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高考结束

  • 带着农科院回1982
  • 我是阿凯
  • 2313字
  • 2022-05-04 02:58:17

“少帆,考的不错吧?”

出了学校门口,陆少帆竟然见到了梁二宝。陆少帆没想到这家伙出来这么早。

“还行,你呢?”陆少帆问道。

“我没戏,两科都砸了,不过我有自知之明,考完等过几天让我哥带我去油田上报个名,兴许能安排个好工种。”梁二宝很豁达地说道。

“你不打算复读了?”

“算了,我不是那块料,再复读也考不上,还不如让我去学个啥修理的,再不然去学开车,还能早点挣工资。”

梁二宝的想法陆少帆并不意外,早在一个月前,二宝就不时地将油田招工的想法告诉了他。

陆少帆有些无奈,不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各自的路,在这个人生的转折点上,谁也不可能帮到谁。虽然这个年代,高考成了大多数人唯一的出路,但多年以后,有些人才发现,这个年代并不是只有高考这条出路。

他无法给出什么意见,这个年代机遇会越来越多,或许将来他们还会一起某事。

“后面好好争取,尽力而为,等成绩出来了再决定吧!”陆少帆拍了拍二宝肩膀。

梁二宝跟着父母回去了,陆少帆发现自己父母竟然和宋世文、顾北河两家子扎成一堆聊着什么。再一看,顾晓芸和宋琪琪在一旁谈论着,陆少帆向着他们走去。

“小陆,正说到你呢,这不是明后天还有两天高考嘛,刚才跟你爹妈说了,你这来来回回不方便,还影响考试,让你晚上去我那里。”

“这不太好吧,你们那里也住不开,再说了,顾晓芸也得复习。而且,我还得回去再看看物理。”

陆少帆不喜欢去打搅人家,本来就非亲非故,他也不过是帮助人家救了他的果园,对于顾北河来说这可是大事,但陆少帆却觉得小事一桩。更何况,他现在已经知道顾北河的小心思。

就在高考前放假的第一天,顾北河就已经向他隐晦的表示出来了。故此,他更不愿轻易招惹。

这时周雅芝开口道:“娃既然想回去,那随他吧,这娃也不省心,我担心给你们添麻烦。”

顾北河本想说些什么,却见白月梅轻轻扯了扯他衣襟,顾北河欲言又止。

“也好,那你们早点回吧,山里路远,让孩子回去早点休息。”白月梅说道。

陆少帆和父母向他们告别,推着自行车离开。

顾晓芸或许是没考好,心情不好,一直默默不语,宋琪琪上午语文作文不是太理想,但她下午的数学发挥不错,她不时地安慰着顾晓芸。

宋世文看着陆少帆离开,基本没有说话,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关于省里两周后前来视察的事情。

梁县长交代他,等高考结束后再找陆少帆谈谈杀菌药配方的事情,包括这生产问题。但宋世文也有他的想法,如果搞得好,说不定陆少帆就一飞冲天了,宋世文此刻可是考虑着如何在眼前抓住时机,将陆少帆绑在一起。

陆裕民骑车带着周雅芝,陆少帆则一路走着,三人回到家已经快七点了。

回到家,陆婷婷已经烧好了饭,喂完了猪。山里贫困家庭的孩子确实是早当家,很多事情从小就依靠自己,虽然贫穷,但这个家庭却井井有条。

“哥,你今天考得咋样?”陆婷婷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陆裕民和周雅芝顿时停了下来,饭也不吃了,等着陆少帆开口。

他们今天在学校门口等待娃除出来,却只字未提高考的事情,他们怕给娃太大压力。

“怎么说呢,数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满分应该不成问题。语文吧,难说,要看阅卷了心情了。”

“噗!哥,你这也叫估分?等于没说,那要是意外发生了呢?”

“少帆,为啥要看阅卷老师心情?”陆裕民不解地问。

“因为,万一她心情不好,给我作文扣不少分,那我不是冤枉了。”

陆少帆的话一出,陆婷婷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哥,你也太搞笑了,赶明儿你得高分是看老师心情啊。”

一家人聊着聊着已经10点了,在母亲的催促下,陆婷婷才不情不愿的去睡了,父亲在院里劈柴,因为白天还要给儿子送饭,陆少帆帮着母亲将猪草切碎,方便明天妹妹喂猪。

接下来的两天里,陆少帆像第一天一样骑自行车早早前去,周雅芝做好饭便和陆裕民一起走出山里,去学校门口等待。

匆匆的三天高考就这样结束了,陆少帆发现,本来少差的语文居然也很不错,只因阅读题量小,没有过大的灵活性。英语已70分计入总分,对于陆少帆来说更是轻松拿下。

在他估计,如果不算语文作文,他甚至可以拿高考满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那篇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引领农业强国梦的作文此刻正进入到了省里。

这其中更吸引了数位农业专家前来,只因文章中出现了不少农业知识,甚至不少专业的东西,比如未来某国转基因大豆的发展预测,以及国内农业强国的种业改良之路等等。

“瞿教授,你怎么看待这篇作文?”从林杨市农科所、林杨市农业大学来了四位专家教授,协同西市的两位农业专家,以及省招生办的领导一同研讨着。

“我觉得,这个考生有着丰富的专业的农业知识,而且他的作为思路清晰,格局大气,是个难得的人才,看样子应该有志在农业方面发展,这至少是有见识的家庭,很可能还是复读了几年的学生吧。”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这份考卷来自原和县一个考生,偏远落后啊!”省招生办负责人解释着,因为这期间,他们也查不到信息,只是阅卷无意间发现,于是省里对此相当重视。

“这……”

“先不说这个,这批作为我觉得不仅是一篇有大格局的好文章,而且还是一篇技术性文章,其中讲解的理论非常有新意,而且打破了我们固有的方式,我觉得甚至可以作为我们的指导方向。”

“嗯,王教授说的不错!”陈谷南简单回应了一句,他是这次前来的最年轻的一个,本来他并不想来,只是听说有一篇农业技术作文,故此才出席了这次会议。

但他同时也怀疑起来,因为作文的内容口气和考生的地域,令他想到了一个人。

省里的讨论会还没有任何定论,但林杨农业大学甚至想破格吸收这名考生。只是单从语文作文提到的农业技术就想破格录取,这种事情还是头一一次发生。

陆少帆当然不知道这些,他也没考虑高考的事情,按照他的说法,早一天迟一天,成绩总要公布的,考完就别想了。

与此同时,宋世文则再次赶到了陆少帆家里,告知梁县长请他前去座谈。

………………

希望各位喜欢我的书,阿凯努力写好,谢谢!请收藏,追读,投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