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杀人其实挺简单

没能杀死他,宝贵一阵惋惜,筑基巅峰果然不好杀啊!

姬长发站在舟头,掏出法器,一只小巧的刀型法器,祭起在空中,迎风即长,一把硕大的砍刀出现在眼前。

姬长空手中也多了一柄法器。

宝贵一看他的法器差点乐出声,那是一只浑身长刺的狼牙棒。浑长“毛”狼牙棒本身不好笑,姬长空的秃头也不好笑,秃头配上狼牙棒形成强烈的反差萌才是笑点。

“等等!”宝贵见两人形成联手之势马上叫停,他把补天丹的玉瓶往木盒上一贴,用绳子绑好,作势要扔过来。

兄弟二人停手盯着宝贵的动作。

木盒被托到半空不动了,兄弟二人都想用灵力牵引过来,结果都被禁制符箓弹开。

刚想上去抢夺,突然木盒之上符文缭绕,迅速虚化,符文消散,木盒也随之不见,不知道被传送到何处。

原来宝贵提前贴上遁符。

“你不是闫光!”姬长空终于判断出眼前人不是闫光。

宝贵呵呵一笑,手往脸上一抹,同时一道清洁法术用出来,宝贵恢复本来面目。

“小爷不陪二位,告辞。”宝贵转身飞逃。

“筑基初期小子,过来骗我们的补天丹。”姬长发醒悟,“长空,补天丹肯定在方圆四十里范围之内,我们分头搜索。那小子跑了就跑了!”

姬长空摸着肋部的伤口,恨恨的说:“一个初期的小崽子,等我先取了他的狗命!”说完姬长空朝着宝贵逃遁方向追了下去。

“小心,莫中了奸人埋伏。”姬长发叮嘱弟弟。

宝贵速度比起筑基巅峰的姬长空,差的不是一点,几个呼吸就被追上。

“宗主救我!”宝贵眼神看着远方,仿佛真有宗主马上要现身一般。

宝贵的演技实太好,姬长空被唬住,停下来寻找,不料宝贵转身继续逃遁。

姬长空气得哇哇大叫,继续追击,却被一堵火墙挡住,姬长空鼓动护体灵光,冲破火墙,马上又是一道水幕。

“小辈,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姬长空咆哮。

宝贵突然转过身,两道火箭符攒射,姬长空不退不让,护体灵光加大力度,再次把攻来的火箭撞碎。

眼看就要抓到宝贵的时候,宝贵再次望向他身后,“断天一长老您终于来救我了!”

“断天一!”姬长空猜到宝贵再秀演技,可是听到这个名字,姬长空还是忍不住回头。

当他再回过神来,三道符箓打来。

“小辈,找死!”三百年来,姬长空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筑基修士。

“姬长空,想不想入道?!”

“小辈,受死!”姬长空不吃这一套,抡起狼牙棒就打。真要打到身上,不说冲击力大小,单单蜂窝伤口就能把密集恐惧症的人逼疯。

风刃符,三道风刃符被激发,打在姬长空的护体灵光上,护体灵光险些就被攻破。

狼牙棒被一根木棍架住,姬长空眼睛都直了,一根木棍居然能挡住他的中品法器。

木棍有问题!

宝贵也不好受,气血翻涌险些吐血,宝贵再次选择逃跑。姬长空盯着宝贵手中木棍,眼神火热,就算眼前有个裸体美人,姬长空都不会多看一眼,他眼中只有那个神奇的木棒。

宝贵突然回身,两个土墙符激发。狼牙棒挥出,土墙如破败的轻絮。

土墙符激发之后,宝贵停下来缓了口气,右手木棍直戳对方面门,左手搓动三张风刃符箓激发,祭出风刃的同时,左手捏诀,手印变换,一片薄薄的冰火刃夹在风刃后面朝姬长空激射而去。

姬长空眼里只有木棒,对几道风刃毫不在意。护体灵光再次加大,企图硬抗这一波风刃。

他手中狼牙棒挥出,猛得击向木棒,姬长空就是想用实力碾压,把宝贵手中木棍震飞。

狼牙棒跟木棒尚未相交,宝贵手中木棍一晃就撤回了,是虚招。

姬长空手中狼牙棒用力过猛,险些轮到自己身上。

姬长空正要破口大骂,却感应到危险临近,身前坚实的护体灵光被一道双色的灵气刃瞬间斩破。

那灵气刃轻灵迅速,时隐时现,仿佛跳动的精灵,飞快向他接近。

姬长空身上佩戴的护体法器激发,灵光闪耀护住全身,他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发现护体法器砰的一声碎裂,竟然没挡住分毫。

