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这个仙奴卖不卖

“如烟姐!啊!……你们……”刘凤仙找了过来,见到眼前的一幕马上退了回去。

两人穿好衣服,收拾了一番,出了巨蛇尸体圈成的洞房。“别误会!我们……”如烟拉住凤仙的手。凤仙双颊通红快速跑出山洞。

如烟宝贵一前一后慢慢往外走。

“你希望我死还是希望我活着?”宝贵问。

聂如烟不说话。

“是不是把我收作仙奴就存了这种心思?山洞里多次出手救我,也是为了培养感情,等感情深了,再果断杀死我,参悟无情之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一只等待养肥了宰杀的猪对不对?”宝贵有些激动。

“别说了!”聂如烟再次泪目。

“你真心爱上了我,然后真心想杀我对不对?难道修行就必须修那无情之道么?你修无情之道,我阻止不了,那我要告诉你,从今天起,我偏要修行有情之道!”

“不可!人皇修得便是有情之道,结果元婴之后,万劫加身,最后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宝贵想起张家老祖,为保护家园而血撒长空。

“修仙修长生,修的就是天道,天道无情,我们何苦有情……”

“我们是人!人生老病死,修长生便要与天争,为何无情?!”

两人一路前行,一路争辩。

光膜就在前方,刘星河眉头紧锁,他用冰火之力包裹了一只灵兽穿过光膜,结果灵兽还是死了。

刘凤仙见到惨死的灵宠,放声大哭。

兄长修炼冰火两极有所小成,她比谁都高兴。她觉得这次一定成功,蹦蹦跳跳地去叫闺蜜,准备一起见证奇迹,结果等她回来却是这种结果。

刘星河不再思考,继续盘坐修炼。在他的认知里,修行就是一切,实力可以解决一切,如果解决不了,那就是修行的不够,修行的时间太短。

宝贵望着光膜,“如烟,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从此入道?!”聂如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宝贵。

宝贵一步步靠近光膜。

“生亦何欢,死又何惧!为了爱人,死就死吧!”宝贵的手朝着光膜伸了过去。

关键是手上没有包裹任何灵力,他居然一心求死!

“不要啊!”聂如烟惊呼想要阻挡却晚了。

宝贵的手刚一接触光膜,光膜啵的一下便消失了,仿佛被戳破的肥皂泡。关键宝贵安然无恙。

“啊?!”

“啊?!”

“啊?!”

“嗯?!”宝贵自己也是懵的。

三张吃惊的面孔对着宝贵,三双惊奇的眼睛看着宝贵。这一刻,曾经不入眼的小奴隶变得完全陌生。

“小黑小黑是你吗?”

“是的主人!”

“小黑,你什么时候醒了?”

“在你双修的时候!”

小黑你不厚道啊!

宝贵在心里捂脸!被小黑偷窥了,好丢人的!“你看见了什么?”

“什么都没看见,但是我想问主人,小三是谁?”

“光膜是怎么回事?”宝贵转移话题。

“主人,光膜是用纯粹的魂力聚合成的,被我吸收掉了!”

“那颗珠子呢?”

“主人,我想要!”

你一个为主人服务的系统,怎么能向主人索取呢?无私奉献不是你应尽的义务么?!

要啥自行车!

小黑醒来,宝贵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

宝贵看着自己的手,“如烟,如果我摸了珠子还不死的话,那就是天意,天意让我不死。”

宝贵飘身而起。

“不要!”

宝贵的手碰到珠子,珠子消失,石壁上的文字化作烟尘随之消散。

聂仙子都无语了。

聂如烟现在什么心情呢?

就好像手绢纸钱元宝蜡烛都准备齐了,就等着给三哥哭灵了,结果他居然没死!

刘星河兄妹两吃惊得看着宝贵,“你筑基了?!”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同时问话。

“你怎么做到的?!”又是两人同时问。

你俩果然是兄妹,真齐啊!

两人看宝贵的眼神都不对了,“聂仙子,你这个仙奴卖不卖?”刘星河突然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