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道不同互道珍重

“哥!说什么呢?他是……”刘凤仙话都说不出口。

“他怎么了?”

“你看他跟如烟姐姐……”

“他跟聂仙子怎么了?”

刘凤仙暗示的还不够明显么?他居然还不明白。

宝贵都为他着急,怕不是宗主家的傻儿子吧?!练剑炼坏了脑子吧?!

“刘兄可有道侣?”宝贵看不下去了,决定亲自指点。

“女人?!女人很麻烦,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他还没明白,这个铁憨憨。

“聂公子,怎么不见莫公子出来?”刘星河终于发现少了一人。

聂公子?这特么什么称呼?

“葬身蛇口!天妒英才啊!”宝贵假惺惺唏嘘。

宝贵出来前处理了尸体,把他塞入蛇口,又放了一把火。

“川西州的府主痛失爱子,不能善了。”

仙途如此险恶,众人好一阵感慨。

接下来众人收拾东西,刘星河的飞剑,刘凤仙的灵兽尸体,全部打包带走,众人启程返回。

“刘兄,修行冰火两极诀有什么感触?”宝贵问。

“冰火两极威力大,隐患更大!”刘星河沉吟道,“继续修行,来日恐生变故啊!”

宝贵也感觉事情挺大的。

几人边走边说,聂如烟走在最后,低垂视线,不知心思所想。

“刘兄修成了冰火两极却仍然不无法通过光壁,贵宗诸葛飞却做到了,他一定有问题。”

“诸葛飞有秘密,可你的秘密更多!”刘凤仙插话,“一天筑基,轻松收了光壁,收了光珠,不如先说说你自己!”

宝贵摸摸鼻子,“我本来就是筑基修士,因为被追杀跌了境界。至于光壁和光珠,可能是碰巧自动消失吧。它们原本没有,突然出现,再突然消失是不是很合理?!呵呵……”

宝贵见几人还是用怀疑的眼光看他,干脆不走了,把储物袋往地上一放,东西往外一倒,东西很少,木棍、自明珠、法器剑,果然没有可疑物品。

“世界上真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啊!”刘凤仙感叹,“哎呀,洞口又被巨石挡住了!”

不知不觉中,众人到了出口位置,可巨石被人推回原位,缝隙处有阳光透进来。

“你们退后,试试我的冰火刃!”刘星河抽出母剑,只见他在空中蓄力挽了个剑花,然后狠狠劈出去。

剑光挥出,劈出一道三色的气劲,带着冰带着火带着啸音,斩到巨石上,却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却如同切豆腐般,巨石便被削出巨大的裂口。

宝贵拇指一挑,由衷夸赞:“刘兄好功夫!”

刘星河相当满意,收了剑,抱着胳膊摆酷。

你还是太年轻啊!宝贵心说,夸你两句就飘了!

“刘兄贵庚?”

“十八!”

“十八岁就如此修为,果然是我辈偶像。小弟佩服!”宝贵并非有意奉承,刘星河虽有些傲气却心思纯良,宝贵诚心交好。

“聂公子客气!”刘星河抱拳。

聂公子?!这个称号真别扭,但宝贵也不敢说真名。金丹后期大修士正满世界追杀呢。

“聂公子,咱们就此别过吧!”出来后刘星河告辞一声,与妹妹上了飞舟赶路。

宝贵望着远去的两人思索良久,“如烟,我也要离开了!你自己保重!”说着话宝贵想抱一下聂如烟,被聂如烟躲开了。

“你到现在都不愿告诉我你是谁么?”

“我被人追杀,真名不能说。你只要记住,我永远是你的聂小三!我走了,有缘再见!”

道不同,互道珍重。宝贵决定寻找升仙宗,赴那一年之约。

突然一个柔软的身躯挤进他的怀里,宝贵愣了一下,抱紧她。

“要不从忘情之道开始参悟无情。”宝贵劝谏。

“我觉得我们的情还不深,有人说,情到浓时情转薄,我的情没有转薄,所以你是我的药,你不能走!”宝贵刚想反驳,突然一阵眩晕,身体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