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霸道女总裁江诗妃!

“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说两句又怎么了!”

“说他那也是为了他好,瞧他这吊儿郎当的模样,以后怎么管理那么大的公司啊,八成都得把他爸妈的心血败光了。”

见王永胜开口,朱丽雅又嘀咕说了两句,这才作罢。

对面,苏墨脸色已经彻底冷下来了,要不是老姐拉着,他恨不得直接把盘子甩过去。

亏你们还有脸说我父母的心血,这些年自己什么德行自己没数吗?

我呸!

苏墨强忍着坐了下来。

苏馨儿强挤出一抹笑容,给苏墨夹了一些狮子头。

“这可是你喜欢吃的,多吃点。”

苏墨长吐了一口气,夹着狮子头吃了起来,心想等江诗君来了再说。

饭桌上,气氛忽然间变得有些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

“陈启,听说你高考考了620多分,打算去哪所大学呀?”

开口说话的是朱永胜,作为庄稼人,他自然羡慕上大学,眼神熠熠生辉的。

“毕竟分数高嘛,一本的大学还是挺多的,我可以慢慢选嘛。”

陈启受用得意一笑,目光挑衅看向了苏墨。

“表弟,你可得加油了,要不然明年回来,我可早就叫你学弟啦。”

“差一届还好,要是差两届,那可让人笑死不可。”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苏墨眼睛微眯,手上两个粒子球忽然间射了出去。

嘟嘟嘟嘟~

陈启顿时眼睛泛白,剧烈痉挛抖动起来。

“儿子,你没事吧。”

“你可不要吓唬爸啊。”

这一下,可把两个人吓了个半死。

好在电量少,只是一时刺激,陈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电,这有电!!”

陈启惊恐离开了自己的座位,他身体现在还是麻了。

苏馨儿踢了踢苏墨,她自然清楚是苏墨干的,内心反而有些高兴,眼神都带着笑意。

苏墨不动声色继续吃着饭,一切都和他无关。

“服务员!”

“服务员!”

发生了这样的事,朱丽雅顿时暴跳如雷咆哮起来。

服务员匆匆跑了过来,“您好女士,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什么需要!!”

朱丽雅嘴里唾沫星子横飞,怒道:

“你还问我什么需要,我儿子刚才吃得好好的,突然被电得口吐白沫。”

“你们这是什么五星级酒店,安全设施这么差,居然还漏电!”

“我不管,你立马叫你们经理过来,我要投诉你们酒店!”

漏电?

服务员都不禁愣了愣神,感觉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漏电?

酒店漏电?

拜托!

他们这里可是五星级酒店!

除了墙上有电线,这地上桌上,不仅没有线路,多数还是绝缘的,怎么可能有电。

女士,您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

“我儿子都这样子,你和我说误会?!”

砰!

朱丽雅拍着桌子,宛如泼妇一般咆哮道:

“我告诉你,今天这事你不给解决,我立马去投诉你们酒店!”

“你个小小的服务生有个屁权利,现在立刻把你们经理叫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档次。”

“你…”

“快去呀!!”

服务员咬了咬牙,忍气吞声离开了这里。

“人来了没有?”

“这已经开始了!”

苏墨拿出手机,给江诗君发了短信过去。

“应该快了。”江诗君回道。

“什么叫应该快了,你还没到?”

“呃,不是我去的。”

“不会你爸来了吧?”苏墨惊愕道。

“噗嗤,你等着惊喜吧。”

苏墨,“……”。

我现在就挺惊的!!

看到朱丽雅和经理争执了起来,苏墨懒得管他们,继续吃着饭。

苏馨儿和老舅也只是象征性说了两句,就在一旁看戏了。

朱丽雅和陈明远二人得理不饶人,说着说着,已经破口大骂起来。

“什么用电保险,保险你妈!”

“你妈都在保险,你给你妈保险!”

“穿着西装你以为你了不起是吧,什么狗东西!”

“……”

经理也从未没见过这么样的泼妇,脸色都是青绿青绿的,死死咬着牙,恨不得冲上去揍他们一顿。

突然间,服务员跑了过来,对着经理说了什么,经理赶忙跑了出去。

“想跑是吧!”

朱丽雅气冲冲指着经理喊起了起来,“我告诉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要是不给我们一个完美的解释,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了。”

可惜,经理已经没影了,朱丽雅只得将气发在了服务员头上,后者敢怒不敢言,只能忍着。

踏踏踏~

一会儿,一大队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跑了进来。

动作整齐划一,两侧而立!

黑衣!

皮靴!

墨镜!

严酷的外表,无一不炸裂众人的眼球。

就连刚刚吆五喝六的朱丽雅看到这场景,也不由地一虚,心想是什么大人物来了。

只见红毯中央,一道美丽的倩影缓缓而来。

A字短裙搭配雪白的香风上衣,温雅的气质中带着一股凛冽的霸气。

水晶高跟鞋,鞋一步一步从保镖中间走来,强大的气场,已经压倒了一切。

“呃,没必要搞得这么浮夸吧。”

看到来人居然是江诗妃,苏墨也大感意外。

更让苏墨意外的是,江诗妃似乎换了个人似的。

这时的她,更像那个高冷学生会主席。

自信!

霸气!

冷酷!

让苏墨恨不得拍手称快。

接下来,可有好戏看了!

“怎么回事?”苏馨儿推了推苏墨。

“我哪里知道。”苏墨故作无辜回道。

苏馨儿有些狐疑,但也没有多问,直觉告诉她,这应该是苏墨弄得。

江诗妃双手插到裤兜里,冷声开口道:

“这里发生了什么?”

“二小姐…”经理赶忙将事情说了出来。

江诗妃眉头立马皱了起来。

她带着压迫的的语气问道,“直说吧,你们要多少赔偿?”

“少于十万,我们绝对不罢休!”

知道来人不简单,朱丽雅也不敢太荡起,压着声音喝道。

江诗妃冷酷着一张脸,淡定挥手道:

“经理,去取一百万过来给这位女士。”

众人:???

经理:???

朱丽雅一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