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穿越了,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宝贵醒来,身边有嘹亮的哭声。

“少爷啊!你死了俺可怎么活啊。”一个憨憨的黑大个趴在床边大哭。

宝贵揉揉眼,坐起身。

四周是简陋的复古木家具,黑大个看到坐起身的宝贵,大叫一声“少爷诈尸啦!”,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出去。

一大段记忆涌入脑中,原来这里是个修仙世界,名字叫

天澜大陆。

头好痛,两个灵魂在碰撞,画面闪现,有人踢打他的身体,有人抬手扇他耳光。

不!悲愤与不甘,屈辱与倔强,他向天发出无声的嘶吼:我要变强!变强!

我要修仙!宝贵的灵魂大喊。

变强!修仙!终于两个灵魂达成一致,宝贵的灵魂一口便把原本弱小的魂魄吞噬,头痛渐渐平息。

放心吧,你的心愿就是我的心愿,变强,修仙,我张宝贵来了!

宝贵对着镜子看了看,一张英俊的脸,身材还行,这个身体前主人是个修行世家的废柴少爷。

五岁开始修炼,十年过去了还停留在炼气一层。

其他表兄弟们早就八九层了,他依然坚持原地踏步,妥妥的凭实力废柴!

家族每月下发的培气丹,近三年来一直都被表哥博洋抢走,父辈们睁一眼闭一眼。

昨天下发月历,不出意外再次被表哥抢去,他终于爆发跟他们扭打,结果被推倒,一头碰死。

“什么诈尸,肯定没死!害小爷被罚面壁一个月!”

“博洋少爷!别进去,少爷刚醒身子虚……”

“你闪开……”

门一开,十几个年轻的少爷呼啦啦进房间。

都认识,博洋、博陆、博空、博海、博龙、博虎……张家这一辈的男丁来了近半。

“张宝贵,听说你活了?!”张博洋咬牙切齿地说。

宝贵第一反应就是:为什么他们的名字都排了字,名字还洋气,轮到自己还这么接地气——张宝贵。

转世了穿越了,依然没有摆脱这么土气的名字。

“嘀!你的萌宠小黑加载成功。”

得!倒霉系统也跟来了!

嘀!打张博洋一耳光,奖励洗髓丹,培气丹各一枚。

又来!这特么都什么作死任务啊?!

“小黑小黑,能不能换个系统?!”

“嘿嘿……你装死,害老子跪了一整天!看老子今天怎么调教你这个小杂种!”

说话间,张博洋抡巴掌,要给宝贵一个耳雷子,宝贵一躲没打着。

“你还敢躲!”

平时任他揉捏的张宝贵,今天突然躲开,他更生气。少爷脾气上来必须爆打宝贵。

“博洋少爷!宝贵少爷刚醒,身子虚!”黑大个毛二蛋抱住张博洋大腿,“少爷快跑!”

宝贵没跑,抬手给了张博洋一个耳光。

所有人都愣住了,谁都没想到,一个废柴敢打博洋少爷,那可是练气八层的高手啊!

“嘀!奖励送上,洗髓丹一枚!”

“小黑小黑,我的培气丹呢?”

系统小黑不搭理宝贵。

无奈,宝贵把洗髓丹一口闷下!没想到这玩意很大,噎嗓子里,上不来下不去。

不是入口即化的么?系统,你还能再坑点儿么?

张博洋一把采住宝贵脖领,扬起手就要打。

身后一只大手握住他的手腕,“博洋!你看你弟弟脸都绿了,还要动手?滚回祠堂!”

“爹!他……”张博洋气得差点翻白眼,宝宝委屈啊!

“滚回去!”

“宝贵!你没事吧?!”张广智伸手扶住宝贵。

“水!……”

宝贵喝了水,顺了顺气,“谢谢三叔!”

“这是上次博洋抢你的培气丹,我已经教训他了。”张广智掏出一只瓷瓶递给宝贵,“宝贵你刚醒过来,多休息。”

张广智微笑着扶宝贵到床上躺好。

张广智微笑起来非常慈祥,宝贵却感觉那眼神总有一种令人炸毛的心悸感。

不及多想,宝贵就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身上一层一层的出汗。

躺倒一个时辰后,身体的不适感彻底消失,极度的舒适感随之而来。

宝贵爬起身,感觉身上出了一层粘乎乎的东西。

“嘀!后山洗澡,奖励练气洞府闭关机会。”

啊,终于可以修炼了啊,宝贵欢天喜地下床。

“少爷!有事吩咐我,您要多休息!”二蛋跟在身后。

“你去我房间整理床铺,里外都擦干净,被褥拿去浆洗。”宝贵不想让人跟着,吩咐二蛋去干活。

他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去后山。

张家是洛云州第二大的修仙世家,第一大世家是叶家。张家掌控着三十多座灵山,可惜没有灵石矿脉。

张家供奉的宗门是升仙宗,联盟内第三大宗门。

当然,一个宗门由多个修仙世家供奉。

张家后山有一条溪水,及腰深的溪水,清澈见底。底部都是万年冲刷的鹅卵石。

宝贵把培气丹含在嘴里,身体浸入水中,感受着溪水带来的清爽,舒服的几乎呻吟出声。

足底踩着鹅卵石,走了几步,鹅卵石按摩着足底,来自足底的刺激窜遍全身,周身气血随之调动,运转如这溪水丝滑顺畅。

口中丹药化作药力散入周身,练气一层的境界瞬间被冲开,二层,三层,四层一直提升到四层才停止。

这也是宝贵厚积薄发的结果。

心情舒畅的宝贵不自觉踩着石头往上游走去。

“啊!有色狼!”一个女子的尖叫声传开。

两个女孩子,正在溪中戏水,红色肚兜,莲藕般的胳膊,白花花地晃眼。

一个女孩他认识,博美,家主的亲生女儿。

另一个女孩不认识,不是张家人。宝贵第一眼就被深深吸引,面若桃花,目若秋水,眉如春山黛,口如含朱丹。宝贵都看直了,这个女孩好美。

女孩见色狼一直盯着自己看,小腮帮一鼓,藕臂一扬,一团水幕升起。

遮住宝贵视线同时,朝宝贵打来。

嘀!强吻女孩,换炼体功法一部!

“小黑小黑,能不能换个系统!”

这个系统太不靠谱了,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系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