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聂小三

一间香喷喷的房间里,宝贵全身绑得结结实实,扔在地上。

“你叫什么?从哪里来?要干什么?”

“我叫张老三,我爹张小二,张家埔人,来这纯属意外。你们囚禁唐小蝶,虐待她,我看不过眼,把她救了……”

“张老三?”少女笑出声,“起这么老的名字?”

“村长说这名字硬,能长寿!”

“不对,小丫头叫你宝贵哥……”

“宝贵是我小名。”宝贵说瞎话眼都眨一下。

“你师傅是谁?”

“我没师傅,我的修行功法是我爹买的。我修炼到练气三层后,一直都没有进步。

有一天,一个道士从我家经过,说我与他有缘想带我修行。我们一家都欢天喜地的,还请道士吃了酒席。我被道士带出来后,一直跟他走,突然一天夜里道士说梦话,其实他是想把我卖给修仙家族做打手的。我连夜跑出来,再后来就到了这里。”

一个修仙界被拐案件从宝贵口中娓娓道来。

“你练气三层怎么会使用法术?”

“那不是法术,那只是一种控火的手法。道士教我的烈焰掌和烈焰步,凡人也能修炼。”宝贵生怕她逼问功法内容,结果女子只是点点头,对他的功法毫无兴趣。

“你还能找到张家埔吗?”聂如烟问。

“出来一年多,早就忘了。”宝贵黯然神伤。

一个英俊的大男孩,那哀伤的眼神,深沉的声音深深触动了聂如烟

“以后你就跟着我,做我的小奴隶。……”聂如烟对宝贵说,不是询问,不是征求,是命令。

“反正无处可去,在哪都一样。但你不能干涉我修行!”宝贵点头,并提出自己要求。

聂如烟大喜,抬手一指,宝贵身上的绳子就像一条长蛇,扭动了几下自动松开,飞到女子手中。居然是件法器。

“以后你叫小三,老三很难听。你是我聂如烟的仙奴,聂小三!”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宝贵垂手立在女子面前。

聂如烟看着新收的奴隶喜不自胜,“小三,过来给我捏肩膀。”

宝贵乖乖过来,捏她的肩膀。

她的脖颈肩膀露在眼前,白花花如羊脂白玉,入手滑腻腻的。宝贵整个人都恍惚了,眼前仿佛出现了溪水中沐浴的洛嫣然,红肚兜白莲藕……

对不起了嫣然,你未来老公迫不得已啊!

做了奴隶还有这种福利环节,奴隶生活也不怎么悲催!

聂如烟闭着眼享受,“后天我要去探秘境,你要鞍前马后的伺候我,为我探路,为我挡刀……”

“等等,有没有生命危险?”

“肯定有!”

“能不能不去?”

“怕了?那还修行什么?回家务农吧!”聂如烟懒洋洋的说。

宝贵听到耳中却如晨钟暮鼓。

修行者想要进取,想要长生,那便逆天而行,无捷径可走。修行,修炼身体同时还有修心,一颗无所畏惧一往无前的决心。

“什么秘境?”

“传说是一处人皇的秘境。刚被流云宗的人发现,我们这些筑基修士刚好需要这种历练。顺便看看有没有宝物。”

“是不是要好多人一起进入?”宝贵问。

“狗奴才!怎么跟主人说话呢!”聂如烟突然站起甩开宝贵的咸猪手,一个耳光抽过来,“说话前先叫主人!”

宝贵摸着火辣辣的脸颊,“敢打老子!有你难受的时候!”

“好的主人!”

聂如烟转怒为喜,“这就对了,过来给你种下印记。”

宝贵乖乖伸手过去。

聂如烟咬破手指,在宝贵胳膊上点点画画,不一会画成了一个追踪阵法。阵法一成,念了几句咒语,血色阵法没入宝贵皮肤。

宝贵伸手去擦,发现什么都没有。

“你懂得真多!”宝贵由衷赞叹。聂如烟得意的微笑。

突然聂如烟脸色一变,“你皮肤很白,很细,不像是务农的百姓,说,你到底是谁?如果不说清楚,我只有心念一动,你这条胳膊就会干枯烂掉!”

“……”宝贵惊愕的看着聂如烟,“我家是张家埔的地主,不错,我就是那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聂如烟被宝贵这个措不及防的烂梗逗得花枝乱颤。

宝贵的储物袋被聂如烟拿在手里,看了看,里面只剩下一颗灵石,聂如烟撇了撇嘴,往里面放了三颗灵石,交到宝贵手里,“赶紧巩固修为,后天就出发去秘境。”

聂如烟不再说话进了里间,盘膝炼气。宝贵在外间吸收灵气增进修为。

四颗灵石用完,宝贵到了练气四层。

“不好,自己这么飞速提升,会被发现的。”宝贵想到这种可能。

“小黑小黑!”小黑还是没有回应,难道修为不到筑基就不能唤醒它?虽然小黑不靠谱,可长久相处下来总是有点感情的。

小黑指望不上。怎么才能骗过已经筑基的聂如烟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