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洗黑钱

废柴少爷复活的新闻充其量算是一个小花边,当前的热点是大比和新秀榜。

博字辈的年轻人大比,前五排名就是新秀榜,这是为激励年轻人设置的。

宝贵本来不关心这些,他只想安安静静的修个仙。

目前卡在练气十层特别难受,当初突飞猛进有多爽快,如今就有多憋屈。

怎么解决,当然是嗑药了。

丹药来源有两个,购买和为家族打工。打工不存在的,上辈子都没打过工。

购买不存在的,因为没钱。

宝贵一个家族废柴,月历勉强维持主仆二人的生活。从张广智身上获得的战利品都属于非法所得,在家族内部铁定不能出手。

宝贵正在为钱发愁的时候,二蛋告诉宝贵,六老爷广坤开了外盘,对博字辈才俊押注,赔率可观。

张广坤掌管家族外务,他每年都会出来搞事情,赌外围。

广孝家主态度暧昧,从侧面说明家族从中获利颇丰。

宝贵眼睛一亮,“二蛋,信不信少爷?”

“俺只信少爷!”

“把所有的钱找来,就押注我能上榜!”

二蛋瞪着眼珠子,不敢相信的样子,“没钱!”

“不信我?!”

“少爷,我们本来就没钱!”

宝贵一声长叹,“我要洗钱!”

“钱也能洗?”二蛋疑惑。

宝贵去了后街,这里是家族与外界互通往来的市场,宝贵准备找点商机,把来路不明的金银洗白,用合法收入兑换成灵石进行投注。

也许宝贵这是多此一举,但宝贵觉得什么事都要稳妥,就像修仙,一步一个脚印,步子迈大了容易扯淡。

市场上一个少年吸引了宝贵的注意。

单薄瘦弱的身体,挑起蔬菜担几乎看不到人,少年放下担子,揉着肩膀,眼睛亮亮朝四周打量。

“小子,这是前三天的菜钱,两吊半,收好!”一个八字胡的中年人走过来,把两串大钱扔给少年。

“吴管事,三天菜钱三吊!为什么少半吊呢?”少年倔强的抬头问道。

“昨天你送的菜有烂根。扣了半吊!”

“吴管事,阿爹还等钱救命呢,您不能这样……”

“少废话,把这些菜马上送后厨!”

“吴管事……”少年依然不屈服。

“滚,哪那么多废话!”八字胡怒道。

宝贵走过去,“怎么回事?”

八字胡见又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撇撇嘴。

“当初阿爹跟张家管事讲好的价格,三担三吊钱,他欺负俺年纪小!……”

“你是吴管事?”

“哪来的野小子?”八字胡不屑道。

“现在,这担菜是我的,我提价一倍,而且现款现结。掏钱吧!”宝贵伸手朝吴管事要钱。

此话一出,八字胡气得胡子都立起来了。

“小子,这里是张家,有张家仙师在,岂容你在此撒野!”

“我撒野了,你拿我怎么样?”宝贵笑嘻嘻的说。

“你给我等着。”八字胡转身气呼呼的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宝贵问少年。

“大力!”少年胸脯挺直眼睛亮亮的看着宝贵,“小哥哥,快跑吧,吴管事一定回去叫打手了……”

“没事的大力,这是一两银子,你拿着,这担菜我要了。”

“不行,我破不开,没法找你钱……”

“拿着吧,不用找。”

“阿爹说,不属于我们的钱不能收。”大力倔强的说。

“大力,有件事情你帮了我,这些钱都是你的。把张家米面肉供货商召集到我这里来。”

“供货商是什么?”大力问。

“跟你一样,给张家送东西的。把他们都叫过来,我现钱买断他们的货。”大力明白了宝贵的意思,赶忙去联络供货商。

这时候,吴管事带了一个护卫过来,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

“就他。”

护卫见到是个少年,一言不发,上来就干。

凡人的功夫,宝贵不怕,练气阶段,那就是内功高手,在武林中也是绝对的强者。

宝贵跟他走了几招,护卫功夫打起来有板有眼,宝贵打起来内力十足,几下过后,护卫便招架不住,被宝贵一掌拍出去十米远。

“小子,好胆!张家人都敢打……”八字胡再次离开。

“吴管事,这次多带点人,把管家也叫来。”

大力找的供货商开始不相信,等看到宝贵把护卫打跑,他们才信了,眼前的少年不简单,敢跟张家管事扳手腕的人,他们更不敢惹。

宝贵把吴管事打跑后,这些商贩马上围过来。

“今天,我要现款收购各位手中的东西。我就是要赚张家的钱,顺便帮你们敲打敲打张家的管事。”宝贵对着这些小贩表明态度。

真金白银的发了下去,尽管商贩们还是不看好宝贵也无所谓了。

米面菜蔬全部被收购之后,货物堆成了小山,宝贵手里的金银散得干干净净。

拿到钱的商贩们都没走,等着看少年怎么被张家收拾。

宝贵指导着大力进行分类记账,就在这个时候,八字胡吴管事带着援军赶到。

呼呼啦啦十来个护卫,身后还有林管家。

“就是他”八字胡一指宝贵。

“宝贵少爷!”护卫中终于有人认识宝贵。

“是我!”

“您这是要干什么?”

“勤工俭学……不对,最近手头紧,倒腾点东西补贴家用。”宝贵解释。

“宝贵少爷这么缺钱么?”林管家疑惑,“当年你娘可是咱张家的修行天才,每个月的例钱多到花不完。没给你留下么?”

“我娘?!”宝贵从记事起就没见过娘。有人说他娘是因为招了个来路不明的赘婿,被克死的。

娘死了,财散了,不知道便宜哪个王八蛋。宝贵感慨人生的时候,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

“一个家族废柴也敢出来搞事,难道搞不清自己什么位置?!”终于护卫中出了个敢装B的,那人高大威猛,从着装看是个高级护卫。

护卫们不敢明着笑,努力憋着。

这些人就是想看废柴笑话。

商贩们也听说过张家的废柴少爷,今天见到了活人,众人好奇的看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