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要入榜

“你过来,来,来……”宝贵真有点生气,从前的张宝贵已经死了,现在的张宝贵低调归低调,但不任人揉捏。连筑基选手张广智都不怕的人,他会在乎一个护卫?

这个护卫也不含糊,上来先打了一趟拳。

示威!赤裸裸的示威!

两人交手,宝贵发现,这人果然有狂傲的资本。这内功这招式,练气六层都得跪。

可惜,宝贵练气十层,一个炮拳把护卫干飞出去二十米。

再看管家护卫,一个个瞪着眼张大嘴,吃惊不小的样子。

这还是张家的那个废柴少爷么?

商贩们一个个大张着嘴巴,谁都想不到咸鱼也有翻身的一天。

“啊!我想起来了,大总管找我有事情,我必须马上回去了!”林管家见事不好,马上开溜。

被宝贵拽脖领拽了回来,“你们这些人想回去可以,每人必须扛一些,把这些米面菜蔬送去后厨。”宝贵指了指护卫,再指货物。

这些都是壮丁,不用白不用。

“账单收好,把钱送我院子。”宝贵把账单交给林管家。

张家这些护卫管事走后,宝贵拉着大力走到没人地方,问:“你不用上学么?”

“上学是什么?”

宝贵愣住了,他忘了这里是修仙世界,“你想一辈子都卖菜?”

“阿爹说,小时候有仙师看过俺,没灵根,仙师只带走有灵根的孩子。阿爹还说,他身体不好,让俺接替他,将来娶媳妇生孩子,如果孩子有灵根,俺家就能出头了。可是俺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俺想炼体修行。”少年眼睛亮亮的,闪动着希冀的光芒。

宝贵拍拍少年的肩,瞬间感觉自己不那么苦逼了。

“炼体术功法太贵了,俺攒的钱还不够……俺会继续努力!”

“大力,想不想多赚钱?”

“想,可阿爹说不能赚昧良心的钱!不能赚不仁不义的钱!”

“你听没听说过张家新秀榜开外盘的事情?”

“知道啊,阿爹说,那是赌博,十赌九骗……”

“想赚钱,就去买张宝贵上榜……”

“张宝贵就是您宝贵少爷对吧?”

“是的,对我有信心吗?”

“可您一直都是家族耻……辱,上面一直没有你的买盘和赔率。”

“那样赔率才高嘛!你押上一点点,说不定就能赚三年的钱。”

“真的吗?”

“信不信我?”

大力重重点头,“宝贵少爷,您就是我炼体的希望。”

这次洗钱,宝贵的钱足足翻了一倍,他拿到钱后第一时间就是去兑换灵石。

普通金银下注赢了还是金银,如果用灵石下注赢了就是灵石。

灵石是消耗品,修仙世界的硬通货,丹药,法宝都以灵石计价。

宝贵拿到灵石后直接找到六老爷广坤。

广坤是个练气十一层的修士,因为资质问题,他不再修行,担起家族外事工作。

三十多岁的广坤,看上去就是个精明小伙,穿着打扮也显得年轻干练,笑起来爽朗亲切。

“六叔,我要下注!”宝贵开门见山。

“宝贵你知不知道这是赌博?”

“知道!”

“宝贵啊,听说你死而复生,又连升三级,叔替你高兴。”广坤斟酌了一下,瞬间明白了,孩子要修行就需要资源,目的很明确——捞钱,“你要知道,赌场无父子,你一旦下了注就收不回来了。”

“知道!”

“我告诉你,去年榜一的博贤和榜二的博兰都已经筑基成功,去了升仙宗。你押他们没用。榜三博林是今年的热点,他的赔率降到了一赔一点一。

博洋和博美都是一赔一点三。他们都是去年新秀榜成员,赔率肯定低,赌对了也赚不了多少。

只有赌新人上榜赔率高,可风险……”

“六叔,我要押注,押张宝贵上新秀榜。”

“什么?你说什么?!”广坤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您没听错,我要押张宝贵入新秀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