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家主想要潜规则

八强当事人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们正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休息。

帐篷外一阵喧哗,几条人影突然闯进帐篷。

宝贵一看乐了,几个人都是熟人,是被宝贵踢下台的博虎,博龙、博海等人。

“张宝贵!你敢阴我!”人同此心,进来的几个都怒目瞪着宝贵。

“阴你们怎么了?没正面打击是给你们留面子。

你们想想,你们输得多有借口——被偷袭了。总好过被家族废柴正面打脸吧?回家烧高香吧!一天天的!”宝贵都不正眼看他们。

“难道我怕你一个废材么?若不是因为你破坏规矩……”

突然,众人眼前一花,啪!博虎挑衅的声音戛然而止,说话的博虎就被一个耳光抽飞出去。

帐篷里鸦雀无声。

宝贵用八极烈焰步突进,打了博虎之后,傲立当场。冷冽的眼神扫过众人。

在场博子辈的精英们没一个是傻子,宝贵露了这么一手,一下把这些人镇住。

“很好,这样才有意思!”博美突然笑道。

其他人愕然望着宝贵,这还是那个家族废柴么?

博林最年长,也最沉稳,他一直闭目养神,直到宝贵显露身手,他才睁开眼,眼中寒芒闪动,不知想些什么。

八强进四仍以抽签的形式决定。

结果出来了,博林对博陆,博美对博峰,博洋对博空,博兮对宝贵。

宝贵看到结果,没感觉意外,这个结果完美的避开了最强者之争,如果说没人操控,宝贵一百个不信。

博空是个力量型选手,大块头,15岁还停留在练气七层。

博洋对博空,境界上是碾压。双方交手后,却没有形成碾压的态势。

博洋的招式变换繁复,博空仗着皮糙肉厚硬扛,居然没怎么落下风。

突然博洋疾步后撤,然后突进跳起用双腿攻击。博空见形势危机,突然掏出一张符贴在身上,顿时一层黄光笼罩周身。

居然是龟甲符。

博洋连续几次都不能破防,不觉有些急躁。博空冷酷一笑,张开双臂猛扑博洋。

博洋一个不慎被抓住胳膊,紧跟着被博空一个背跨爆摔到地上。

博洋也没想到一个七层的博空把自己逼到这等境地,干脆提起灵力四下游走。他采用拖字诀,把对方的符力消耗后再行攻击。

博空非常果断,掏出一张神行符贴上继续开挂追击。

博洋都要骂娘了,这小子真特么有钱烧的!

博洋干脆也用了神行符,两人一追一逃,走马灯般在台上乱窜。

“九层被七层追?”广坤问家主。广坤修为低没看出个中缘由。

“博空一开始就用了狂化符!”家主道,“谁让他爹在神符阁做事呢。这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差不多了,半炷香的时间,符力耗尽,他们两个就只能拼实力了。”

果然,台上二人突然角色反转,博洋追,博空逃。

“这两人挺会玩儿”宝贵乐呵呵的看着,“张博洋,你千万不能输啊,输了哥瞧不起你!”

博空没跑太久,被博洋一脚踢飞出去,实力差距居然如此之大。

博林对博陆,没有太多悬念,博陆差的太远,完全被博林实力碾压,博陆无奈只得认输。

博美对博峰,战斗有些怪异,博美处处留手,显然是让着小弟弟。

博峰是个倔强的男孩,宝贵从他身上看到了大力的影子。

境界差距大,只得开外挂。

博峰果断掏出神行符贴在身上,身法陡然增速。他要用身法优势进行突击。

博美也不再留手,拳法展开居然是俗世中的洪拳。

修仙者修炼武功是很常见的,尤其在筑基之前,武功能强化体魄,锤炼意志,同时能提高修士的对敌反应能力。

一个练气修士能从筑基修士手中逃脱靠的就是意志力和应变能力。

张家人培养后辈,俗武是必修科目。

博美小脸一绷,打出的虎型如雌虎下山一般。博峰胜在身法快,进退之间都游刃有余。如果这个时候,博美也用一张神行符,博峰铁定玩完。

平时博美虽然刁蛮一些,却是个骄傲的性子,父亲私下给的符箓,她一张都不想用,她就是要用实力碾压对手。

洪拳虎虎生风,博峰渐渐不敌。半炷香后,符力消散,博美虎爪正抓向他后心,博峰没躲开,正中后心,但博美却及时收招。

博峰认输,却依然愤愤的酷酷的表情。

博兮对宝贵,台下长老刚宣布开始,宝贵突然发足,一下就到了博兮身前,博兮睁着大大的眼睛都傻了,没等她反应过来,宝贵手上一推,脚下一勾,博兮便倒了下去,没等她落地,宝贵探手一抄,又把她拉回来。

博兮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宝贵,台下长老就宣布宝贵获胜。

台下百姓却一片嘘声,在他们看来,张宝贵再次取巧偷袭。

宝贵无奈地笑了笑。

宣布宝贵获胜的那一刻,等于宣布宝贵进入新秀榜成功。

角落里有个叫大力的少年高兴的跳起来,他比当事人还要兴奋。

八进四,博林、博洋、博美、宝贵成功晋级。

四强争霸将在第二天进行,选手需要调整休息,恢复最佳状态。

宝贵正要回家休息,却被家主叫了过去。

张广孝的书房里,宝贵坐在家主对面。

“一个月九个层次的晋级速度,简直震古烁今!”家主广孝由衷感叹,“宝贵,你怎么做到的?”

“大概我重生的原因,之前本该的晋级被解锁出来!”

“好,好一个解锁,这个词用的好!”家主拍手叫好。

“你参加大比主要目的就是筑基丹吧!”

宝贵没想到家主会说这个。他修为突飞猛进,家族提出质疑很合理,对此他早就准备好了理由,结果张广孝根本不给他表演的机会。

“两个目的,筑基丹还有摘掉废柴的帽子。”

“你成功了,你已经是张家的天才了,……如果你真能得到筑基丹,我希望你让出来,博美很需要它。”

“五叔既然想要,为什么还拿出来做彩头?”

“不拿出来就是私吞,我还怎么当家主,怎么服众?家主不好当啊!”张广孝叹息。

宝贵没说话。

“宝贵,筑基丹如果你真的让给博美,你说,你需要什么?”

“嘀!答应家主,奖励下品灵石三百块。”

“嘀!不答应家主,奖励遁法——跑得快神功!”

这里边怎么老有跑得快神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