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属于你的成果还给你

  • 带着农科院回1982
  • 我是阿凯
  • 2182字
  • 2022-04-26 19:22:43

陈教授推了一下眼镜,正欲继续开口讲话,却听见公共教室后方传来了一道声音。

“请问陈教授,您今天来原和县,除了给我们带来这场讲座之外,是否也是前来推广改良种子呢?”陆少帆缓缓地站了起来问道。

“这位同学问得好,我这次确实是为农业站带来了我们改良的小麦种子,配合县里的政策,支援农村科学种田。这位同学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想法呢?”

陆少帆知道,此时的陈教授并不认识他,按照他重生前的了解,此刻陈教授算下来只有26岁,但在改良种子方面有了自己的思路和造诣,已经成功改良了秦麦1号,虽然抗病方面还有所欠缺,但粒大饱满。

“陈教授,我父母都是农民,我从小就在山里长大,对于种田我自然是非常熟悉。所以,我认为,一颗优良的种子应该是抗病害,尤其是条锈病这种容易导致大面积感染减产的病害。当然还有耐寒,丰产,而在这缺水的山地,最好是能够耐旱那就更好了!”

陆少帆这么说,自然是有些想法的,因为在农科院内,有陈谷南后来的研究成果,他不过是希望提前将一些成果还给他,让他适当少走一些弯路,将丰产抗病害的良种提前普及,不过他也不可能拿出太超前的良种。

陈谷南一听愣了好半晌,随后笑了笑说道:“你说得不错,我现在改良的种子只是适当提高了丰产性,距离抗病害等方面还有一定差距。”

这时副校长开口道:“这个同学,路子不能迈得太大,科学也是需要一点点积累的,你是哪个班级的?”

陆少帆一听就知道陈谷南对这方面是非常较真的,当初秦麦一号其实还不能算是有多大突破,只不过为了配合推广良种,他迫不得已前来。而副校长分明是给陈谷南台阶下。

陆少帆却不这么想,如果今天陈谷南不来,他都想办法会将秦麦二号推广出去,不过今天既然来了,那正好借此机会还给他。

他开口道:“刘校长,我是高二三班的陆少帆。”

这时本是鸦雀无声的公共教室内顿时有些骚乱,学生们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后侧方的几个高一班的班主任也坐不住了。这本是高一年级组的动员讲座,他一个高二的学生怎么就混进来了,而且还似乎有些捣乱的成份?

“这个同学,你高二三班不是文科班的吗?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你不好好上课,跑到这里捣什么乱?”侧方的教务主任走了过来,一脸的愤怒。

陆少帆微微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而是又望向讲台上的陈谷南道:“陈教授,不知我那否再请教您个问题?”

“你说。”陈谷南没什么架子,他只是觉得,这个学生很另类,很大胆,很合他胃口。

教务主任一看,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憋着气站在侧面过道,看着事态变化,随时防止陆少帆乱来。

“陈教授,如果说外界自然干预,比如说闪电打雷,或者其他因素,会不会促成粮作物的植株性状改变呢?”

陈谷南思考了片刻道:“嗯,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可以这么说吧,理论上应该有这个可能,但不能确定,而且改变的方向也不能保障,有可能向着优良的方面发展,也有可能退化成表现力更差的品种,这种不是我们应该研究的方向,当然了,也不能忽视大自然的每一个细节。”

陆少帆笑了笑道:“那陈教授,我手上有一些小麦种子,是否可以供你您参考一下?”

“好,你拿上来。”

陆少帆离开座位,从中间过道来到了讲台前,他手多了十几粒小麦种子,这些种子金黄粒大,颗颗饱满浑圆,看起来充满了活力,与现在农村里的自留种完全不同。

陈谷南接过种子,推了推眼镜,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位同学,你这种子从哪里得来的?”陈谷南没有想到,自己前来推广这并不算成功的良种,和眼前这个高二的孩子拿出来的种子根本没有可比性,虽然他还没有进一步确认,但就种子的外观来说,已经能大致确定了,这一定是非常不错的种子。

“陈教授,刚才我不是问过您了嘛,其实,这种子就是在一次闪电的情况下促成的。”

“哦?能不能把具体情况说一说?”

“可以!”陆少帆沉思片刻,面带着回忆之色。

“那是在一片干旱了许久的田地里,一天傍晚,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当雨后的清晨,地里已经一片狼藉,麦苗倒伏了半数,十来天之后又爆发了条锈病,然后,就在爆发的一片当中,唯独有一株却没有感染,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经过增加养份,精心培育,这株苗竟然成长迅速,并且颗粒饱满……”

这个情节是当初陈谷南讲给陆少帆听的,那是一个雷电过后的清晨,陈谷南来到实验田内查看,无意间发现了一株特异的苗株,但随后的一周内却爆发了病害,唯独这株没事,他将这株苗周围的病株铲除,并精心培育,得到了秦麦二号,一个成功的抗病品种。

所以,与其说是陆少帆在讲述过程,倒不如说是他将陈谷南后来发生的事情提前告知了陈谷南,更是提前将种子交给了陈谷南,这就是后来陈谷南研究出来的秦麦二号。

“原来如此,这么说,大自然确实打破了物种的基因,令它抗病能力变强了,同时也更丰满有活力了。”陈谷南自言自语地说道。

与此同时,高二三班的班主任却因为陆少帆的旷课大发雷霆,终于找到了公共教室来,本想将陆少帆提溜回去,没想到却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她站在公共教室外,只能忍耐着等待,看看情况再说。

“陈教授,我个人认为,或许遵循大自然的发展外界因素,适当加以培养诱导,反而成功率会更高,因为人为的刻意改变基因性状,或许会产生不可预测的毒性,而且谁知道未来会有什么不可逆的后果呢?”

陆少帆的话,令所有人都为之一震,这根本不像一个高二学生所能说得出来的。尤其是陆少帆的班主任,她在教室外听得一清二楚,更是觉得不可思议。陆少帆说得头头是道,条理清晰,让她感觉不可置信,同时又疑惑不解,这和她印象中认知的陆少帆总有些不同的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