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章 苏玉重生
  • 我在诸天逆命
  • 雾海云山
  • 2495字
  • 2022-05-08 20:36:06

作为一个活了三十八岁的社会人,苏玉来自西北一个基本没有名声偏远贫困村庄,懂事之后就知道自己在这里没有任何希望,他一直在想办法摆脱困境。

在一次活动中,意外抓住机遇,被人资助。

接着经历了一系列自我奋斗-努力读书,进入一个不错的大学。

大学期间他面对身份各异的同学,父母皆亡的他觉悟了,在校期间一直在努力奋斗,借着大学时丰富的社团活动经历与把脸面抛弃的觉悟,再加上一叠证书,在这个南方城市里,一毕业就有了不错的起点。

经过一系列的卷与‘奋斗’与学习,在当了多年社畜打工人,撵转跳槽多个公司,最高时候做到了一个公司的高管。

前年好不容易有了足够的人脉,经历了一些事情,积累了足够的经验,终于脱离了高不成低不就的阶段,攒够了资本,一个人跑出来单干,开了个小公司,做起了咨询服务,与政府沟通办理一些证件,兼职猎头顺便帮人调查一些资料,虽然赚的不多,但生活总算有了盼头。

一直梦想想要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的他,公司开张后,这一年疯狂的接单,除了本职工作搜集一些行业数据,给几个熟悉的公司做数据分析,指导优化公司经营管理,给企业职工干部做培训;一边做侦探调查一下夫妻感情的证据,还要做服务给人做情感辅导,心理纾解。

忙忙碌碌直到这一年底终于开始有了足够的存款,让她顺利拿到了自己看中的一套房。

刚交完首付就赶上国家经济调整,银行那里住房贷款的政策收紧,前前后后忙了半年才下不来,也幸好他比较保守,有足够的存款不起剩余的贷款,最后总算是在这里扎根了。

本来以为自己的好日子要来了,眼看着房子装修好了,就准备搬家等着享福了,没想到就这么巧合,一次对合作公司人员培训工作中,意外就发生了。

当是情况很混乱,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就一拥而上,紧跟着就是被毫不留情的推到在地,一只只脚从身上踩过,苏玉反抗不能。

只能说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会塞牙缝,虽然救援及时,他到了医院之后也很快稳定了生命,但检查身体是意外发现得了癌症,晚期,已扩散。

长期不规律生活习惯,时长忍饥挨饿,让他脆弱的胃承受了难以忍受的压力以至于最终奔溃,得了癌症的绝症。

躺在病床上治疗的最后一段时间,他是痛苦且迷茫的,虽然治疗费用被合作伙伴承担了,但治疗过程是痛苦的。

最后失去意识之前,他的思绪纷乱,不受控制的出现了很多杂乱的念头,有恐惧有迷茫,有遗憾也有庆幸,也有终于结束了的解脱。

最后的念头,就是自己的房子和公司最后不知道会便宜了谁?新房子一天也没有住的遗憾;也庆幸他一直没有准备结婚,否则这刚结婚就死了就不知道遗产会便宜谁了。

最后,带着遗憾与惆怅陷入一片黑暗。

······

意识再度苏醒,整个人开始活跃时,整个人似乎被困什么地方,无法活动。

一片无尽的黑暗世界,周围是一片虚无的黑暗,永恒宁静,只有我身边的数寸范围内,有一层薄薄的脏脏的灰色,泛着诡异的光。

“咦?这是哪里?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怎么什么也没有?这里是做什么的?”

“我到底是谁?”

我是谁,我在那,我从哪里来,我要到那里去,人生终极大问浮现在脑海里,思维迷乱,混沌不清。

这里没有大小概念,没有空间,没办法分辨方向,更加没有冷热寒暑,人在这里也不需要呼吸,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周围一片虚无黑暗。

正在虚空醒来的意识,没有了喜悦、悲伤,也没有恐惧孤独与迷茫,黑暗的恐惧好像一成不变,这里似乎就是一个醒不来的噩梦,看不到任何前路与尽头。

黑暗好像要吞噬他一样,也幸好这段意识一直思考着问题,随着思维活动的进行,整个人周围的光微微亮了一点。

但对于这个世界,没有用。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黑暗的空间忽然出现一缕金色的光,温暖的光明唤醒了不知道沉浸在自我之中多久的人,本能让他不顾一切的开始追逐这道光明,疯狂的远着光明到来的方向奔跑。

心中划过一点触动,这就是喜悦吗?整个世界好像亮了起来,黑暗的虚空也变得亲切了。

不知道跑了多久,看到那一点亮光,这意识体不顾一切的扎了进去,光芒闪烁,又瞬间消失。

很快,一段记忆在他的心头浮现,无数的画面填鸭似的灌入他的意识之中。

这就像一场漫长的梦境,在那里他好像变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他的新好像高高的挂在天上,没有波动。

梦里的小孩,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出生,父母应该是特殊工作人员,每一段时间就会离开几天,回来都会带着一些东西,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缺少什么。

不过,这个世界确是不同,天空是黑色的,到处弥漫着雾气,远方的一切都看不真切,随着小孩长大,进入学校学习,他才知道这个世界在多年前就发生了异变,幸好当时国家获得了一盏灯,借助灯光的照耀,这个世界的人们驱逐黑暗,建立城市,维户生存环境,保存文明火种。

多年过去了,有一次父母离开后,母亲没有回来,有母亲家族的人带走了年纪虽小但已经觉醒天赋的弟弟妹妹,骨肉分离。

而父亲将他安排在偏远地区的国家抚养中心躲避仇家后,接着便付出巨大代价进入那方危险的模拟世界,从此之后渺无音讯再不见踪影。

随着长大,他知道了世界上有借着心灯可以前往其他世界的模拟者,也明白母亲是被困在模拟世界之中,父亲跟着去解救最后不知所踪。

初中之前,他有一个完整的家,父母都是正式模拟者,即便生活不宽裕,也可以卖本源点给国家换取生存资源,生活无忧,父母疼爱;而初中之后,开始一个人生活的原主,尽管生活还算安宁,但内心却饱受煎熬,疯狂地想念家人。

为了找到父母家人,努力压抑着心火,快疯了的少年在十八岁刚一成年,便立即进行了一次模拟,理所当然的失败了。

前不久高考之后进行的第一轮模拟,同样也是失败,最后失去了两次宝贵的模拟机会。

不甘心的他,确定自己最终也没有希望完成模拟人生,逆天改命通过考核,心一横,不要命的在家中启动了禁忌仪式,将自己的存在献祭给心灯,召唤一个人代替他完成试炼,找到父母亲人。

哦,那个少年叫苏玉。

在突然想起这个名字之后,原来影像中一直是背影的人忽然转身,微微稚嫩的面容意志却不容忽视,“你愿意代我找到父母吗?”

心灵虚空,有着相似面容两个一年幼,一成熟的人影相对而立,想起了所有的记忆,互相交换了情感的苏玉微笑着说:“当然,我也是苏玉。”

接着,两个身体同时迈步,化作了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五彩斑斓的光,如梦似幻,带着最纯净的祈愿合二为一,记忆长河翻腾翻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