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四十六 保护补天丹

宝贵运转冰火两极,手中发出冰火刃,却把桌几,床铺全部斩断。

控制,微控制,宝贵魂力是普通修士的两倍,怎么才能做到微控制呢。

宝贵思索片刻,手中发出一片非常小的冰火刃,如猫儿小刀,在身前徘徊片刻,对着绳索撞了上去,哧哧声过后绳索被割出伤口,果然有效,宝贵多次发出小刃后,绳索终于被斩断。

冰火两极的攻击力这么牛叉,怎么防御呢?万一将来遇到诸葛飞,怎么防御他的攻击呢?看来自己最欠缺的是一套防御机制。

屋外的吼声打断了宝贵的思路。

宝贵冲出门,一只巨大的亚龙兽向他冲来,一路碾死好几个壮汉。

“小奴隶快闪开!”有人提醒宝贵。

“躲开!”

宝贵没动,单手提剑,举过头顶,“我有一剑,可开山!”学着刘星河的样子,一剑斩出。

冰火刃通过大剑发出,借其金锐,锋芒更胜,一道剑光斩到了亚龙兽的脖颈上。

开始宝贵以为没有效果,亚龙兽前进了几步后轰然坠地,脑袋从脖颈滚落,滚出老远。

那些打手护卫都看呆了,众人结阵都没挡住的亚龙兽,被一剑秒杀,这个奴隶好厉害。

“我是在做梦吗?”

“你没有,大家一起做梦!”

……

钱总管态度恭敬了好多,“小三……大人……您筑基了?”

“废话少说,大小姐呢?”

“在那边!”

宝贵在一片唏嘘赞叹声中,脚踏飞剑拔地而起。众人用敬仰目光送宝贵远去。

“这个小奴隶到底是谁?”

没人知道,只记得那惊鸿一剑。

……

石屋后方的树林边缘,聂峰脚踏飞剑正在和一个披发男子对峙。

披发男子并非孤身一人,身后还跟着一个秃头男子,两人头型形成鲜明的对比。秃头男一直不说话,一副以披发男马首是瞻的样子。

“道友可知补天丹需要预定,而且本次的丹药预定者是修仙门派长老。”

“你们成仙帮在世俗中售卖丹药,号称童叟无欺,补天丹一颗一百万灵石,。我今天带了灵石过来,就是要买,这是一百万灵石。”一只储物袋抛过来,聂峰没接直接用灵力震了回去,落入披发男子手中。

“道友可知,世俗中卖的补天丹只是半成品?”

“知道,所以里面附带一颗千年灵草!”

“真正的补天丹价值上亿灵石!”

“你好大口气!”

聂峰哈哈一笑,“不但价值高,还有价无市。”

“钱给了,面子也给了,再不答应,就别怪我们兄弟动手了!”

“道友三思,你们若动手,我背后之人定然会知道的?”

“你知道我们是谁么?”

聂峰跟儒生闫光端详对面两人,发现果然不认识对方。

“抢!”一声令下,披发男子当先冲向聂峰,一剑砍出。聂峰招架后,却见男子身后忽然闪出一只龙蛟兽,它喷云沓雾凌空飞来,聂峰想要攻击又被披发男子缠住,那妖兽却奔向下面丹房。

儒生闫光正要迎战,被空中秃头男子祭出法器拦住。

双方刚刚交手,战斗瞬间进入白热化,符箓、法器乱飞,各种法术变着花样的朝对手招呼。

龙蛟兽灵性十足,落地后朝丹房奔跑,突然一堵火墙升起,砰的一声被它砰然撞破,接着是土墙,又被撞破。同时龙蛟兽也失去速度。

面前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拦住去路。

聂如烟贴上龟甲符,祭出飞剑的同时,火符冰锥符轮番上阵。

这只龙蛟兽不但皮糙肉厚,还有一身的抗魔装备——它的鳞甲。

火球冰锥只能给它挠痒痒,飞剑全力劈砍,只能在它身上留下轻微的痕迹。

如烟无奈,只得操纵飞剑刺它眼睛。

龙蛟兽这边每次挥爪都能碎掉一张龟甲符,符碎之后如烟马上再贴一张。

几个照面的功夫,聂如烟感觉灵力不济,疲于应付。龙蛟兽越战越勇,咆哮不断。

聂如烟抬头见父亲逐渐占了上风,不觉振奋,咬牙继续坚持。对面的龙蛟兽却不会怜香惜玉,庞大的身体突然后撤,开始小范围迂回。

如烟一下子失去了所有优势,土墙符火墙符瞬息之间便被它绕过去。就在这紧要时刻,宝贵踏剑而来。

龙蛟兽一个神龙摆尾,巨大狰狞的龙尾横扫,瞬间攻破两张龟甲符,如烟只得灵力布满手臂硬接,她非常清楚,这一下如果接了,双臂骨折都是轻的。

如烟一伸手一闭眼,结果迎接的不是龙尾,而是宝贵的身体,宝贵的大剑挥动,剑锋被布满冰火刃,一下切去整条龙尾。

那龙蛟兽仰天嘶吼,痛苦不堪,碧绿的双眼瞬间充血,龙蛟兽一个头锤朝宝贵撞来。

宝贵手中剑已经无法蓄力,只得将所有冰火灵力全部调动起来,布满剑刃,迎着兽头刺去。

剑与头相抵只坚持了一眨眼,冰火刃的破甲能力再次展现。大剑深深刺入龙蛟兽脑袋,同时龙蛟兽的小角结结实实撞到宝贵胸口。

炼体一层的身体终于扛下最后的冲击,同样遭受到重创,胸膛火辣辣的疼,体内翻江倒海般难受,一张嘴哇的一下喷出一口鲜血。

“小三!”如烟惊呼一声。

素手拿了一颗丹药塞进宝贵嘴里,宝贵毫不犹豫一口吞下,闭目调息。

空中聂峰突然狼狈的降下高度,“烟儿,快拿我的飞龙斩!”刚说到这里,他身后飞来一只铜钟,一只匕首剑,两只法器灵光闪烁,看品质都在中品左右。两只法器跟在聂峰身后飞来,狠狠砸向他的后背。

聂峰也不回头,身后斗篷一鼓,向后爆裂开来,把两大法器逼退,趁着这个功夫,聂峰吸过木盒,打开后,手指一挑,一片红光旋转飞出,与飞来的铜钟匕首剑撞了个正着。

天空中仿佛一声惊雷,两只中品法器瞬间爆裂。

旁边打斗的闫光和秃头男子,都远远避开。躲到远处后再次开战,而且越打越远。

飞龙斩去势不减,又朝着披发男子斩去。

“极品法器!”披发男子惊呼一声,双手快速动作,数张龟甲符被激发,又有中品法器同时被祭出,是一只防御盾牌。

说时迟那时快,飞龙斩连破数张龟甲符后,砍在盾牌上,半空中惊雷再现,盾牌破裂伴随着电光火花四射。飞龙斩终于停止了旋转飞回聂峰手中。

披发男子口喷鲜血,飞退百米。见敌人喷血,聂峰狂笑,却也险些喷血,强行压了回去。

宝贵被如烟抱进丹房。丹房内丹香扑鼻,中间一只硕大古朴的丹炉耸立,三名练气期的男子围坐丹炉,正在双手抵着丹炉,往丹炉里注入灵力。

宝贵吞了疗伤药气色恢复不少。

“补天丹快成了,我们就在这里护法。”如烟在宝贵耳边说道,热气和体香,撩得他心痒痒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