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终于写设定了

闫光你特么敢有点立场不?!

“闫公子,我们之前……”

“废物就没有必要活着了!”闫光冷笑一声,黑光乍现。

姬长发没说完,被黑伞伞骨扫过。护体灵光疯狂闪烁,却最终没能挡住。姬长发万万没想到,闫光出手如此果断狠辣。

一缕惊魂附在玉简之上马上就要飞走,突然宝贵眉心一股吸力升起,那道惊魂乳燕投林般进入宝贵的黑石空间。玉简吧嗒一声落在宝贵手中。

闫光再次震惊了。金丹以下修士对付阴魂的方法一般都纯阳的法器或者阳火功法。吸入体内直接用自身阳气炼化是会折损阳气的。

宝贵的操作让闫光三观都炸裂了。

“主人,玉简是仙品法术,你发了!”

“小黑小黑,又被你吸一个,我感觉发的是你!”

“主人,不吸他,我快压制不住那颗珠子了!”

“闫兄好魄力!”宝贵赞叹道,“你不杀他,我就要杀了,多谢!”

“张老弟客气。我跟他合作,前提是需要他办一件事情。遇到小兄弟后才发现你更合适,姬长发的储物袋就送给张老弟当见面礼了!”闫光面带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闫光把姬长发的储物袋送到宝贵手中,很随意换走了宝贵手中的玉简,“这个我有些用处,贤弟不介意吧?”

“没事!”宝贵乐呵呵的说,心里默默加了一句才怪!敢抢我的仙品法术找死!

“我都会道法了,还在意法术?闫兄客气了。”

“贤弟果然会道法?!”闫光脸色闪过一丝不安,“姬长发多番蛊惑,愚兄险些对贤弟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还好及时收手。这储物袋就当给贤弟赔罪了!”

“不知道闫兄到底需要在下帮什么忙?”宝贵问。

“不知道贤弟听没听说过青云门?”

“青云门?!”听到这个名字宝贵顿感压力倍增,金丹大修士墨瞳就是青云门的长老。

“川西州青云门。我是青云门内门弟子,我有个同门师兄弟叫叶寒,为人飞扬跋扈,好色成性,趁我下山游历,辱我道侣,怕事情败露还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流云宗的朋友邀请我和叶寒去寻宝,我便开始筹划暗杀他。”

叶寒?姓叶啊,宝贵前世的经验,姓叶的不好惹啊!

“为什么偏要找外人暗杀,你自己出手还不是一样么?”闫光说的话宝贵不敢信啊!老丈人就是前车之鉴。

“他对我肯定有防备,而且门派对外出弟子都有详细的备案记录,有人失踪,同行者必然被严格盘查。

这次寻宝必定有外人在场,没人认识你,你是筑基初期,他不会防备你,你得手之后,我佯装追杀,实则掩护你逃跑。

条件允许我可以出手。万一我不能出手,也会给你制造刺杀机会。事成之后,从此天涯海角哪里不是修行之地呢?”

“闫兄!叶寒也是筑基巅峰的修为吧?”

“不错。只要你正常发挥,突然给他来那么一下道法,我敢保证,叶寒必死无疑。”

“我有什么好处呢?”

“第一,你身怀补天丹的秘密我绝不传二人之口。第二,叶寒的储物袋任君索取,第三,这次秘境,我们要找的是宝物是云梦芝,练成云梦丹可助人入道。如果得到云梦芝,会有你的一份。”

“好啊。”宝贵心里加了一句,“我只要你那份!”

“参与寻宝的都有谁?”宝贵问。

“青云门只有叶寒和我,流云宗的韩东兴,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修士我就不知道了,可能会有流云宗的人参与。”

“我们什么时间动身?”

“明天晨时启程!”闫光说完,把黑伞法器往空中一抛,黑伞悬在他头顶,洒下一层淡淡的黑雾,如同罩上一层黑纱,把他身体淹没在黑纱里。

“明天晨时见!”宝贵想出去验证火遁,也不想跟这个男人待一天。

宝贵刚走,黑雾中闫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宝贵出了山洞,脚下腾起一团火焰,一溜火光便飞出二十多里。火遁术效果不是一般的好,宝贵稍作休息,从储物袋里掏出那只浑身是刺的狼牙棒,“就用它测试吧,可惜了一件中品法器。”

狼牙棒夹在山石中间,宝贵挥出冰火刃,这次冰火刃力度不强,斩在狼牙棒上,留下一片整齐的切口。

经过反复的控制力道试验,宝贵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品法器想要一下切断,至少投入目前四份之一的灵力。

也不知道闫光那把黑伞到底什么等级,如果是上品法器也不知道投入多少灵力才能破开它。

这需要反复试验论证,太费材料了,那些都是钱呐!

想到钱,宝贵开始搜查姬长发的储物袋,里面有大量的下品灵石,有百万之巨。下品法器四件,防御符箓,攻击符箓都有。不知名的药草十多颗。

宝贵拿出大把龟甲符,抽一张砸向身旁的大石头,淡黄色的保护罩笼罩在石头上面,宝贵祭出下品法器攻击。经过一系列的试验,得出以下结论:

一张龟甲符能承受筑基初期强度的风刃火球等普通法术一次。

一张龟甲符只能承受下品法器攻击一次。(下品法器正常催动,吐血催动不在测试范围)

十层龟甲符能承受中品法器攻击一次。

三十层龟甲符能承受四分之一功力的冰火刃一次。

龟甲符还有一个神奇的特性,普通法术符箓攻击它能承受一次,如果同时有三个不同方向的攻击它同样能承受。

中品法器能承受四分之一功力冰火刃一次攻击(之后损毁)。

三件下品法器能承受四分之一功力冰火刃一次攻击(之后损毁)。

上品法器和极品法器没有,数据空缺。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中品法器还是冰火刃,都不能伤及神秘木棒一丝一毫。

宝贵抚摸着木棒,无论质感还是重量,分明就是普通木棒,两端参差的断茬,也能充分证明木棒的本质,可是一个普通木棒为什么如此坚固呢?

难道是玄天之木?玄天之木是宝贵前世的经验,这一世的张宝贵完全不识此物。

如此逆天的东西宝贵决定打造一把属于自己的武器,把木棒藏进里面。

这个想法宝贵自己都感觉完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