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诡画?

大昌市

郊区,向阳小区,404房间,一个青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里满是迷茫:

“我这是在那?”

突然,一股剧痛传入脑海,瞬间脑子里出现了无数的记忆。

随着记忆的涌现,他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叫林千,上辈子是一个打工仔,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居然穿越了,穿越到了以前他看过的一本小说中。

而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林千,是一名高中生。

“神秘复苏?杨间?敲门诡?,怎么穿越到了神秘复苏里了?”

林千头疼不已,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穿越什么不好,偏偏要穿越到神秘复苏里。

这个世界有多危险,他很清楚,这世界闹诡,如果只是普通的诡,他还可以接受。

可这不是,他现在都还记得神秘复苏里面诡的设定。

“诡是杀不死的。”

“能对付诡的只有诡。”

“诡是根据规律杀人的。”

林千现在很是头疼,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是一个高中生,是第七高中的高中生:

“嗯?第七高中?运气那么好?嗯?还是跟杨间一个班?”

林千看着炫白的天花板,眼中有些迷茫,学校肯定是不能去了,去铁定凉凉。

按照剧情的开始,学校会出现敲门诡事件,他要是去百分百凉凉,为了小命还是在家比较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千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信息,一股剧痛传来,林千捂住脑袋:

“窃取?可以窃取厉诡的力量?”

林千眼眸闪过一抹迷茫,也有些兴奋。

这是金手指?看来是了,林千看着天花板,消化着脑子的记忆和信息。

“窃取厉诡的能力,包括厉诡本身吗,听起来好像很诡异的样子。”

“看来我似乎是得去驾驭一只厉诡了,不然可能连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在这个世界上,普通人想要活下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在这个世界厉诡复苏,地狱己空,五浊恶世,如果不想办法驾驭一些超脱常人的力量,那么死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而成为驭诡者就是这样的道路,虽然驾驭恶鬼,依旧面临着死亡,可那至少是可以自己选择的死亡,既然他有办法轻易驾驭厉诡的方法,那么他就必须得去试试,他可不想某一天成为总部档案上的一个数字之一……

想到这里,林千从床上做起身,揉着剧痛无比的脑袋,打算先去卫生间洗把脸,让自己清醒清醒,然后在制定一下驾驭厉诡的计划。

他现在基本上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了,都已经这样了除了淡然的接受,别无选择。

从床上下来,迷迷糊糊的朝着卫生间走去,眼中打量着周围,突然林千停下了步子,看着挂在卫生间门上的一幅画,有些迷茫。

可当林千看清楚那幅画后,瞳孔猛的一缩,一股寒意直冲头顶。

“诡……诡画?开什么玩笑!”

林千踉跄的退后了几步,看着油墨画中的麦田,居民小房,以及一个女人:

“这不可能,诡画怎么会出现在这,她不是要几天后才会路过大昌市吗?”

“不可能的,这应该是假的,在小说中,诡画从来没有出现在大昌市过。”

“这应该是假的,嗯,假的,是我自己吓自己罢了。”

林千拍着心口,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心里也没有那么害怕了,看着那幅栩栩如生的画,林千觉得可能是自己太过于精神紧张了,刚刚知道这是神秘复苏的世界,看什么都觉得是诡。

毕竟诡画这种级别的诡,是不可能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这里的,按照时间来算,现在的诡画应该正在被国外的驭诡者尝试关押才对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想到这里,林千更放心了不少,看着挂在门上的油墨画,想了想,林千走了过去,打算将她取下来,毕竟就这样挂着,感觉怪渗人的。

就在林千刚刚把手碰到画的一瞬间,一只惨白的手冲画中伸了出来,瞬间就将林千给拉入了画中。

林千一脸迷茫,眼中惊恐之色涌现:

“这居然真的是诡画……”

这是林千在进入诡画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很有些玩笑的意思。

此时,第七高中,杨间看着前面空着的坐位有些疑惑:

“林千怎么没来?都快期末考试,还敢翘课?是个狠人。”

摇了摇头,杨间没有在想关于林千的事情,听着同学们讨论最近发生的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今天可能会出事。

却说诡画内

一座欧式居民房里,林千摇了摇头,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有些迷茫,这是哪?

猛的,像是想起了什么,林千突的就站了起来,他想起来,我特么被鬼袭击了,看了看周围,林千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欧式风格的家居:

“这是?诡画的诡域内?……”

林千揉了揉眉心,扫视了周围,顿时觉得,自己可能出不去了,心里觉得无限凄凉:

“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什么老婆孩子热炕头什么的,他到好,穿越进入神秘复苏,开局就是S级灵异事件【诡画】,呵呵……这还挺有个性的…………”

想到了这里,林千更觉得不好了,继续打量着周围,突然林千好像想到了什么:

“嗯?我不是被厉诡袭击了吗?我怎么没死?”

想到这里,林赶紧检测了一下身体,这一检测,就发现不对劲了。

林千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他的手这么变的那么惨白,林千看着自己的左手,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仔细的感觉了一会。

这才发现,他的左手已经没有一点温度了,林千看着自己的手:

“这是?窃取到了厉诡的力量?”

林千活动了一下左手,他发现自己好像能使用一种诡异的力量:

“看来是窃取成功了,不然自己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这只厉诡的能力,好像是画画?卧槽!这是什么能力?”

突然林千脸色有些惊奇:

“这能力可以啊,可以做画中随便穿缩,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离开诡域。”

想的这里,林千有些忧愁,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千脑子突然出现了一道信息,这让林千脸色瞬间变的很难看:

“这是什么诡能力,别人使用厉诡能力就是厉诡复苏,怎么到他这就变了?”

林千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叫我使用厉诡力量就要吸引厉鬼?这不科学啊,吸引厉诡就算了,还是吸引被自己窃取过力量的厉诡。”

想到这里,林千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这里好像是诡画,这诡好像是诡画的一部分,那么按照这个推理,岂不是,我以后如果使用厉诡的力量,就会吸引诡画?

一想到这里,林千有些生无可恋,他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逃出诡画,结果你告诉我,只要你使用厉诡力量,就会吸引诡画?

嗯,不对,好像就算不使用厉鬼力量,也会吸引诡画,因为厉诡会复苏!

“……这是铁了心要弄死自己?既然铁了心有弄死了,那让我穿越干嘛……”

林千此时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前路渺茫。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脚步声突然在门外响起,声音沉闷,每一步都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响声,不像是人能发出的。

这让林千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这可是在诡画的诡域内,不太可能是活人,如果不是活人,那么就只能是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