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情况不乐观!

木屋内。

江诗君揉着脑袋醒了过来,感觉昏昏沉沉的,意识不清。

“姐,你醒了。”

江诗妃面露惊喜,赶忙来到了床边。

“怎么回事,我怎么在…”

江诗君眉头深蹙,感觉浑身不舒坦,脑子浑浑噩噩的,记不起事来。

可突然一瞬间,她又记起了所有。

没谈过恋爱…

不辨是非…

回忆起了苏墨刚才羞辱她的话语,江诗君顿时咬牙切齿,额头青筋暴跳。

“苏墨,我和你没完!”

轰隆!

恐怖的怒吼声震得木屋都快散架了。

可惜,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传来,屋子静得渗人。

帘子悄无声息被掀开,白令雪面若寒霜走了进来,提醒道:

“下次你要是再动刀子,我可不是打晕你那么简单,你最好听清楚了。”

眼神中的冷意逐渐变成了杀意,犹如一阵刺骨的寒风袭来,让原本还要嘴硬的江诗君立马偃旗息鼓。

她…真的会…

江诗君内心猛地一颤,眼睛瞪大盯着白令雪,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可怕。

仿佛,她曾经杀过…咕噜…

白令雪没有理会江诗君。

对她而言,她可不在乎江诗君是谁,只要威胁到苏墨的安全,她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可恶!”

先被苏墨羞辱,此刻又被白令雪威胁,高傲的江诗君哪里能够咽下这口气,银牙都快咬碎了。

江诗妃好心开口道,“姐,这事你真的误会了。”

“你还在为他说话!!”

“你知道那臭小子怎么羞辱你姐的吗?!”

江诗君看着眼前的江诗君,只觉得伤心欲绝,眼睛委屈得都红了起来。

从小到大,她都没被人那样子骂过。

现在还是被自己妹妹的男朋友骂。

她这个当姐姐的,怎么能够咽下这口气啊!

“姐…”

江诗妃楚楚可怜地握住了江诗君的手,连忙将早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江诗君。

刹那间,江诗君整个人都恍惚了。

“所以,你是因为可怜那孩子才哭的?”

脸上满是错愕,江诗君内心忽然间感觉尴尬得要死。

也就是说,早上她是凑过去找骂的?

江诗妃点了点头,“苏墨现在对我很好的,虽然人有些坏,但他不怎么惹我生气。”

“爸给他的金卡,他也还给我了,姐,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会?”

emmm…

被这些苏墨的好话弄得想要发火的江诗君,可听到最后一句,她却愣了愣神。

自己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会?

回想起事情的整个经过。

她貌似确实夹杂了许多的个人情感。

出于对妹妹的关心,认为苏墨配不上诗妃,想要拆散他们。

后来又因为苏墨的轻蔑动了怒火,想要处处让他难堪。

甚至哪怕是苏墨拿到了帝都大学的名额,也一直这样。

能够让文斌平主动打招呼,并且拿到帝都大学两个名额的人,他真的配不上妹妹吗?

而且,他还把五十多亿的金卡还了回来,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嘛。

想到这些种种,江诗君忽然间感觉自己有些可笑。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报复心遮蔽了她的眼睛,以至于看不清事情的真相…

自己,就是他说的跳梁小丑吧…

“姐,你没事吧?”

眼见江诗君情况有些不对劲,江诗妃紧张得不行,生怕这事影响了她。

“我没事。”

江诗君默然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又开口了。

“早上事情,我承认是我鲁莽了。”

“但苏墨羞辱我的事,我不回就这么算了的。”

死死抿着嘴唇,江诗君一想到那些字眼,内心宛如刀割一般,眼睛不争气地又红了起来。

她江诗君,绝对不会就这么便宜了那混小子。

自己,可是诗妃的姐姐啊!

看到姐姐江诗君这样,江诗妃不仅不紧张,脸上反而笑了起来。

虽然她和苏墨还没有和解,但至少从态度上,她看到江诗君已经有了变化。

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处处刁难苏墨了。

说曹操曹操到,苏墨这时也打来了电话。

“诗妃,你让令雪做饭,我们这边有事,中午恐怕没办法回去了。”

“你们是去了医院是吧?”

“没错,这边还在检查,你们照顾好自己吧。”

停顿了两秒,苏墨有些不好意思问道:

“你姐姐她,醒了吧??”

呃…

见江诗君疯狂摇头,江诗妃只得违心道:

“她还在昏迷之中,我看着她呐。”

“那好吧,回头你和她说一声,就说我刚才说话的语气重了些,也让她反省反省自己。”

“好的好的,我会和她说的。”

没想到苏墨率先缓和关系,江诗妃不禁笑了起来,看了看还在生气的姐姐,更觉得有些小骄傲。

江诗妃蠕了蠕嘴,讨好道:“姐,你看吧,苏墨也不像是那么不讲情理的人。”

哼!

江诗君气得一声冷哼,懒得再理会江诗君。

咕噜噜~

这时,肚子忽然间不争气叫了起来。

江诗君脸色一红,她貌似还没有吃早饭呐,该死的苏墨。

“我去给你端早饭来!”

知道江诗妃气消了,江诗妃捂嘴一笑,连忙跑去厨房去了。

……

医院内,李青莲的父亲已经测过了CT。

不过,情况有些不容乐观。

“医生,到底怎么样,我爸才能够醒过来?”

李青莲死死拉着医生的手,声音中带着哭腔,听得医生也不忍。

“我们这里只是县级医院,做不了这么复杂的手术,也没有那么好的设备和医生。”

“我建议你们去省城和帝都,看看那边的医院有没有办法清除淤血。”

苏墨揉了揉李青莲的脑袋,直言问道:

“医生我想问问,到底要多好的医疗设备,才能够治好他?”

“这个不好说,病人体内的淤血和血管神经凝固在了一块,手术难度极大。”

“我只能这样说,就连现在最先进的达芬奇机器人都不一定能够成功。”

叹了一口气,医生无奈地离开了。

要是出事之前,病人拉来,手术难度会降低很多。

现在病这么久,淤血都凝固了,脑部手术风险太大,他也无能为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