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诡异功法

眨眼的功夫变成一具干尸掉落下来。

“啊!”刘凤仙惊声尖叫。

其他人无不大惊失色。

“翠儿!”莫聪扑上去,发现女婢早已经死透了。

宝贵从莫聪的眼神中看到的不是悲伤,而是慌乱。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咔咔咔……两侧石壁突然开裂,一层薄薄的石皮从石壁上脱落。

露出来的还是石壁,可石壁上却多了许多密密麻麻的文字。

冰火两极诀!

是一部修行功法。

“哈哈!……你们安心修炼吧,只有修了此功法才能走出洞穴,我不陪你们玩了!”诸葛飞突然大笑,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他几步便跨出光膜,朝众人挥挥手,径自往洞外走去。

嗯?!

“你们流云宗使诈!”莫聪见诸葛飞安然无恙的离开,马上心理不平衡,指着刘星河骂道。

刘星河眉头紧皱,看着远去的诸葛飞没说话。

“你胡说!我们兄妹也没办法出去!”刘凤仙委屈的辩解。

“我们还是先研究功法,依我看有问题的只有诸葛飞!”聂如烟观察着众人表情,觉得刘氏兄妹不似有问题。

所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石壁法诀上。

观看良久后,莫聪最先忍不住说道:“不对,这法诀有问题!”

“什么问题?”刘凤仙问。

聂如烟、刘星河面色难看,沉默不语。

“修士修行首先必须具备灵根,灵根是按金木水火土五行来划分。我们修炼的功法一般都是无属性功法,吸纳灵气属性也是根据灵根属性来定。

有属性功法很多,共同特征都是五行之中单一属性功法。比如北极冰宫的明玉寒冰诀,还有烟火岛的烈焰粹心诀,都是采用一种属性的法诀。

你再看这套法诀,冰火两极,水火两种属性同时运转,而且还是两种相克的属性。我是不会修炼这种功法的,一个失控就走火入魔,甚至爆体而亡!”莫聪情绪有些激动。

“莫兄,此功法的确有风险,可你看上面所说威力,一旦修成,能越级战胜对手,而且两种相克的灵力相互激励,进阶速度是普通功法不能比的。唯一要求就是对修士魂力的要求比较高。”刘星河说服莫聪,更像是说服自己。

“世上会有这种属性相克功法?就算威力巨大,定然后患无穷。我是不会炼的……”说不定就是你们流云宗的阴谋,莫聪冷冷的看着众人。

“修炼此诀,必须具备水火两种灵根,看来此功法与我无缘。”聂如烟略带遗憾的说道。

“不修炼怎么能出的去呢?”刘凤仙问。

“如果我修炼有成,应该能带一人离开。”刘星河道。

“太好了,刘兄,只要你把我带出去,好处随你开!”莫聪大喜。

“不对!大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此处秘境的?”宝贵问如烟。

“凤仙约我一起,怎么了?”

“刘仙子呢,你是怎么知道此处秘境的?”宝贵问刘凤仙。

“诸葛飞说的。”

“刘兄呢?”宝贵问刘星河。

“诸葛飞说的,莫公子也是如此。”刘星河疑惑的看着宝贵。

“我们都是直接或间接被诸葛飞约到一起,难道他只是想让我们一起修炼这个功法吗?”宝贵提出质疑,众人全都皱眉思索。

“你们对诸葛飞了解多少?”宝贵问。

“不会的,诸葛师兄不会害我们!”刘凤仙首先反对。

“刘仙子如此笃定,可有依据?”

“我们从小一起在宗门里长大,他待我如兄长,长大了才各自修行……”刘凤仙说着说着,自己都没了底气。

“也就是说你们小时候比较了解,长大了后就断了”

“不会的!他不会的……”刘凤仙茫然的看着刘星河,希望得到兄长的支持。

刘星河面色凝重,一言不发。

宝贵心中叹息,眼前的刘仙子,分明就是前世那种被卖了还数钱的傻白甜!

事情到这里,没了头绪。

刘星河突然一跺脚,“我炼了,冰火两极诀就算有隐患,以后求长辈废掉,从头开始。”

刘星河掏出大量灵石,“仙儿,帮我布置聚灵阵,这种功法需要大量灵气的。”

“小三,你是炼气期,需要的灵气不多,也许这部功法就是你的机缘。”聂如烟意味深长的对宝贵说。

宝贵暗自思量,百脉聚灵诀是个无属性的辅助功法,筑基后自己急需要一部犀利的功法做补充。如今困在密洞中不如试试。

空间狭窄,两个人同时修炼,灵力肯定不够用啊。宝贵决定去洞道尽头的祭台,灵脉虽废,却也能修炼,俗话说烂船还有三千钉,供自己修炼也够了。

当宝贵举着自明珠过去后,眼前的景象不襟让他大惊。

“大小姐,快过来看!”宝贵的声音从洞里传来。

聂如烟和莫聪赶过去一看,原来洞道尽头的石头也脱落出来,露出两个小洞口。

“难道有出口?”莫聪非常激动,他一刻都不想呆在这诡异的洞里。

“小三,你修为低,在洞口修炼,我去探探路。”聂如烟吩咐。

聂如烟再次掏出一颗自明珠当先入洞,莫聪跟了上去。

宝贵盘坐在祭台搬走后留下的废灵脉之上,闭目参悟火两极诀。

这种功法是调动冰火两种灵力,在体内运行,互推共进,阴阳暴走,这样才能激发修士的潜力,爆发出更强的力量。

两种灵力,一阴一阳,两种不同灵力被引导出来之后,突然失去了控制,在体内左突右撞相互对冲,仿佛仇人见面,相互扭打撕咬。

宝贵马上意识到这种功法的凶险,紧急调动所有的魂力控制引导。

外界灵气如长龙吸水般,被宝贵吸纳入身体。身下的废灵脉原本散发的灵气是丝丝缕缕的,经过宝贵这么一吸,仿佛决堤的洪流般奔腾而出。

聂如烟两人,在洞中走了好久,结果到了尽头后发现什么都没有,只得原路返回。

聂如烟出了小洞口,眼前小奴隶盘膝坐在灵脉上一动不动,身体一半赤红一半苍白,英俊的脸上满是刚毅,聂如烟没想到,这个轻松捕获的仙奴居然如此优秀,嘴角勾起一抹会心的笑。

“聂仙子,我们抓紧探洞如何?”莫聪催促。

第二个洞道,跟第一个几乎差不多大小,只比主洞道略小。

走了一会,聂如烟感觉前方空气有些猩气,直觉告诉她,此处定然有妖兽居住,赶忙掏出龟甲符贴在身上。

莫聪见如烟如此谨慎,不觉对环境开始了关注。

又走了几步,光线照亮山洞尽头。“这个洞这么浅吗?”聂如烟伸手摸了摸洞壁尽头的石头,入手冰凉,却有些滑腻。

“这石头怎么和墙壁的石头不一样?”聂如烟刚发出疑问,洞道尽头的石头突然滑动起来,一只巨大的蛇头露了出来,碧绿的眼睛睁开放射着摄人的光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