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宝贵在偏殿有了一个小的房间做休息室。

室内摆设简单,一桌一几一榻,简单的洗漱用品。对于这些宝贵不挑剔,毕竟前世乞丐生活比现在还差。

油灯下,宝贵翻开丹道密简,这份密简开始记录着一些丹方及炼制手法和细节,翻到后面却是一些修行心得,以丹入道的思想。修内丹,修内心,修精气神,概括为性命双修。

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宝贵觉得受益非浅,原来修行有这么多门道啊!

天不亮,小童拿扫帚过来找宝贵,“宝贵师兄,师傅吩咐,命你打扫大殿。”

“他来真的……”

“师傅还说,扫地也是修行,修心!”

“我张宝贵岂能干这种粗活!”

……

宝贵拿着大扫帚,扫殿门外,小童扫殿里。

宝贵抱着扫帚一下一下的扫地,一脸的生无可恋。上辈子懒得干活所以当乞丐,这辈子成了天才,所以要……改改,想到此,宝贵好受多了。

“张宝贵!”清脆的女声传来。

远处博美带着好几个博字辈的少年向他走来。

宝贵都认识,博洋、博陆、博龙、博虎、博空……

“找我什么事情?”宝贵问博美。

“三十三灵山深处,出现一只妖兽,内丹是炼制筑基丹的一位臣药。我们准备去猎杀!”

“蛇蛟兽?”宝贵问。宝贵昨晚看书,里面就提到过筑基丹成分。其中妖兽内丹,就是蛇蛟兽内丹,蛇蛟内丹有化形之力,对修士的灵气形态有导引作用。

“你知道?相当于筑基修为的妖兽你敢去吗?”

组团打怪啊!宝贵心下雀跃,“小黑小黑,去还是不去呢?”

“主人自己决定。”

“我是问有没有奖励选项。”

“小黑只能预测半炷香之内将要发生的大事。”

“你说你有这能力,当初咱买刮刮乐多好……”

“小黑要主人修仙,不修仙主人会死!”

小黑突然给出的信息把宝贵吓一跳。

“宝贵,你到底去不去?”博美催促。

“去,为什么不去?谁领队?”

“我!”博美说,“因为我是发起人。”

谁领队宝贵都没意见,这是他来到修仙世界第一次组队外出。

宝贵首先跟陶然居士请假,说外出狩猎的事情,没想到居士非常赞同,按他的说法,修行者,亦动亦静,张弛有度,为之道。

老师如此支持,宝贵求之不得。

便宜师傅还送了他一打龟甲符,一颗起死回生的丹药回春丹。

告别了老师,众人出了大殿,博美从储物袋掏出一只船型的宝物,念了咒语,船型宝物迎风即长,不一会长成一艘十多米长的飞舟。

众人上舟,博美朝宝贵伸手。

宝贵不知道她什么意思。“灵石拿来啊。乘坐飞舟消耗的灵石你来出。十块!”

“叫上我是为了出灵石啊!”

“大比之后,谁不知道你发了财。这点灵石对你来说九牛一毛。”

其他人在博美身后赞同点头。

敢情你们都来吃大户啊!宝贵随手掏了十块扔过去。

飞舟起飞后,上方出现一个透明的屏蔽罩子,用于阻隔冷风。它飞行不快,如同骑快马,高度也不算高,只有在遇到山顶的时候才进行爬坡。博美告诉他,这个状态消耗最少。

飞舟行进中,有人闭目修炼,有人小声聊天。因为以前没有组过队,没人跟宝贵聊天。宝贵乐得清闲,坐舷边欣赏风景。

座座山峰,巍峨起伏,山色错综变幻,鹅黄青黛交织一片,烟气飞卷缭绕,如梦如仙。

这个角度看着下面美景,宝贵不觉心旷神怡,不知不觉中,小声得哼歌。

“唱的什么歌?”博美问。

宝贵刚想说家乡小调,马上反应过来,“以前闲着没事自己编的。”

“挺好听,给我唱唱呗。”博美凑过来。

宝贵也不矫情,清清嗓子,高唱道:

做人一地肝胆,做人何惧艰险,

豪情不变年复年。

做人有苦有甜,善恶分开两边,

都为梦想的明天。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做人一地肝胆,做人何惧艰险,

豪情不变年复年。

做人有苦有甜,善恶分开两边,

都为梦想的明天。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宝贵声音还有些稚嫩,他巧妙用上了丹田和胸腔,灵力激荡之下,声音变得雄浑有力。

在场所有人都听傻了。

“这是你编的?”博美被歌词震撼到了,“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真好!”

“以前我故意欺负你,是觉得你懦弱无能,白白浪费张家的修行资源。欺负你就像欺负一只动物。”博洋走上前,深深一躬,“这歌是不是你编的都不重要,如此豪迈如此情怀,我辈之中你已经是佼佼者,现在的你值得我一拜!”

“一拜之后,我们从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呵呵!我们以前有恩怨么?!”宝贵博洋相视一笑。

“还想再活五百年,好办,筑基就好了!”博空说。

回味着激荡雄浑的歌声,众人都不再说话。

博美背过众人,递给宝贵一只盒子。

宝贵打开一看,天啊!差点惊掉下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