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补天丹风波

“你不是想要我死么?我死在你怀里难道不是你的愿望?”如烟执意入无情道,宝贵心里颇有怨言的。

“既然已经脱困,为什么不跑?”如烟反问。

“我不能看着我爱的人有危险。”宝贵看着她的眼睛真诚的说。

那双美丽的眼睛再次湿润。“你再这样,叫我怎么忍心下手?”

突然,丹炉轰鸣,灵气充盈,炉顶盖一下被掀飞出去,三枚金黄色的丹药飞出炉外,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停在空中,飞快的自旋着,丝丝灵气被搅动起来,朝着灵丹聚敛着。

众人面露喜色,“居然成丹三颗!”

“三颗补天丹同时成丹,简直奇迹!”

“是啊,百年一遇啊!”

宝贵却面色凝重,这补天丹为什么有一种熟悉的味道?凑近补天丹,耳中隐约听到一个呼救的声音时有时无,

眼前灵气更盛,恍惚中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宝贵哥,救我!”唐小蝶小小的身影突然在灵气中挣扎翻滚,唰的一下投入丹药中不见了踪影。

所有的幻想,声音,灵气突然终止,补天丹最终落回炉中。。

“补天丹怎么会有小丫头的气息?”宝贵质问如烟。

如烟茫然回头看向中间的丹师,丹师是个练气十二层的中年人。

“这是丹方秘密,恕属下不便告知。”丹师不卑不亢。

一把剑突然架到丹师脖子上,“不说杀了你!”

“这个丹方只有帮主和我才能知道,旁人知道了都要死!”

宝贵手中剑送了送,血一下流了出来“不说马上死!”

丹师求助得看着聂如烟。“大小姐,规矩你是知道的,这个丹方除了帮主,没人敢说。”

“你们两个下去!”如烟遣走连个副手,“说吧,我也好奇。”

“不合规矩!……啊!”剑刃又往前一蹭,血流得更凶猛了。

“我说,我说!……补天丹除了半成品那种药方之外,需要一位主药,那便是修士本身,灵根越纯,成丹越好。但修士也不是普通的修士,而是修炼了丹鼎诀的修士,不然灵根是炼不成丹药的。那个小丫头是个天灵根,所以出丹很成功,一下出了三颗。”

“什么?!你们居然用人炼丹?!”宝贵感觉全身恶寒。

如烟也是惊愕的表情,随后便释然了,“小三,小丫头不过是个奴隶……”

宝贵一把推开聂如烟,“夺他人的性命,投食自家痴儿,这么做与邪魔有何区别?!”

被宝贵这么一凶,如烟委屈道:“她不过是个奴隶!”

丹师掐住自己脖子上的伤口,正色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们成仙帮做事无愧于心!一个底层的小孩,就要认命,身具灵根有什么用,一没修行资源,二没背景扶持,他即便修仙能走多远。牺牲了自己换来一家人的富足安康难道不好么?

我们成仙帮就是让他们发挥最大的价值,我们就是要让那些有背景有资源却没灵根的孩子修仙……”丹师没说完被宝贵一个巴掌打断。

“你们不过是为自己的邪恶找理由!”

三人僵持着,儒生闫光突然进了丹房。

“丹成了?!”闫光看看三人,眼睛望向补天丹。

宝贵感觉这人有问题,没等说话,闫光突然出手抓起补天丹,同时激发遁符。

事情来的太快,太突然,谁都没想到这个文雅书生会做出这种事。

符文翻滚,闫光身体眼看就要化为虚无。

丹房的房顶破开一个大洞,聂峰从天而降,一掌拍向闫光,闫光半虚化的身体闪动了一下,却变成了秃头男子的模样,跟聂峰对了一掌之后身体彻底虚化消失。

聂峰气急败坏,“黄口小儿勾结贼寇坏我大事!拿命来!”一掌拍向宝贵,宝贵想不到这人如此疯狂,见面就出手,完全来不及反应,眼看危险临近,身前突然出现了如烟的身影,一掌结结实实打在如烟背部。

如烟一下扑倒在宝贵怀里,血喷了宝贵一身。

“烟儿!”聂峰没想到女儿会用身体挡下这一掌,慌忙抱过重伤的聂如烟,查看伤情。

神识一扫,聂峰大惊,这一掌他本意全力击杀,结果把女儿的心脉震碎。

聂峰往腰间一摸,这才想起储物袋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爆掉了。

“烟儿,你不会有事的!”聂峰嘴上说没事,眼里却难掩悲痛之色,“我先杀了他!”

