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没有交集的误会
  • 带着农科院回1982
  • 我是阿凯
  • 2144字
  • 2022-05-07 09:26:10

“梁县长,你就这样答应这小子,万一……万一他考上了咋办?”宋世文担心道。

梁县长带着深意地笑了笑,“世文啊,真要考上了,我答应给他承包那些地,除了换来良种,还能留住他啊,你也不想想,现在分配回来一个大学生有多困难,他要是承包了山地,你说他能不回来吗?”

“再说了,规定是允许承包的,但是那片荒地却没人要,承包给他又有何妨?他家一旦承包了,他毕业能不回来吗?”

“嗯,确实如此,目前来说,县里山区干旱的荒地确实多,而且无法种植,如果他有能力改变,倒是一种方法。”宋世文说道。

梁县长说道:“我担心他一旦出去就不回来了,咱县里现在除了地贫,还缺人才啊。”

宋世文也有些无奈,却听梁县长继续说道:“对了,你家姑娘跟这小子一个班的吧?”

“嗯!”宋世文已经通过刘校长知道了陆少帆调到了一班,那当然是和自己女儿一个班。

“听这小子口气,似乎跟你姑娘很熟啊,有可能还是同桌,说不定……我看这小子能耐大着呢,世文啊,你不觉得是你接班的好料啊?哈哈!”梁县长大笑着走出了办公室。

“梁县长,这可不能乱开玩笑啊!”宋世文嘀咕着,可脑子里却浮现出陆少帆那消瘦俊朗的面容和那嬉皮笑脸的形象,不时又想到了自己女儿那俏皮霸道的样子。

“哎,我咋着魔了这是?”他摇了摇脑袋也离开了办公室。

陆少帆返回学校已经是第四节课过了15分钟,这节是物理课,刚好是班主任李厚升在班里进行一次小摸底。

“赶紧回座位答题。”李厚升从讲桌上拿着卷子递给你陆少帆。

副校长已经给李厚升说过陆少帆请假的事,虽然李厚升不太情愿,不过县长亲自出面,他也是无可奈何。

实际上李厚升也是有私心的,他将陆少帆搞到自己班里,确实是极为重视,去年整个学校也仅仅考上四个。

今年来说,情况有所好转,大学名额有所增加,但能考上多少,李厚升真的不敢想,但至少他认为陆少帆是十拿九稳的。

李厚升脑子里思索着,转着转着来到了陆少帆桌前。见他飞快的答着题,李厚升站了一会儿又走开了。

他看了看表,还剩7分钟就要下课了。

他返回了讲台,就在这时,却见陆少帆拿着卷子交了上去。

“答完了?”李厚升诧异的问道。

“嗯!”陆少帆嗯了一声回到了座位。

李厚升翻了翻卷子震惊不已,不过随后陆续有同学交卷了,他合上了卷子,望着陆少帆,还是不能理解。

同桌宋琪琪一幅见鬼的样子望了过来。

“你啥眼神?我长得帅也不用这般看我吧?”陆少帆油腔滑调蹦出了一句。

“看你个鬼!”宋琪琪扭头拿着卷子交卷了。

就在她返回座位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陆少帆,你请了两节课干嘛去了?”

就在这时放学铃声响了,陆少帆一边收拾书桌,一边说道:“我去见某人她爸!好像是什么农业局的局长,这人还说等回去要收拾他女儿。”

“他敢!”宋琪琪一急,出口就是俩字。紧接着又似乎觉得被骗了。

“等等,你别走,你去见我爸了?”宋琪琪疑惑地问。

“不是我想见他,是你爸要见我,还要我帮他忙,我看他一心为民,不忍心拒绝,再说了,也是为了国家做贡献,所以就勉为其难答应了。”

“切,少来,我爸需要你帮忙?我看呐,你嘴里就没一句实话。”宋琪琪当然不信了。

“不信拉倒,别挡我吃饭,你爸也太寒碜了,请我帮忙也不请我吃顿饭,可怜我还得回来吃学校的饭菜。”陆少帆边说边走出了教室。

“你站住,你说谁寒碜了?”宋琪琪追了出来,却已经不见了陆少帆的踪影,气得她直跺脚。

陆少帆冲下楼,却正好碰见了田莉。

原本两人已经没有任何交集了,但实际上陆少帆换班的前前后后,却给田莉带来了一种压抑的负罪感。

她曾经因为家境的原因,把陆少帆当作倾吐的对象,但在前一阵子就已经刻意的接近孙援军而忽略陆少帆。

因为自身的家境原因,思想上的早熟令田莉早早理解了婚姻家庭的概念,她有自知之明,自己根本不可能上大学,结婚生子才是她的正道。

田莉的这些想法,陆少帆一无所知,他只是通过重生前这具躯体的记忆而有所猜测。

“陆少帆,还你的书!”田莉夹着本书走过来,到了跟前顺手递了过来。

“哦?”陆少帆接过书,这是一本诗集,是高一时陆少帆在旧书摊上买的。

“谢谢你,对于我来说,也仅仅是在诗歌里得到一些慰籍罢了,其实它并不适合我。”

陆少帆听出田莉似乎有些伤感,他感觉可能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其实我也不喜欢,不切实际!喜欢这种朦胧美的人或许已经不在了吧。”陆少帆感叹的说道。

田莉并不理解陆少帆的含义,她找陆少帆只是还书,并且还有件重要的事情,当然对于陆少帆来说是无关的。

“我要退学了!明天就走。”田莉轻语,带着万般无奈。

“哎……”,陆少帆并不觉得意外,从他重生开始,就明白了田莉的处境,这个女孩注定是家庭的牺牲品。

“为了你家吧?其实也好!”陆少帆内心微沉。两人注定没有什么交集,他只能惋惜。

或许还有一点就是田莉自尊心极强,她认为考不上是丢脸的事,为了不让这种事发生,她临阵脱逃了,当然还要一些东西陆少帆是不知道的。

“算是吧!”田莉微愣,她没想到陆少帆那么冷静,而且猜到她的无奈,她没有做过多解释。

“你家的贫穷你能改变,我家的遭遇我只能承受,无力改变。这是我们的区别。但我等不到你的改变,再见了!”

田莉以为陆少帆对她有意,说出了一番抱歉的话。而且就在此刻,她似乎也轻松了许多。

陆少帆没有说话,虽然他跟田莉没有太多瓜葛和交集,而且他也明白田莉误会了,可毕竟陆少帆这个令他重生的载体多少还是对田莉有着朦胧的感情。

陆少帆看着田莉离开,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