“道法!”姬长空带着惊惧的声音传遍四方。

道法是什么宝贵也愣了一下。

百忙之中,姬长空身体努力扭动,却还是没能躲开,右边整个臂膀,被齐刷刷的切开,整个臂膀连同手中狼牙棒掉落下去。

鲜血再也止不住了,如同决堤洪水汹涌而出。

姬长空万万没想到,纵横百年的筑基巅峰修士今天居然败在筑基初期的小修士手中,而且是惨败。

姬长空左手急点,止血符箓连续燃烧,左手再一掏,一张遁符出现手中。

“姬长空,这根木棍你还要不要?”

姬长空不答,马上就要激发遁符,就在这时候,宝贵手中木棍挥出两道十字交叉的冰火刃。

姬长空再想躲都来不及了,直接被冰火刃切成四块。魂力被小黑吸走。

宝贵伸手一招,储物袋和地上的狼牙棒被收起。一把火烧了尸体。

宝贵内视了一下身体,发现灵力消耗巨大,冰火刃对灵力消耗太大了。宝贵不敢耽搁,马上吞服丹药回气,等待姬长发过来。

“小黑小黑,聂峰的魂力放了吧,让他进轮回。筑基修士魂力太低,成不了鬼修,没有人辅助也完成不了夺舍。”

“主人,你还记着呢?”

“那可是我老丈人,让他轮回吧。”

“知道是老丈人,没舍得吃!”

一缕魂力从宝贵眉心飘出,飞入九天消散。

轮回不是去地府么?宝贵正在纳闷之际,姬长发驾着飞舟靠近这里。

姬长发用神识看到了宝贵,但他没能找到弟弟姬长空。

他面色凝重的走近宝贵,“找到补天丹了?”宝贵突然开口问道。

“你杀了他!”姬长发反问宝贵,“你到底是谁?!”姬长发的声音都变了。

宝贵手中木棍突然朝姬长发一挥,一道若有若无的冰火刃飞出。

姬长发本能的把手中大刀立在身前,只听金铁交鸣声响彻山谷,姬长发手中品大刀从中斩断。

“啊!……”姬长发没想到对方这么厉害,没动用任何法器,仅仅一道气刃就能把手中法器斩断。

宝贵终于对自己的冰火刃有一个量化的概念,冰火刃目前最大的攻击力仅能破坏中品法器。

姬长发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转身就跑。

宝贵知道这个人是残血状态,实力估计不超筑基初期,宝贵不想放个这个人,在后面紧追不放。

给自己施加了神行符和迅捷符,结果神行符用到御剑飞行上面完全不顶用,迅捷符倒有点作用,至少还能紧紧咬住对方的尾巴。

宝贵正考虑用什么方法留住他,没想到前面的姬长发直接一大把符箓丢出来,火球,火枪,冰锥……各色灵力符文闪耀着全部砸向宝贵。

高贵深深感觉自己迫切需要高阶防御法器。

无奈,宝贵一边肉疼一边大把的防御符撒出去。

双方符箓碰撞,半空中仿佛烟花盛放,缤纷璀璨。望着昂贵而又灿烂的烟花,宝贵除了肉疼,肝也疼。

“姬长发!补天丹还要不要了?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

“姬长发,我们没有生死大仇,我只想做交易!”

“姬长发,金鳞丹要不要。”

听到金鳞丹三个字姬长发身体顿了一下,然后继续狂奔。

“小黑小黑,我真没办法了,什么时候才给我遁法。”

“主人,遁法已经得到了,在姬长空的储物袋里,有一个个仙术级别的法术。姬长发身上同样有一部仙术级别的法术。”

完犊子了,现在修炼来不及啊!

“主人,想杀掉此人必须要追么?”

宝贵眼前一亮,对呀,我就给他来个守株待兔,不对,守丹待秃,还不对,守丹待发!

宝贵果断放弃追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