“不要!”聂如烟一把拉住聂峰,“女儿心里有他了,要杀也是女儿来杀,你杀了他,女儿会恨你一生!”

聂如烟面色苍白,用尽全身力气把头转向宝贵,眼波暗淡情意绵绵,“小三,我想杀你,却舍不得。想忘掉,却做不到,你没能为我而死,那我就为你而死吧!成就你的有情之道!”

“你不会死的!”宝贵眼含热泪。

如烟惨然一笑,“我们成仙帮虽然以炼药制丹维系,却没有修士用的高阶丹药,是不是很讽刺?!

我心脉已绝,再过一时半刻之后药石难医。

父亲,我死后,不要为难小三,放他走!小三不是贼寇,他是我一个人的奴隶。”

“等等,你不会死的。”

宝贵突然想起陶然居士给他的回春丹,赶忙从空间取出。

上去要喂给聂如烟,被聂峰一把抢过去,鉴定了半天才塞给如烟。

回春丹果然有效,聂如烟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

“小子,别以为你救了我女儿,我就饶过你!你骗的了烟儿,骗不了我。”

“父亲,他……”

“烟儿,你别说话,我不会杀他,但是我要擒住此人!

我们成仙帮丹房有三十多处,以往虽有贼寇试探,却始终没有任何闪失,可是怎么偏偏这一次补天丹全部丢失了?难道这是偶然么?”

宝贵见如烟已经没了危险,再次想起唐小蝶,“你们成仙帮杀人炼丹与邪魔有何区别?”

“哦?你知道了补天丹的秘密,看来不能留了!”聂峰眼中凶光闪烁。

筑基巅峰的威压,山呼海啸般朝着宝贵压来,宝贵燃烧了五张龟甲符。

要完,人家筑基巅峰会在乎一个刚刚筑基小辈?最近是不是脑袋进水,跟他理论这些干嘛?直接报警……不对,直接把他们的罪行公布出去,让那些名门正派讨伐……宝贵如是想。

遁符被捏在手中,宝贵深情的看了看如烟,准备激发跑路。

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房顶破洞处飞来一片红光,红光旋转,气势摄人。

不好,是极品法器飞龙斩。

宝贵手中遁符燃烧,可飞龙斩快如闪电,一下就斩破五层龟甲符,遁符的符文也应声而碎。

“父亲!”聂如烟完全没想到,父亲答应不杀,却出手如此果断。

飞龙斩拦腰斩来,避无可避挡无可档,宝贵一闭眼,这次完了,小黑一起穿越吧!

砰的一声,宝贵身体被撞飞到墙壁上,身体却完好。低头仔细检查,原来腰间储物袋被斩破,里面的木棍挡住了这一斩之力。

聂峰惊呆了,聂如烟同样吃惊不小。父女二人首次碰到飞龙斩不能斩碎的东西。

“有重宝!”聂峰的第一反应,聂峰向着宝贵逼近,突然被如烟死死抱住,“小三快跑!”

情急之下,如烟逆火攻心,又一口淤血喷到聂峰身上。“烟儿!”聂峰急忙查看女儿。

宝贵没跑,他默默地看着如烟,默默的举起木棍,却对着聂峰一挥木棍,冰火刃形成一道虚无的光刃斩向聂峰。

聂峰护体灵光瞬间感应,却在眨眼瞬间告破,一斩之下,聂峰头颈分离,鲜血喷了如烟一身。

如烟愣愣的怀抱着父亲的尸身,她惊恐的张大嘴,想要叫喊,却发不出半点声响,她面如死灰。

心冷了,血冷了。

“炼这种伤天害理的丹药,成仙帮散了吧!”宝贵冷冰冰地说。

同时手中燃起一张遁符,符文缭绕,宝贵的身体虚化。

如烟回首看向宝贵,冷冷望着他消失,那眼神无悲无喜无欲无求。

这一次回眸,深深印在宝贵心中。

一处山野中,符文消散,宝贵现身。

宝贵没动,在山野中伫立良久,泪水无声滑落。夕阳沉降,仿佛也能感受到宝贵哀伤,色彩越发暗淡。

情到浓时情转薄,你的小三不会!

入道难!断情更难!如烟,你想断情想入道,你的小三把机缘给你了,你一定要抓住!

宝贵再次泪目,为自己的代价泪目。

“主人,你像个男人了!”

小黑懂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