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被抓

后山牢房,两个少年从入定中清醒过来。

“宝贵哥,我练气一层了,是不是可以用飞剑杀他们了?”唐小蝶兴奋的问。

“练气阶段还不能御剑,也不能使用法术。因为灵力不够,魂力也不够。

但你可以使用符箓,法术封印在符纸,通过撕毁或者灵气引导便能释放法术,这就是符箓,有些符箓普通凡人也能使用。

你还能使用武术,练气一层,加持武术后,世俗高手都可能被你打败。

如果你强行催动飞剑,不但飞剑没有威力,你身体灵力会很快被掏空。”对于被掏空,宝贵刚刚经历了血的教训。

接下来的时间,宝贵为她讲解修行的各种知识,小蝶闪动着大眼睛认真的听。

一个敏而好学,另一个诲人不倦。

好久之后,那个送饭的壮汉又来了,这次他提着两个大食盒,食盒打开,精美喷香的菜肴,甜点,美食一下呈现在小蝶面前。

“小丫头可想好了么?”那汉子依然进行美食诱惑。

“他不吃我吃。”宝贵突然出现在汉子眼前。

这个汉子吓得手一抖,食盒差点摔地上,宝贵一把抢过。

“你……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

宝贵飞起一脚就把这个汉子踢到角落里。这一脚灵力灌注之下,汉子当场昏厥。虽然宝贵修为只恢复到练气三层,对付凡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来,你打他!”宝贵又拉过小蝶进行实战指导。

高强度训练之后,两人美美地吃了饭,出了牢房。

外面竟然是石头堡垒,堡垒外面是荆棘栅栏,出了栅栏门,是一片开阔的缓坡,有数十个个石屋,其中一间的门突然被打开,冲出两个汉子,拦住两人。

“你是谁?”其中一个人大声喝问宝贵。

“小蝶,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有!”小蝶上去就开打。虽是一层练气,但发出去的拳脚力道迅猛,远超普通人。

汉子挨了几下后被踢飞。另一人见不可力敌,转身就跑,同时大喊,“来人啊!有人逃跑啦!”

这招果然有效,哗啦啦出来十几个。

宝贵一看,有三人都是练气阶段修士,其他人都是普通武夫。

“你们这些人渣,残害百姓,拆散家庭,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人家破人亡……”宝贵一边说一边展开八极烈焰步在人群中冲杀。

一次冲锋七八个大汉被干翻在地,有的肋骨断裂,有的手脚被打折,还有被烧焦皮肤。宝贵对结果并不满意,三个修士没有一个受伤。

三个修士退后,手里各自握着攻击符箓死死盯着宝贵。

“你到底是何人?敢来成仙帮捣乱……”

宝贵摸了一下储物袋,糟糕,里面就剩一张神行符,还有灵石。攻击符箓全在小黑那里。

“其实我是来旅游的,不知道你们信不信!”这句话宝贵心里说的。

“你们成仙帮无恶不作,有伤天和!我师父马上过来了,你们这些人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宝贵一转头,“小蝶,你有没有地方去?快走!”

“宝贵哥,我不走,我不能丢下你……”

“回去抓紧时间修炼升级,回来救我!”宝贵把剩下的一张神行符贴在小蝶身上。

小蝶一边尖叫着一边飞快跑下山,这画面好喜感!宝贵笑出声,可回头再看,宝贵马上要哭了。

一帮人对着宝贵怒目而视,一只火球符被一名修士激发,朝宝贵打来。

宝贵展开步伐,再次干翻三个汉子。

“你们这些恶徒,还不束手就擒!……”

“我们制药售药,童叟无欺,活人无数,你不问是非上来就打伤我们的人,熟善熟恶?!”

原本以为站在道德的置高点,结果这个置高点好像不怎么牢靠。

“你们私自囚禁女童,滥用私刑……”

“女童是我们从其父手中买的奴隶,请问我们对奴隶怎么处置,阁下也要过问么?”那名拿算盘的修士口舌锋利,丝毫不让。

这就是三观不同的结果,修仙界就这样,奴隶哪有人权一说。

“告辞!”打,打不过,说,说不过,宝贵果断要走。

“你说走就走么?”一只火球,一颗冰球,砸向宝贵,迎面一堵土墙升起挡住去路,身后的汉子冲了上来。

宝贵只得回身应战,在几个汉子中穿插游走,四名修士投鼠忌器之下,一时拿宝贵没办法。

“蠢货,连个练气三层的小子都拿不下来!”聂如烟出了客房,不耐烦声音打断众人。

宝贵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走了出来,这女孩,一席白纱罩体,淡粉色抹胸,外披翠绿短衫,百褶裙如盛放的百合。明眸皓齿,笑靥如花。纤腰一握,轻步生莲。

女反派长这样,死罪可免啊!

女子一抬手,一道风刃射向宝贵。

宝贵躲开,“你是筑基修士!”

“小弟弟身法不错!”又有三道火蛇激射。

宝贵左躲右闪,抓了空档,八极步突进,手中结印一颗火球打出。

“咦?”女子轻咦,“你居然能用法术?”

趁着众人愣神,宝贵努力一跳,跳出十米多远,随即展开八极烈焰步就要逃跑。

突然女子抬手一指宝贵,符箓在她手中燃烧,符文翻飞,女子喊了一声“定!”宝贵的身体瞬间被固定住。

居然是罕见的定身符。

女子从储物袋掏出绳索,手一扬,绳索自行把宝贵绑了,吩咐一声“送到我房间!”女子兴高采烈地的回房,仿佛刚刚得到一件心爱的玩具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