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找人帮忙

  • 带着农科院回1982
  • 我是阿凯
  • 3244字
  • 2022-04-19 21:41:05

“妈!”陆少帆叫了一声,感觉有些拗口,他已经多年没有叫过这个词了,此时不禁有些失神。

“少帆,愣着干嘛,回来了赶紧进屋吃饭了。”周雅芝将一条毛巾往窗台一搭,端着一壶水走了进去。

陆少帆来到院子里放下塑料膜和包裹的苗,却见父亲小心翼翼的将苞谷苗拿下,“你小子,赶紧将苗和塑料膜的来路说给我听。”

“爸,你急啥呢,进屋说。”陆少帆取下一大捆塑料膜,放在了院子东侧的杂物间,然后掀开棉帘子让父亲进去。

“裕民,你这拿的啥?”母亲将一个发黑的吕壶蹲在了窑内窗下的砖炉上,转身就见陆裕民抱着一大捆东西进来。

“地里的苞谷苗都废了,你娃不知从哪弄来的苗和塑料膜,我怕他是从你爹那儿拿的,你问他吧。”陆裕民将一捆苗放在门边。

“猪喂了吗?”

“婷婷正喂着呢!”

周雅芝在腰间擦了擦手,然后扭头舀了四大碗粘稠的苞谷珍放在了小方木桌上,又从锅里取出了几个菜头馍出来。

“少帆快吃吧,一会儿给你爸说说怎么回事?”母亲坐了下来,看着儿子,眼角里满是慈祥的目光。

没有谁比自己更了解自家娃了,周雅芝知道,这娃跟他爹一样倔,内心的那点自尊硬是让他宁愿忍饥挨饿也不愿低头的。

“爸,下午我帮县城一家农资店配了一些速效杀菌药的配方,所以人家感谢我送给我的,不信你可以问二宝,当时他也在场。”陆少帆说道。

下午他拉着梁二宝去农资店出售配方,就是知道父亲疑心重,真要是不清不楚就拿回来的东西,还真是解释不通,于是叫上了梁二宝。

“你咋会有杀菌药的配方?”陆裕民疑惑,自家娃怎么就越来越看不懂了。

“哥!”就在这时,妹妹陆婷婷喂了猪回来了。

“婷婷,快吃饭了。”陆少帆往过挪了挪位置又继续道:“爸,我经常去书店,农药的书挺多的,而且高中的知识也学到了不少常识。”

“就是,哥厉害着呢,上个礼拜二舅家的猪病了,哥还帮忙给他说买什么什么药呢。”

“别跟我提那家人!”陆婷婷这话一下子捅到了火药桶上了,陆裕民一听,整个脸立刻阴了下来。他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提到周家了。

“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还不是占了位置好,我要是有那么好的地方,早比他家强多了。”陆裕民越想越来气。

陆少帆这边却松了口气,陆裕民火气一来,也不再追问他苗的事情了,也算是糊弄过去了。

“你就是分的地不好,其实能力很强的,吃饭吧。”周雅芝知道他要面子,陪笑了一句不再说话了。

陆裕民端起大碗苞谷珍呼噜呼噜几大口喝完,他望了望桌上的菜头馍,轻叹一声走出了窑洞。

陆婷婷偷偷扮了个鬼脸,端起大碗也喝了起来。

“少帆,快吃吧,饭都凉了。”母亲轻声说道。

饭后,陆少帆来到院子里,看着父亲摆弄着烟袋,他轻轻走到其身旁蹲了下来。

“爸,我去找二宝,让他明天过来帮忙。”

父亲点了点头道:“去把你二叔喊上。”可随后,他又摇了摇头,“算了,你去找二宝娃子,你二叔还是我去吧。”陆裕民说完,起身返回了窑洞。

陆少帆的二叔叫陆裕才,原本在隔壁打了一口窑洞,十三年前娶了向阳村的刘彩英,刘彩英的父亲死的早,母亲多病,为了照顾彩英母亲,他二叔搬去了山梁下两里地外的向阳村。两年后,彩英的母亲也去世了。但随后一次意外,刘彩英从坡上跌落,导致孩子流产,但更不幸的是从此再没有怀上。二叔也再没有搬回来,留在了向阳村,但因为这事刚好被父亲撞见,是父亲送婶子去的医院,这就导致了中间误会了。

父亲披了件衣服走了,陆少帆喝了口水,也准备出门。

“少帆,你把这鞋给二宝拿去。”母亲取了一双自己缝的布鞋给了陆少帆。

“好!”陆少帆接过鞋子就走了。

二宝正在看书,他不知从哪搜刮来了一本机械原理的书,正看得起劲。他母亲在灶台前洗着碗,梁二宝的父亲则坐在院子里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

