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拜了个老师

陶然居士一挥手,一股青气托住了宝贵,一托之下,宝贵身体轻轻落地。

陶然居士注意力放在宝贵身上,自己手上的一炉丹药,恰恰因为他这一个动作,滚落出去一颗,好巧不巧落进宝贵嘴里。

宝贵也不含糊,丹药到他嘴里转了两圈,咬了一下,当他看到陶然居士的表情后,把咬扁的丹药掏出来问道:“您还要么?”也不等居士回答,“哎呀,沾到口水了,不能要了。”扔嘴里,一扬脖咽了!

“你是何人?”

“弟子张宝贵!”

“哦!你是张家废柴,仅用一个月就拿了新秀榜榜首,是么?”

“是的!”自己那么出名的么?连这个老学究都知道。

“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来丹阁做丹童的,刚才经过您门口,听到老师讲的精彩,不由自主的就想进来多听一会,结果……”

陶然居士,听宝贵这么说,不禁释然,再看宝贵顺眼了不少,微笑着点点头,孺子可教啊!

宝贵暗想,我真特么机智。

没等宝贵想完,药力上来,只觉得腹中灵气澎湃,似有野兽在腹中冲撞。

见宝贵面色大变,陶然居士马上明白原因,这培元丹的药力对于练气修士来说还是太过猛烈。

“抱元守一,引导灵力周天运行!”

宝贵照做,爆烈的气息渐渐平息,经脉中奔腾的灵力收敛至丹田。

百脉聚灵的功法对这种情况非常有效,灵力很快被驯服。

陶然居士看着宝贵,不住的点头,越看越喜欢,越喜欢就越想收了他。

当最后一缕灵力消散,宝贵一声长啸,这一颗培元丹,他的修为直接被顶到了练气十二层。

宝贵看到陶然居士的眼神后,不禁呆住,那散发着渴望的目光是认真的吗?

“你可愿意随老夫学炼丹之术?”

“二叔告诉我六年才可以碰丹炉……”

“别听那泼才胡说,他学了十年炼丹,结果炼了个寂寞。你就不同了,一个月走通练气,一朝夺新秀榜榜首,这说明你对灵气的感觉和运用是常人的数十倍。你要是炼丹一定是个好苗子,说不定下一个丹王就是你!”

“您老独具慧眼!”宝贵被老头夸的有点不好意思了!长这么大头一次被肯定被认可。

陶然居士抚掌大笑,“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传弟子。”

“等会,您老现在的境界?”

这么直接问境界在修仙界很不礼貌的,尤其低价问高阶,不被打死打残算他命硬。

陶然居士脾气不是一般好,“老夫陶然居士,84岁,筑基中期!”

“如果我跟你学炼丹,会不会像您耽误了修行呢?!”

阁中三学生,包括门口的童子小勺,都傻了,谁不知道陶然居士是个丹痴,你这么明目张胆说出来,嫌自己命长啊!

脾气再好,筑基修士的尊严不要了么?!

果然,陶然居士脸色不善。

“嘀!跪下磕头,奖励丹道密简一部。”

“嘀!转身逃跑,奖励遁法——跑得快神功。”

小黑终于在关键的时候提醒了宝贵。

话说跑得快神功,很厉害吗?能有多块?

噗通……宝贵跪在老者面前,“弟子愿意学炼丹,但不想耽误修行!”

陶然居士哈哈一笑,“炼丹之道与修行并不相悖,老夫只是过于执着炼丹才耽误的修行。”

“来,这本丹道密简,是老夫多年的经验积累,你先拿去研读。”

拜师这么简单的么?宝贵自己都感觉有些不真实。

“徒儿,过来,这是为师给你的见面礼!”陶然居士倒出三颗培元丹装到瓷瓶里,递给宝贵。

“这瓶是避毒丹,这瓶是解毒丹。”又有两个瓷瓶交到宝贵手上。

“老师,您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嘴上说不好意思,手却很诚实,忙不迭的往储物袋里装。宝贵脸上都乐开了花。

张宝贵这么摔一跤,不但摔出了培元丹,还摔出个便宜师傅。

小黑靠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