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平淡的幸福
  • 带着农科院回1982
  • 我是阿凯
  • 2083字
  • 2022-05-01 14:00:32

下午临近四点,陆少帆才接完了所有树苗,顾北河本想请他去家里吃饭,不过被陆少帆拒绝了,他只好送陆少帆来到桥头。陆少帆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山路才回到家。

“少帆,你这一帮忙就是一天,功课不用复习了?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以后少整这些事了,啥事都等高考之后再说。”

陆裕民低沉地语气,看样子似乎是不太高兴,他正蹲在院子里劈着柴火。

“爸,我的成绩你就放心吧,这周的几次摸底,我都是第一。再说了,朋友果园那边的果树可不等人啊,一拖延的话说死就死的。”

“哥,你就吹吧,咱全家人都知道你成绩好,不过距离第一还差点吧?”陆少帆的话一出,就听见妹妹陆婷婷的声音在窑洞内传出。

“婷婷,你咋能这么说你哥呢,你要知道,优秀的人是从来都不炫耀的,你哥就属于这种人,明明是第一都不说出来。”

陆婷婷吐了吐舌头,做了个呕吐的动作。“呸,我同学说自己夸自己,长大没出息。我看呐,你就是在夸你自己,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母亲正铲着菜,晚上她炖的大白菜,做了些窝窝头,熬了些包谷榛子。

“行了,吃饭,你们兄妹俩别逗嘴了。”母亲将菜端了上来。

陆裕民劈完了柴,洗了把脸,从院子里走了进来。他端起榛子呼噜了几口放了下来。

“少帆啊,这周油田上又招工了,咱村支书的娃向阳、刘军,还有后山的几个娃都被招走了,我看不如你先去报个名,万一高考……说不定还能有个工作啥的。”

陆少帆一听父亲的话,笑了笑道:“爸,你还是不放心我高考啊?我打算就考林杨农业大学算了,离家近一些。到时毕业了分回来,到农业局去,不说局长吧,总也能弄个副局长当当。”

“哥,你咋又开始吹牛了,害不害臊?以前你可从来不吹牛,不理你了,我去看书了。”婷婷拿着书跑去了旁边一口窑洞。

“哎,我说的是事实啊!”陆少帆嘀咕着。

母亲收拾着碗筷,来到灶台前准备洗碗,一边笑着说:“少帆的成绩我清楚,有这个能力,妈信你!”

陆少帆也笑了,他知道母亲嘴上说的相信,可那笑容却出卖了自己。

“少帆,搞农业这几年虽然政策放宽了,但是自己承包不好搞啊,咱哪来的钱?再说了,现在村里的年轻娃都当工人去了,谁还在家种地啊。如果要按你说的,念农业大学,分到农业局,那好像是理科的,你不是分在文科班吗?你爹我虽然穷,但这个还是知道的,你就别搁着骗你爹了。”

“爸,你还不知道,因为我成绩突出,这周二已经换到了理科重点班了,二宝都知道这事。”

“对了,我同桌她老爹就是县农业局长。”陆少帆补充了一句。

“什么?换到理科重点班了?”周雅芝正洗着碗,听到陆少帆的话,突然停了下来。

她比陆裕民家境好,上到了小学毕业,因为年代的一些问题没办法继续上了,所以懂得东西更多一些,至少来说,因为儿子即将高考,她多少了解了一些。

她明白,在这个年代理科是更加吃香的,而且进了理科重点班也未必能考上,因为这个年代的大学实在太难考了,有的学校甚至还有预考。

周雅芝并不知道陆少帆的情况,她不想打击自己儿子,“哦,那就好,竟然能进理科班,妈看着你上大学。”

“妈,你就放心好了。”

周雅芝刷了刷锅,将刷锅水倒入铁桶里,里面还有刚才倒入的菜汤,她提着桶去了院子,准备混料喂猪。

陆少帆看着母亲离开,转身对着父亲说道:“爸,要我说,咱这里就是山里缺水,再往后其实就容易解决了,我回头搞个水泵。至于山头上向风处,可以种树啊,再套种西瓜,不一定非得种苞谷啊,咱可以换个思路。”

陆裕民想都没想立刻反驳了:“不种苞谷你吃啥?猪吃啥?”

陆少帆一听父亲的话有些无语,顿时一阵反胃,感觉刚刚喝下去的苞谷臻就要吐出。

虽然他知道,现在喂猪也就是去山里割的草用闸刀闸碎,再用刷锅水掺些玉米面。可一听父亲这没啥讲究的话,将他和猪放在一起,陆少帆还是有些郁闷。

“爸,瓜果可以卖钱,苞谷可以买,新的政策,咱要有新的思路,新的转变啊。”

陆裕民往烟管口里塞了些烟丝,火柴一划,猛地一吸,他吐了一口烟,烟雾缭绕。

“你今天去人家果园帮忙,受刺激了吧?很多事情没那么简单。你那个同学人家县城人,有钱有销路,咱有个屁啊!”

陆裕民往院子里走,陆少帆跟了出去,他明白父亲的顾虑太多,思想上,家境上都是他固守的包袱。

“爸,我说的不过是我的想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陆少帆知道没有办法说通父亲的,很多东西只能靠自己去努力。

“哎,你们大了,有能耐了,爸其实明白你的想法,只不过咱家的情况不允许,爸也没啥本事,所以希望你们悠着点,咱亏不起。”陆裕民低沉地说道。

陆少帆看到,父亲眼眶微微湿润,他一阵难受,心里突然堵得慌。

“咳!咳!”陆裕民猛地咳了几声。

周雅芝喂完猪,提着桶从猪圈回来,听见陆裕民咳嗽声,她停顿了一下,没说什么,又提着桶放了回去。

“爸!少抽点,你这年纪了得注意身体啊!。”陆少帆轻声说道,他能体会到母亲那一停顿的感觉。

“哎,老了,身体不如以前了。”

陆少帆望着父亲,突然想到今天白月梅的话,他明白,白月梅一定认识父亲,中间似乎有什么故事?不过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或者跟母亲认识?

陆少帆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八卦了,想那么多干嘛,至少现在这个家庭他还是满意的,穷是穷了些,可是有一个疼自己的母亲,有一个嘴硬心软的父亲,有事没事还能跟妹妹拌拌嘴,这种平淡的幸福至少比自己上一世成为孤儿强了太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