“叔!”陆少帆见了梁二宝的父亲,叫了一声。

二宝父亲很和气,陆少帆平日里回来总会往他家里钻,加上他生性老实,成绩又不错,最主要还是陆少帆有个妹妹,二宝父亲那是惦记着将来说不定能撮合。

“少帆来啦,二宝在屋里呢!”二宝父亲随口吱了一声便继续抽着烟,不时还咳了几声。

“阿姨,我妈让把这鞋给二宝。”掀开帘子,陆少帆就看见二宝的母亲在灶台前,于是将鞋子递给了二宝母亲。

二宝母亲刚刚洗完锅,这会儿拿着抹布正擦着灶台边沿,顺手在腰间一抹,伸手接了过来。

“你妈咋这么客气干啥,你来就来嘛,下次不许拿东西了。”二宝母亲乐呵呵的拿着鞋子放到了炕上。

“我妈这也是闲着,多打了一双,这不穿小了就没法穿了嘛!”陆少帆透过记忆,知道母亲体弱,干不了啥重活,不过手挺巧,经常在院子里打个鞋子,做个衣裳。

“你妈就是手巧,大户人家的媳妇就是不一样,哪像我们这些人手粗。”二宝母亲客套地说着,并拿着碗就要倒水。

“妈,我和少帆出去。”二宝知道陆少帆大晚上过来找他肯定是想让他帮忙,因为下午和他专门拿了那么多大棚塑料膜,于是他直接拉着陆少帆就要出门。

“你这娃,外面风大,早点回来。”

“知道了!”二宝随手将书放在箱子上,扭头掀开帘子和陆少帆走了出去。

风沙很大,夹杂着枯叶草杆令人睁不开眼,大风顺着山沟长驱而入,呼呼作响,刚发芽的柳条在风中狂舞。

“少帆,我听我妈说,昨天我哥带回来的消息,咱县里油田指挥部在弯下镇又探明了石油,看样子应该很快又要打井上人了,到时少不了要招工,我哥现在正在县里,领导们正在商议研究一些事情。”两人来到坡上,二宝兴奋地说着。

“你咋就想着这些?看来你妈是给你把后路都铺好了啊!”陆少帆心不在焉,他望着这光秃秃的山沟沟,思绪回到了穿越前,当时自驾来过一次这里,那时满山的苹果,山腰处开垦的层层梯田小麦金黄饱满,山外葫河缓缓流过,洛镇胡家村的万亩稻田种植基地所产的大米更是短圆饱满,清白透亮。

“想啥呢?要不回头我让我哥留意着,一旦招工了,到时咱一起去。”

二宝的话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陆少帆微微一笑,“那咋就这么没出息,说万一考出去了呢?”

二宝叹了口气,“你以为都像你那么大野心成绩又好,想走出去?我这成绩难啊,反正多条路也好,不过我哥也说了,这里成立指挥部是早晚的事,咱这里肯定会带动富裕起来的,出不出去又有啥区别?”

“对了,其实我觉得咱这几年政策不错,种田也未必没有出路,而且只会越来越好!”

陆少帆感叹道:“确实是啊,现在北部地区很多地方造林阻断风沙,而且开渠引流,最近我看了不少书,尤其是咱这片地域往南就是平原,山下就是大河,现在引渠进来,又依靠油田开发带来的效应,再过几年肯定快速富裕起来。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他知道,自己此时正好适逢政策放宽的时机,除了自己有农业种植技术,脑子里更是带着一个微型农科院,在这个年代,何不抓住时机大干一场呢。就拿昨天的配方来说,也仅仅是农科院内一个最简单的杀菌配方,对方就如获至宝。如果不出所料,对方用过好了一定会再来找他,他特意留了自家的地址。

二宝听得一愣一愣的,总觉得陆少帆有些变化,似乎……更深邃,懂得更多了,口才更好了,难道是书看多了,长见识了?二宝将之归到这个理由上了,任他这么想都不可能想到,陆少帆居然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农业技术员。

“对了,你找我干嘛?是不是打算明天搭棚?”二宝摇了摇头,顺口问道。

“你看我,光顾聊天,差点把正事忘了,确实是的,明天过来帮我家搭大棚。”陆少帆说道。

“行,我就说嘛,今天你换这塑料膜,怎么可能不趁着周日搭起来呢,明天我给多找几个同学来。”

二宝一口应承下来,以两人的关系,二宝没有可能不答应。而且他知道陆少帆家境不好,又自尊心极强,跟同学关系一般般,凡事都不愿求开口人家,于是主动帮他找人。

“行,那明天见。”

陆少帆回到了家里,正好看见父亲走进院子,也是才刚刚回来。

“爸,二叔答应了?”

父亲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用手揉了揉眼睛,解开白羊肚手巾往脸上一抹,顺手挂在了窗台上。

“他敢不答应?当年你婶婶摔了……”父亲说了一半又停止了,哼了一声回了屋。

不过陆少帆消化了一些记忆,知道二叔确实有些愧疚,当年婶婶怀上了,从坡上跌落,幸好是父亲经过,急忙将他及时送去了医院,否则命都保不住了。只是后来却导致无法再生育。二叔当年不清不楚,还错怪过父亲,以至于一段时间两人关系极度紧张,父亲每每提到此事就来气。

…………

新书期间,请多多支持,追读,收藏,谢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