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八卦的何校长
  • 带着农科院回1982
  • 我是阿凯
  • 2080字
  • 2022-05-20 13:52:53

“小陆,坐,不要拘束。”

陆少帆来到何校长办公室里,搞不清楚这校长找他何意,刚刚开学,他确信自己不认识何校长,为何就盯着他不放。

“何校长,我还是站着吧,坐久了容易出问题。”

“坐,能有什么问题?”

“何校长,我听说坐久了容易得痔疮,您也少坐为妙啊!”

“荒唐!”

何校长被陆少帆两句话气得直冒烟,本来准备了一大堆东西要说,现在啥也没心情了,他理了理气,稍稍缓了缓。

“我问你,你和陈谷南是什么关系?”何校长也不做铺垫了,开门见山地问。

陆少帆被这突如其来的像是审讯一般的问话搞懵了。

难道是陈谷南找过何校长谈过什么吗?陆少帆沉思着。

“他比较赏识我。”

何校长听了皱了皱眉道:“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啊!您觉得有多复杂?”

何校长想了想道:“我希望你能认真的谈谈,说说实情,说不定对你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在我这里不用遮遮掩掩的。”

“何校长,我说的可都是实情啊,他确实只是非常赏识我,你要是不信呐,就认为我是他干儿子吧。”

陆少帆有点郁闷,他明白何校长应该暗示什么,却就是不说,陆少帆也有点担心,怕对陈谷南有影响。

“这能是我认为的吗?再说了,陈谷南30岁都不到,怎么可能认你做干儿子?”

“那你就当我们是结拜兄弟吧!”

“你……”

何校长算是明白了,这陆少帆不跟他说清楚,他是不会说实话的。

“小陆啊,是这样,我跟陈谷南关系不错,下午他找了我,让我对你多上点心,多给予帮助,我就好奇,你跟他到底是何关系,以至于他对你如此上心,现在可以说说了吗?”

何校长的交底,让陆少帆安心了不少。可他没想到陈谷南居然为了他找了何校长,他和陈谷南严格来说确实没啥关系。

“何校长,这么说吧,我帮了陈教授一些忙,具体情况你可以问问他便明白了,另外,何校长似乎还欠了我一顿饭哦。”

何校长一愣,突然想起教室里答应陆少帆的话。

“你就欠这一顿饭吗?你昨天来到学校也看到了,只有食堂买饭,学校外面哪有吃饭的地方?这样吧,等周末去我家里吃,或者有空了去西市我请你吃饭。”

何校长诚恳的话反而令陆少帆有些尴尬,现在确实是想请吃个饭都难,林杨虽然距离西市不算远,但毕竟还是偏远了,在这个年代,即便是西市,饭店也不多。

“何校长,请不请客的多见外啊,我看还是算了,我这人很大度的,不用您请了,如果没啥事我就先走了。”

陆少帆说完,没等何校长反应过来,刷的一下扭头就走。

“等……”何校长刚想叫住陆少帆,却发现这家伙已经溜得没影了,他愣是气得无话可说。

何校长回到家里,一直在思考着陆少帆的问题,照道理来说,原和县这种穷乡僻壤的教学条件是很难出什么人才,就算今年多考了几个出来,除了陆少帆出类拔萃多出了一大截子分数,其他考上的学生成绩也都平平。

而陆少帆的成绩却是全省第一,放在全国都可以说前几名,这种成绩却报考了林杨这种地方,何校长着实想不通。

更令他奇怪的是,学校本来就已经研究过,准备重点培养陆少帆,并给予一定的经济照顾。

可没想到的是,一天之内林杨农科所两位两位他的好友,都是能力很强的朋友,竟然一前一后来找他,都是为了陆少帆,先是吴教授,再是陈谷南。

而陈谷南更是说得很直白,让何校长一定要尽可能的帮助陆少帆,这令何校长不免想偏了。

“老何,你是说小陈找你,就是为了这个刚刚考上你们学校的陆少帆?难道他们是亲戚?”何校长的老婆正在看着电视,织着毛衣,听完何校长说了一通,于是插嘴问了一句。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感觉他们关系不一般。不过这陆少帆滑得很,不肯承认。而且,我还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爸,我听说全省第一名的高考状元考到你们农业大学了。”何校长的女儿问道。

“你听谁说的?都高二了,听说明年有可能改成高中三年制,不过这事也说不准,如果不改的话,明年7月份你就该高考了,别整天听这听那的。”何校长看着正在写作业的女儿问了一句,其实更是提醒她。

何校长的女儿何曼姗撅了撅嘴道:“这还用谁说吗?又不是啥秘密的事,主任还以此鼓励我们都报考咱农业大学呢!”

“不行,你可给我听好了,你给我上进点,回头即便不能考到京城,也得考到省城去。”

“霸道!有机会呀,我还真想见见这个神奇的高考状元。”何曼姗轻语。

“你……”

“曼姗少说两句,赶紧写作业。好了老何,给我说说看,你刚才说的想到了什么可能?”何校长的老婆问道。

何校长扭过头,想了想道:“我记得陈谷南说过,以前一次去亲康市的时候,一个姓陆的人救过他的命,如果说陈谷南和这陆少帆不是沾亲带故的话,那么有可能这陆少帆跟亲康市那个姓陆的人家会不会是亲戚呢?”

何校长的老婆一听,笑了笑道:“老何啊,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咋还那么八卦?要我说啊,这陆少帆既然是高考状元,你们学校有优惠政策那就实施不就好了,管他跟小陈有啥关系呢!”

“再说了,小陈跟我们家关系也不一般,何必揪着人家的隐私呢,是吧?”

“就是,我妈说的没错,老爸你这人就是好奇心太重了。”何曼姗抢着又插了一句。

“去,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何校长嘀咕着。

他纯属是好奇心作祟,不过陆少帆的性格也激起了他的一丝疑惑,这种油腔滑调的性格完全不像山里出来的学生。

原和县这两年也有学生考到这里,只不过成绩都很一般,而且性格拘谨敦厚,陆少帆和他们相比,完全是两个社会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