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恶毒公子

宝贵睁开眼,发现所有人都专注看他。

“成了吗?”博美紧张的问。

宝贵微笑,突然身体一飘,下了飞舟。

“不要!啊……”

“这是御风术!”博洋羡慕的说。

宝贵跳进飞舟,“三十三灵山到了没?”

“快了!你能顺利筑基,预示着我们这次行动能圆满成功。”博美挥动小拳头高兴的说。

“我们这么多人是不是该制定一个计划。”宝贵提议。

博美小脸一红,她本来就是脑袋一热做的决定,根本没计划。

“蛇蛟兽喜阴,喜食紫电飞鼠。我们就在这方面寻找突破口。”博洋说道。

“想要得到蛇蛟兽内丹,需要提前布局,如何设伏,如何杀兽取丹。我们各抒己见,然后一起讨论。”宝贵这么一说,顿时得到赞同。

如今的宝贵刚刚筑基,已经隐隐成为这些人心中的领袖。

经过一番讨论,抓捕思路如下,搜索蛇蛟兽踪迹,在其出没之处设置陷阱,捕兽网,捆兽锁,用紫电飞鼠的血做诱饵。筑基的宝贵主攻,其他人分工补刀和掩护。

飞舟在一处山坳里落下,博美收了飞舟。

博空掏出帐篷,搭建了临时住所。其他人全部散出去搜索猎物。

宝贵也寻了个方向搜索下去。

林盖遮蔽之下,四周暗淡,横陈的枯树,凋败的落叶,踩上去噗嗤噗嗤的。宝贵感觉好恶心,想象中的仙侠之风呢?

既然筑基了,必须安排一把法器飞剑。以后御剑飞行那才有带感。

宝贵正想着飞剑法器的事情,眼前紫影一闪而过。

“什么东西?”宝贵掏出一把凡剑,拍了神行符就追了上去。

没追多远,紫影又折向另一个方向,宝贵锲而不舍。

突然,有人啊的一声大叫。有人受伤!

宝贵靠近,看见博虎趴在地上,后背有一道很长的伤口。博美也在,正给他做伤口处理。

“怎么回事?”宝贵问。

“刚才我们刚碰面,身后有个紫影朝我们飞来,我们想挡住它,结果被它抓伤。”博美说。

宝贵掏出止血药,敷在博虎伤口。“没事,不深。”

博虎艰难起身。“出师不利啊!”

“知道是什么东西么?”宝贵问。

“紫影有爪,没翅膀,可以飞。这说明它是个实力很强的妖兽。”博美分析。

“嘀,活捉紫玉貂,奖励灵宠一只。”

“嘀,打死紫玉貂,奖励无属性御灵妖丹一颗。”

小黑在预测方面果然给力。

“紫玉貂!”宝贵说。

博美博虎听到这个名字不禁大惊!

“如果真是紫玉貂,我们只能跑。这种妖兽成年就是筑基中期的修为。我们这么多人加在一起都不够它杀的。”博美凝重的说。

忽然一声啸音在头顶炸响,林盖上方爆发出战斗余波。

宝贵攀上一棵大树,在最高端,终于看清了战斗场景。

紫影正和一只大鸟战斗,战场上方有一只飞舟,飞舟上坐着一位长衫公子,身旁带着一名婢女。

宝贵没想到,婢女竟是练气十层的修士。长衫公子修为宝贵看不透,肯定在筑基之上。

那女婢从船里拎出一个三岁左右的孩童,拎到长衫公子面前,突然掏出一把牛耳弯刀,对着孩童心脏就是一刀。

宝贵险些从树上掉下去。

女婢手法娴熟的挖出心脏,心脏在她手中还在跳动着,女婢眼睛都不眨,挥刀割开心尖,把心尖血,滴进公子酒杯。

公子一饮而尽,突然转向宝贵方向,“刚刚筑基的小辈,境界都不稳固,也来分一杯羹么?”长衫公子嗤笑道,“死吧!”抬手一只火符射来。

宝贵没想到对方能看见自己,宝贵可以一直用树叶遮蔽身体的。

火符化作一只火箭,宝贵一个不留神,从树杈上摔了下去。

长衫公子不再理会继续观战。宝贵没落地之前便施展御风术,稳住身形,火箭临身,宝贵祭出龟甲符,火箭碰到龟甲后爆散开,龟甲符灵力也被消磨殆尽。可是就在两种符箓将要耗尽时,火符中间突然符文再起,一支冰锥符闪现,直刺宝贵胸膛。

宝贵惊出一身冷汗,原来这才是长衫公子的独门手法,符中藏符,眼看冰锥近身,宝贵爆发出一股子狠劲,单手拍击,冰锥尖锐端被打偏,冰锥横着拍在宝贵胸前,啪的一声,冰屑四溅。

宝贵的身体被砸的一个踉跄,幸亏宝贵炼体一层,不然这一下定然是个血窟窿。

危机化解,宝贵稳了稳心神,换了个位置又爬上树梢,这次他学乖了,默运家族的敛气术收敛气息。

战斗中的大鸟,突然昂首悲鸣,原来紫影一抓划开了大鸟的颈部,没等大鸟做出反应,紫影攀附而上,对着鸟首就是一顿输出。那大鸟终于经不起折腾,眼一翻,身子一僵,身体在空中摇摇欲坠。

“畜生!”长衫公子突然暴起,祭出一件飞剑法器。又有一个冰锥符被激发,两者先后攻向紫影。

紫影速度奇快,围着大鸟游走躲避攻击,投鼠忌器之下,长衫公子也不敢一直保持远攻。

他收回飞剑法器,单手持剑走出飞舟。

“公子!”女婢紧张的出声。

长衫公子毫不犹豫,施展御风术飞到大鸟身边,收了大鸟灵兽,见自己的灵兽已经油尽灯枯,不觉双眼一寒,一晃手中法剑直奔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