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来时容易,回不去了

走了一大段直道,无惊无险,转过几道弯,见一祭台,祭台后面便是石壁,原来洞道已经到了尽头。

祭台上面有一堆事物,灵石,书简和一堆杂物。灵石是下品灵石,灵韵损耗近半。

拿起书简,却是世井杂书,并无价值,莫聪翻看书简。刘凤仙和聂如烟仔细观察祭台。刘星河提剑在众人身后戒备。

一堆杂物都是些破碎的法器,瓷器碎片之类的东西。

诸葛飞在杂物中翻找,法器碎片被丢到一边,金线穿的衣服没有彻底烂掉,也被撕扯拽着拖出去。

中间缠绕夹杂着一根半米长的烧火棍,诸葛飞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向后一抛直接丢弃。

木头烧火棍被刘星河用剑挡了一下,飞向后面,刘星河一脸嫌弃。

宝贵却不这么想,上品法器居然没有斩断烧火棍,这个必须研究一下,宝贵偷偷挪到后面捡起烧火棍,拿在手中无论质感还是重量明显就是一根普通木棍。

用剑削了一下,毫无痕迹,有古怪。宝贵不敢继续试验,装模作样地在石壁敲了两下,木石之声并无稀奇。

“回家给老李头烧火用!”宝贵嘟囔着塞进储物袋。

如果有人知道烧火棍是何等惊世之物,恐怕会后悔地当场自刎。

“祭台下必然压着东西,我们合力挪开它。”聂如烟道。

“不好吧!万一下面镇压着妖物怎么办?”刘凤仙反对。

被她一吓唬,其他人表情各异。

“将来有一天,你会不会因为没有继续探索而后悔呢?”聂如烟问凤仙。

凤仙纠结得看着祭台,丝丝灵气从祭台下面溢出。

“我们退后用搬运符。”莫聪提出最稳妥的方案。

众人退后,刘凤仙往身上贴了两张龟甲符,又唤出莲花法器护身这才安心。

聂如烟同样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莫聪掏出符箓,贴到祭台上面,灵力一引,符力倾泻而出,符文围绕在祭台四周,祭台仿佛失去重量,飘然而起,挪到一边。

众人紧张的用神识在祭台下方扫视,想象中的妖魔邪祟一样都没有出现,只有一些灵石碎屑跟石头混杂在一起。

刘星河用剑拨开,“是个灵石矿脉的废脉。”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折腾了一圈,只得到了一些最低品的灵石,收获还不如一个仙奴丰厚,毕竟妖丹和自明珠都给了这个仙奴。

众人看了看宝贵,悻悻的往回返。

刚转过一道弯路,前方突然大亮,石壁上浮现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明暗不定,散发着惨白的光,光芒不刺眼,却在洞道上映出一张薄薄的透明光膜,封住返回的洞道。

众人愣住,来的时候,洞壁每个细节在神识下都是清晰的,并没有珠子的存在。,

如此诡异的变化,众人异常谨慎。

神识探过去,马上被光膜吸收掉,光膜之外用神识完全看不到的。可诡异的是,光膜并不阻挡视线,光膜外清清楚楚。

刘凤仙捡起一块石头丢过去,吧嗒一声,石头毫无阻隔的穿过去,落到对面。

刘星河祭出子母鸳鸯剑,子剑同样毫无阻隔的飞过光膜,可是飞过去后,马上失去控制,如同死物般掉落。刘星河无论怎么催动,光膜之外的子剑都无法动弹。

“失去联系了?”

“仙儿,放出你的灵犬试试。”刘星河对妹妹说道。

刘凤仙不情愿的唤出一只大黄犬,这只黄犬体大如牛,利爪如勾,铜铃般的眼睛冒着凶光。

“大黄,过去!”刘凤仙一声令下,大犬后爪一蹬就窜了出去,它身体刚刚跨过光膜,噗通一声扑倒在地,再无生息。

“大黄!大黄!……”刘凤仙焦急的呼唤,“大黄你怎么了?大黄!”

光膜之外的大黄就像一座瘫倒的雕像,丝毫不动。刘凤仙急得眼含泪花,小拳头捶打刘星河,“你还我大黄!还我大黄……”

刘星河面色凝重,看着光膜思索。

“问题出在那个珠子上面。”莫聪说完,祭出一块金砖,嗖的一声砸向珠子。

当金砖无限接近珠子的时候,金砖突然失去控制,吧唧掉到地上。

“聂小三!你去取了珠子!”莫聪吩咐道。

宝贵没搭理这货,你特么算哪根葱。

聂如烟伸手抓住宝贵的袖子,把他拉到自己身后,“莫公子,怎么不去吩咐自己的下人。”

莫聪一笑,“翠儿,你用手试试把珠子拿出来。”

女婢点头,挽起衣袖,束起长发,身上泛出护体灵光的光晕,灵力荡漾开来,修为节节攀升,一直停在筑基期。

要知道,能修出护体灵光的修士,修为已经无限接近筑基中期了,原来这女婢的修为是场中最高的。

“筑基女修!莫兄好大手笔啊!”诸葛飞惊讶道。

女婢施展御风术身子飘起,伸出纤纤玉手朝着珠子抓去。下面众人全部屏气凝神,紧张得看着女婢的动作。

当手触碰到珠子的时候,珠子突然光华大放,众人以为女婢会被光芒弹开的时候,却发现女婢的手已经抓牢珠子,却怎么都拿不下来,女婢的身体竟被牢牢吸住。

突然女婢一声尖叫,身体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眨眼的功夫变成一具干尸掉落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