弄脏了。

丧尸也怪异,水火不侵,风刃斩在身上,流出一些脓血后马上愈合。

“快解决他!”韩东兴招呼一声,说了声“去!”,一把法器飞剑便斩中他的身体,令人失望的是,法器刚碰到他,就被他身上的黑血粘到剑身,飞剑顿时失去灵性掉落。

“有古怪!”闫光说道。

“难道这个丧尸是莫聪?”宝贵在心里犯嘀咕,“尸变过来复仇么?当时身体都被切开了,又塞进蛇口,又放火烧,这都能尸变,简直日了狗!”

丧尸不断靠近,腥臭气更加令人作呕。

“大家不要留手,快点解决他!”韩东兴号召下,刘凤仙一拽灵兽袋,小手指在里面一勾,一只黑毛大野猪和一只独角犀牛兽出现在众人面前。

两畜生体型硕大,放在前面如同两扇巨型门板。刘凤仙一声令下,两畜生同时往前一冲,结果非但没冲出去,反倒卡在洞道的狭窄处。

宝贵差点乐出声,刘凤仙手中多了一把长鞭法器,啪的一声脆响,鞭子打中黑毛猪,黑毛猪一声痛嘶,猛地一窜,直接朝丧尸撞上去,张开血盆大口,当的一口咬中丧尸大腿。

丧尸的操作更风骚,只见它头一伸,当一口咬中野猪脖子。

按道理,野猪受的伤一点都不重,可偏偏这一下,黑毛野猪便倒地不起,口吐白沫,四肢不停抽搐,眨眼功夫黑毛猪仿佛没事猪一般站起来,双眼浑浊,“杀掉他们!”丧尸一声令下,黑毛猪调转矛头冲向众人。

黑毛猪转变立场之迅速,堪比闫光!

后面的独角犀牛同样没能逃过变节的命运。

转眼,敌人声势更加浩大,两兽一丧尸朝着修士冲来。

刘凤仙都哭了,她不怕这些东西,她心疼自己的灵兽,好端端的干嘛送人头呢?

韩东兴见几人都不用杀手锏,他实在不想给丧尸挠痒痒了,手中戊戌鼎往空中一抛,鼎身金光缭绕越变越大,嗡的一声,倒扣过来把丧尸和两只禽兽扣在其中。

韩东兴手中催动宝鼎,心中却暗骂青云门两人,“光吆喝不出力!不当人!”

戊戌鼎金光大放,内部传出撞击的声音,看来极品法器的威力奇大,丧尸无法破解,至少一段较长的时间里,它们不可能脱困。

韩东兴不再关心宝鼎,他决定继续往里走。叶寒跟着他继续前行。

闫光跟了下去。

望了望消失在转弯处的作死三人组,宝贵长舒口气,狗屁倒灶的事宝贵真的不想掺合!

宝贵他凑近刘星河低声问道:“这次居然出现了走尸,上次可没有这些的,洞里面肯定另藏玄机。刘兄不去里面么?”

“我相信秘密都在诸葛飞身上,这个洞的秘密只有诸葛飞知道……”刘星河回答道,眼睛依旧在洞壁一寸寸的搜索。

闫光突然走回来,朝宝贵使了一个眼色,“小兄弟,前面有两个洞口,他们一人进入一个,你随我去看看如何?”杀人的机会再合适不过,时不我待啊!

宝贵不想趟浑水,眼珠一转,“我正在争取盟友你没发现吗?只要我和这位少宗主沟通好了,我们马上多出两个帮手,他们兄妹两都将成为我的盟友!”

“哦?!”本来闫光瞧不起这两位筑基初期的年轻人,不过当他想到兄妹两人是宗主的一双儿女后,马上换了一副嘴脸。宗主的嫡亲,宝物法器定然应有尽有。

闫光点点头,回身朝着韩东兴进入的那个洞追了下去,他手中拿着一只玉简,他想好了,韩东兴喜欢猎奇功法,他要用玉简功法换韩东兴不出手。

闫光追上前面的人影,不想转过头的居然是叶寒。

“啊!”久经战阵的闫光不免惊呼一声,身后有法器朝他偷袭。前面的叶寒同时亮出飞刀法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