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冰火两极决的真正隐患

浩渺云海,有山峰如黑笋般冒头,山巅流云飞卷,隐现一座山门,上书流云门。

流云门大殿中,刘星河垂手肃立,对面坐的是他的父亲,流云门宗主刘昊。父子两人全都是一脸凝重,苦大仇深的表情。

“冰火两极这等奇异功法,是为父平生仅见,如此威力简直震古烁今,但是……隐患同样巨大……”

“父亲,既然这个功法无法废除,孩儿认了。”刘星河反道释怀。

“修炼冰火两极的严重后果你还不知道吧?!”刘昊问。

“两种相克的灵力同时运转,一个不好,就会走火入魔。孩儿想好了,无法控制就马上散功重修。”

刘昊默然摇头,叹息一声,“你还是没发现它的最大隐患。”

“爆体?”刘星河对于爆体而亡早有想法的。

刘昊叹了口气再次摇头,“爆体只是一种极端的可能性。……真正的后果是无法结丹!”

“什么?”刘星河大惊失色,走火入魔他可以忍受,散功重修他可以不在乎,不能在修行的路上更进一步才是他最大的痛点。

“冰火两极,出现两个丹田,上火下冰,将来真要结丹怎么办?结两颗金丹么?”

刘星河面如土色,身体都不住的颤抖了,这才是他无法承受的痛。

“也许……会有办法的……”这句话是刘昊当宗主以来说过最没底气的话。

“我一定能做到冰火归一!”刘星河很坚定的说,他需要一个坚定起来的理由。

刘昊眼神中些许沧桑,“其实境界不重要,入道才是修仙的根本!”

“执着就是我的道!”

“不要孩子气!”

“一颗永不放弃的决心,难道不算道么?”

“道,是自然,是规则,天有天道,人有人道,万物皆是道,所以才有大道三千之说。执着是顺心意的一种,包括顺心意,那些都是小道并非完整的大道。”

“道重要还是境界重要?”

“修仙修的就是道,境界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我小的时候,您宗务繁忙,很少指导我修行,每次匆匆见面一直强调勇猛精进,我成功筑基后,您也没说让我先入道。直到我修炼了冰火两极无法结丹,您才如此说,是不是怕我失去进取的决心?”

“小孩子修行,练气筑基不需要入道,一心修炼就行了。结丹境乃至以后结婴,都必须入道作为前提,而且一旦跨境,就会有天劫,这是天道对入道之人的考验。修行者入道是最难的,小孩心智不熟怎么可能入道,所以之前我不想让你过多接触道这个东西,现在不同了,只能提前接触入道。”

刘星河喃喃自语:“或许这才是上天给我的考验!”

儿子一心修行,在他这个宗主看来不算好事情。

刘昊点点头,不想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自从收到你的传音,我就对诸葛青长老进行了盘查,原来诸葛飞并非他的亲子,而是养子。这件事他准备对所有人隐瞒,没想到养子诸葛飞做出那样的事情。”

“冰火两极功法的秘密他一定知道的,他不回宗门,绝对有问题。”刘星河想到师兄诸葛飞,表情相当复杂。

“宗门用传讯符知会在外面历练的弟子,如果有诸葛飞的消息,宗门会第一时间知道。”

刘星河走出大殿,天空有乌云盖顶,阴沉沉的,他长长地吐出胸中闷气。

“我有一剑,可斩天地!”刘星河突然一声长啸,长剑挥出,冰火刃凌空飞斩,大殿外广场中,巨大的试剑石被一分为二。

试剑石是一块巨大的天外陨石,坚硬异常,弟子们常常用它试剑,一条条的剑痕倾诉着它的沧桑。

冰火刃面前它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刘昊和殿外侍卫无不惊叹。

刘星河看着自己的杰作,心中没有半分喜悦,他突然想起聂如烟的仙奴聂小三,也不知那小子炼得怎么样了?

张宝贵没来由的打个喷嚏,吓得他赶紧捂住自己嘴巴,往外看了看,发现外面的人没发现。

宝贵对白幡法器很满意,他再次往法器中注入一些灵力,然后继续手中的工作——化妆。

由于炼体一层和筑基的缘故,宝贵的体魄得到极大的改变,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病娇身体了,肩更宽阔了,胸膛厚实了,穿上长衫也能撑起来,有的地方不够饱满,就塞些衣物进去。

脸部化妆术才是宝贵的绝活儿,前世混饭吃必备技能,利用调和颜料,做出脸部明暗变化改变轮廓。

宝贵会一些比较粗浅的幻术,是灵力的巧妙运用,只对凡人有效,修士一眼就能看穿。

最顶级的变化术掌握在炼体士手中,他们用肌肉筋膜的自体调整,改变相貌,据说大修士都无法看破。

宝贵想要改变样貌只能用化妆术,因为此术不涉及法术,结丹以下的修士炸一看是看不出来的。

气息无法掩盖却是最大的漏洞,宝贵用药草气味掩盖就行了。

耗费了半天时间终于完成,儒生闫光的形象出现在水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