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太巧了

  • 带着农科院回1982
  • 我是阿凯
  • 2242字
  • 2022-05-01 13:58:57

“哥,拿回来了。”

顾北河停下车,拿着药粉来到果园内,见顾北山和他两个工友正蹲在地头抽着纸烟。

他叫道:“哥,你去我车上把柳条拿下来。”

“你不是去拿杀菌药粉了吗?咋整了这么多柳条回来干嘛?”顾北山打开车门,看后备箱塞满了柳条。6

“哦,是这样,小陆说这柳条用水泡几个小时,有助于生根。也不知道他哪学来的那么多知识,你说晓芸那丫头咋就没学到个啥呢。”

“行了,你就知足吧,你丫头不错了。”顾北山抱着一大捆柳条走了过来。

“这柳条放哪泡?”

顾北河看了看说:“不行放屋前那个蓄水池里吧,回头泡完了再清理。”

顾北山抱着柳条朝着屋子那边走去,顾北河则拿着药粉往一个大桶里倒,并加满了水。

“大勇,洋子,你俩在这挖条沟出来,把两边果树分开。”

“好嘞,北河哥!”

顾北河这边正按照陆少帆说的,开始挖沟,将病树和正常的果树分离。用杀菌药兑水,在等待了三个小时之后,和柳条浸泡的水混合起来,将每一棵果树都灌了根。

随后的数日里,顾北河可以说天天过来转转,似乎将陆少帆给的药是灵丹妙药,仿佛很快就会起死回生一般。

陆少帆这几日则过得相当休闲,上课纯属是混时间,拿着本书充样子,每次分心,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却正确无误,代课老师也是无语。

唯独只是数学老师特别的较真,她是个60岁的老教师,短卷的头发,门牙还掉了一颗,上次摸底陆少帆早交了20多分钟,她就不能理解,过后便格外关注陆少帆。

陆少帆每次上她的课就头疼,短短一周就被她谈了两次心,以至于一见她就躲。

好不容易混到了周末,周六一放学,陆少帆便急匆匆和梁二宝往家走。一路将近30里地,两人谈论的焦点都集中到了数学老师身上。

“我就说嘛,连你都想躲,更别说我了,你还好,换到一班才刚刚感受到漏一牙的关爱,可我已经足足两年了,悲惨啊!”

陆少帆边走边听,不过梁二宝的话他却不敢苟同,这个数学老师虽然爱较真,但教的确实好,责任心也强,陆少帆是因为重生前理科就有绝对的优势,而梁二宝要不是这个数学老师压迫下,估计现在已经可以完全废弃高考了。

“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有什么负担,在未来的一个多月里虚心接受漏一牙的良苦用心,呵呵。”

梁二宝大声说:“少帆,你得了吧,你都接受不了她那较真的劲儿,我更是难接受。”

“你错了,我是都会,嫌她啰嗦,咱俩的情况不同,所以没办法比。”

梁二宝想了想,似乎觉得有那么多点道理,他憋着一肚子话又无从反驳,于是蒙着头骑着车,两人骑了一个小时才回到家里。

……

周六晚上,顾晓芸的母亲白月梅从米脂郊区老家回到了原和县,当晚一家人吃完饭后,顾建文坐着个小木椅霸占着中央台,顾晓芸则拿着本书靠在炕边的木箱子旁。

白月梅一边刷洗着碗筷,一边问:“北河,你说的那个小陆,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

“哦?谁啊?”顾北河叼着根纸烟,掀开了半截帘子站在门口。

他们这房子是石窑,单位给盖的,在县城里算非常不错的房子,比土窑强多了,烧的煤都是单位的职工价,一吨40块,划算下来一斤2分钱。

“姓陆,你好好想想看,不会是忘了吧?”白月梅说道。

“姓陆?”顾北河努力的思考着,不过愣是没有一点思绪。

“你瞧你这记性,那周雅芝总该记得吧?”

白月梅一提到周雅芝,顾北河似乎觉得很耳熟,这个名字他怎么可能忘记呢?二十年前,当时当兵的顾北河是运输连的,一次运输任务时认识了白月梅,但时隔半年,家里又给他介绍了一个媳妇,那女人就是周雅芝,但因为有了白月梅,他写信回家拒绝了,事情一直拖到一年后他回家乡,见过周雅芝,在知道她其实心里也有人之后,心里的愧疚感才消失。

这事白月梅也知道,后来还打听过,知道周雅芝嫁给了一个姓陆的山里人。白月梅还因为此事笑话顾北河。

“原来是她,可这小陆……难道是她家娃?”顾北河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

“你想啊,山里这陆姓是个外姓,而且当年我打听过,只有两户,如果不出意外,我估计是没错中,如果见到那娃,我就能肯定了。”

其实周雅芝人长得漂亮,五官精致,家境在周围来说还算不错,白月梅因为好奇,也曾打听过,知道周雅芝嫁给了一个姓陆的,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还见过陆裕民一面,虽然时隔多年,但这种事,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记忆力还是很好的。

周六晚上,陆少帆就跟家里父母说明了情况,并告知了周末要去果园帮忙,不过隐去了某些东西,只是提及从书本里,电视上,报纸上学到了不少技术。虽然陆裕民有些疑惑,不过他毕竟是个农民,也没想那么多。

周日一大早,陆少帆就匆忙向着山外走去,绕了几十个弯,来到了出山口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走到桥头处等待顾北河,这在几天前就已经跟顾北河说好了。

不一会儿,顾北河开着一辆吉普车来到了桥头,这条河水不算多宽,大桥前前后后修过几次,山路更是狭窄,吉普车进山还是有些紧张。

“小陆啊,从山里走出来挺累吧?可惜这山路太窄,进车实在不方便。”

见到陆少帆之后,顾北河的语气明显更为可亲了。或许是因为知道了周雅芝的关系,顾北河觉得陆少帆看起来更亲了一些。

“顾叔哪里话,我也走习惯了,倒是顾叔大老远还得回单位开车再过来,挺麻烦的。”

车里,白月梅坐在前排副驾驶位上,仔细地打量着陆少帆。

“像,太像了,真的是她娃。”白月梅喃喃低语,她明白了,陆少帆一定是周雅芝的儿子。

陆少帆正要开车门,这才看到里面有人,他打开了后车门上了车。

“小陆啊,这是你姨,晓芸的母亲。”顾北河上了车,随口说道。

“阿姨好!”陆少帆眼神看着这个女人,眼睛很大,脸型圆润,五官精致,虽然岁月在其脸上留下了不少纹路,但难掩其曾经的美艳。

“原来顾晓芸长相都是遗传了她母亲的优良基因啊!”陆少帆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

家里装修,今天只有一章了,抱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