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天魔解体

天空蔚蓝,云层素白,飞舟在云层中穿行,忽隐忽现,飞舟里有对话声传出。

“韩师兄,青云门的两个都是筑基巅峰,你是筑基中期,我们是初期,咱们参合他们的内斗,会不会自身难保?”

“凤仙师妹,你难道没明白修行的真意?修行修仙,修的是心,是道,境界次之。他们筑基巅峰不假,但都没有入道,在斗法的层次上没有本质的区别。斗法四要素是道、器、法、术,真的打起来,主要看谁的法器好,谁的功法更诡异,谁临敌经验更丰富。

师兄我手里的极品法器戊戌鼎可不是吃素的。”

“难怪师兄弟们常把入道挂嘴边。”

“对,入道后层次拔高,灵力形态虽然不变,质和量都会提升,还有机会参悟出道法。在入道这方面,咱们流云宗走在了很多宗门后面,比如升仙宗把入道列为课题,弟子适合入哪种道都分门别类。”

“那样我们岂不是比升仙宗落后一步。”刘凤仙为宗门担忧起来。

“太刻意了却有悖于道法自然的机理,反而不美!”

“韩师兄入道了?”背剑青年觉得韩师兄语带玄机,忍不住开口问道。

韩姓师兄摇头,“入道哪有那么容易。”

“韩师兄,你对闫光说保持中立,为什么突然答应叶寒一起对付闫光?”刘凤仙像个好奇宝宝,不停的问师兄。

“闫光是个伪君子,叶寒是真小人。他们两个都不是好鸟。”刘星河难得插话。

“凤仙师妹要不猜猜我为什么会帮叶寒出手?”

“真小人把什么都摆上明面,伪君子明面上是君子,背地里却是阴损小人。”凤仙说,这两种人她都非常讨厌。

“师弟要不要也猜一猜”

“跟小人打交道更简单,直接谈价钱。伪君子就不同了,又当又立,很难满足他们……”

“什么叫又当又立?”刘凤仙好奇的问。

“小孩莫问!”刘星河训斥妹妹。

“哪里小?!”刘凤仙在一边噘嘴生气。

“师弟一个剑痴居然懂这些?!”

我是剑痴不是白痴!刘星河对师兄另类的夸奖感觉很不适应。

“两个都是内门弟子,当年多次代表宗门跟流云宗有过交流,后来因为迟迟不能入道,两人不再专心修炼,开始争夺外门执事的位置。叶寒给我开的价码太高,高到无法拒绝。所以我选择帮他。”韩东兴直白的说。

“韩师兄,你这么说的话,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可是会降低的。”刘凤仙对韩师兄不满道。

“师妹莫恼,我辈修士修行最需要的是资源,你们是宗主嫡系,资源对于你们召手即来。

我们这些弟子想要获得修行资源就需要亲自动手,要么为丹房或符殿打工,要么为宗门出任务。想获得资源哪有那么容易?

不去杀人夺宝就已经很高尚了。”

刘星河突然想到什么,“韩师兄,诸葛飞邀你寻宝的时候是怎样的情景,有没有问起我和凤仙?”

“我们在虎啸坡碰面,那时候我已经收到过宗门讯息,为了稳住他,我故意装作不知情。

诸葛飞说有了云梦芝的线索,希望我多找些修士,抵御强大妖兽。如果事先没收到宗门讯息,我当时就信了。

我们这些寻道未果的筑基修士,最想要的是什么,他清清楚楚,如此投其所好很难不被他蛊惑。

我用传讯符联络到青云门的两位师兄,把诸葛飞的话重复了一遍,没想到他们两个几乎没有任何考虑就答应下来。

当时诸葛飞表现的很兴奋,对我千恩万谢,确定了时间地点他便走了。丝毫没对我产生怀疑。”

“青云门两位师兄既然同意要寻宝,怎么又扯上内斗?”刘凤仙好奇的问。

“我当时分别约了叶寒和闫光。闫光在外面。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居然互通了消息,后来两人都联系我,拉拢我希望与我联手消灭对方。这时候我才意识到,答应寻宝只是他们的借口,除掉对方才是他们的目的。”

“青云门真阴暗!”刘凤仙发自内心的鄙视青云门。

“呵呵!……”韩东兴一笑,心道:“流云宗又能强多少呢?!”

刘星河一直在心中推演细节,“韩师兄,如果青云门的两人在场,抓捕诸葛飞会不会生出变数?”

“我不知道你们的抓捕细节,但青云门两人只是跟我有些私交,他们跟诸葛飞没关系,应该不影响你的计划。”

“我们计划没什么细节,见面后趁他愣神,直接上去擒住他。”

“我带了捆仙索和定身符!”有这两样抓捕神器,刘凤仙觉得十拿九稳。

韩师兄沉吟片刻,“他远远见到你们,很可能马上逃跑,捆仙索和定身符距离远都不好用。好在逃跑的过程中,因为身体快速移动,无法使用遁符,不然更没有机会抓到他。”

“韩师兄说得在理!”刘星河再度沉思。

此时,宝贵正开动脑筋,飞速解析诸葛飞的话。

突然诸葛飞把关注点从宝贵身上转移到天空。

“他们来了!”诸葛飞喃喃道,“他们都没事,难道都寄生了?!这不可能的!”

诸葛飞脚下多出一把银剑,带着他朝远处飞去。

“他想逃跑,快追!”飞舟上的刘星河和刘凤仙跳下飞舟,追了出去。

韩东兴朝着青云门的两人拱手,“两位稍等,我们抓了此人,在此地汇合。”说罢也追了下去。

闫光叶寒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诸葛飞是他们流云宗的人,怎么一见面就……”闫光说。

“流云宗也挺乱啊!”

一炷香后,刘星河兄妹还有韩东兴先后归来,两人手里都拽着东西,一脸愤愤的表情。

“刘兄可有收获?”宝贵问刘星河。

刘星河把身后的东西往前一扔,一条血淋淋的胳膊。韩东兴也把东西扔地上,是条大腿。

刘凤仙尚未适应如此血腥的画面,小脸煞白,眼睛转向别处尽量不看。

“被他逃了!”刘星河心有不甘地说。

“那小子居然会用天魔解体大法,把身体散开逃跑……”韩东兴面色不善。

“这种功法可是失传已久的,稀奇稀奇!”叶寒看着地上的胳膊大腿连连称奇。

“两位师兄,此洞有些古怪,但绝没有云梦芝,我们来这里首要任务就是抓诸葛飞。”刘星河朝青云门的两人抱拳说道。

韩东兴知道师弟不想趟青云门这趟浑水,故意这么说。

“既然来了,看看也无妨,对吧二位?”韩东兴不想放过这次发财的机会。

“对,既然来了看看也无妨!”叶寒赶忙附和。

“闫某也想看看此洞有何古怪。”

“这位小兄弟,你修为低,就别进去了!”韩东兴拦了一下宝贵。

宝贵没想到,居然被人鄙视了。

“聂小哥,我们又见面了!”刘凤仙跟宝贵打招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