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村长的神断!

要不是知道江诗君是关心江诗妃,才这样子处处针对自己…

要不然,苏墨早就直接怼过去了。

都说女人越大越稳重,他就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女人。

但这一次,心情不好的他已经忍无可忍。

你,只是诗妃的姐姐!

又不是老子的爸妈,凭什么在这里吆五喝六的事,真以为自己是谁啊!

苏墨寒着一张脸,怒问道:

“我问问你,你长过脑子吗?”

“像你这种没有谈过恋爱的女人,懂什么叫欺负吗?”

“诗妃是我女朋友,难道我们平时打情骂俏也不行吗?”

“是了,单身的你也许就见不得她比你先谈恋爱是吧?”

“我再问问你,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你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吗就在这里横加指责?”

“亏你还是江氏集团的总裁,连点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吗?”

苏墨脸色铁青,眼睛死死盯着江诗君,他早就不爽江诗妃这个姐姐。

太过偏执,总以为自己攀了诗妃的高枝,自己配不上她,处处对不起她。

他苏墨自问没欠江家什么,也没对诗妃如何得不好,一切都是她自以为是。

正好,他今天就把内心的不痛快说了出来。

论怼人,他苏墨就没怕过谁。

轰隆!

话一出,无异于地动轰鸣,江诗君顿时懵了。

没长脑子?

没谈恋爱?

是非不分?

宛如利箭射进胸口,将尊严彻底蹦灭,江诗君暴跳如雷,额头上青筋都冒了起来。

从小到大,她都没被人这般骂过!

从来没有!

啊啊啊!!!

“苏墨你个混蛋,我杀你!”

彻底奔溃的江诗君眼睛一红,竟然提起了桌上的菜刀,向着苏墨冲了过来。

“苏墨,快让开!”

苏馨儿大惊失色,飞快挡在了苏墨的前面,把后者都给吓了一跳。

苏墨赶忙将苏馨儿推到一边,手掌开始发力,准备启动多功能手表护掌。

砰!

突然间,沉闷的声音响起。

原本要冲过来江诗君脚步一个踉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下栽倒,一只手臂急忙扶住了她。

定睛看去,只见江诗君已经昏迷失去了意识。

而出手之人,正是白令雪。

同一时间,三人都是狠狠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

苏馨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气道:

“她怎么这样禁不起说啊,居然还拿刀子,我就没见过这么冲动的女人,哼!”

虽然她承认苏墨话是重了,但也觉得江诗君一路上的态度实在太不友好,典型地在针对苏墨。

再怎么说,也不能拿刀啊。

况且,早上苏墨又没欺负诗妃,是那丫头情不自禁才哭的。

这诗妃的姐姐确实胡搅蛮缠。

踏踏踏~

厨房的动静,也吸引到了江诗妃的注意。

“姐…”

她快步走了过来,扶着昏迷的姐姐,看着苏墨的眼神透着委屈和可怜的怨念,不知道是在怪谁。

刚才的声音很大,她也听到了,知道她姐和苏墨因为误会而起了冲突。

一个是关心自己的姐姐,一个是无辜的心上人,她也不知道该怪谁。

苏墨叹息道,“你姐没事,令雪只是将她打晕了。”

苏馨儿无奈道,“诗妃,你先带着她回房休息吧,你姐刚才都动刀了,吓死我们了。”

刀?

江诗妃内心猛地一颤,目光注意到白令雪手里的刀,脸色唰得白了下来。

她看了看苏墨几人,见没有事这才放心下来,愧疚地看了看苏墨,她扶着江诗君回房去了。

闹剧,也终于告一段落。

“客人们,你们在家吗??”

听到门外响起了村长的声音,苏墨赶忙走了出去。

那是一个身穿老旧白条纹衬衫的老者,梳着三七分,看模样估计已经七十多岁,身子骨倒还算是硬朗。

从姿态气质上,苏墨可以断定,这村长以前一定是上过学的。

“村长你好,还没吃早饭吧,我们准备了一些…”

苏墨打招呼的话还没说完,村长就摆手打断了他,咯咯似的声音说道:

“人老了,记得事情太多,哪里睡得着,我天还没亮就起了,早饭也早就吃了。”

苏墨也知道老人家的身体,笑着点了点头,将老人家给迎了进来。

进了门,老人家抬眼看了房子,“这屋子是老房子改造过来的,要是有什么住的不习惯的,你们随时说。”

“还挺好的。”

随意和村长聊了聊,苏墨随即将话题引到了李青莲家里的事。

“村长,那个采石场的老板这么多年都没抓住吗?”

“要是抓住了,青莲家也不可能过得这么苦。”

“那没良心的畜生,看他后代能怎么好!”

村长气得跺了跺自己房间拐杖,眼里的怒火蹭蹭直冒。

苏墨暗自记下了这事,打算回去再好好调察一下这件事。

“村长,那李青莲的父亲,曾经去医院看过对吧?”

“看过,听说需要把脑阔打开,这可要不少钱啊!”

村长语气微微有些滞缓,小心的眼神似乎生怕说出价格把苏墨给吓跑了。

苏墨宽心说道,“钱倒是没事,能够治好就行。”

村长眼里透着一丝亮光,似在为谁而高兴。

“村长,一起吃点早饭吧。”

温暖的声音响起,苏馨儿端着早餐走了过来,白令雪跟在了后面。

“两个女娃子长得真乖,这个是你女朋友对吧?”

村长眼前一亮,有些羡慕地指着苏馨儿问道。

“不是啦。”

苏墨讪笑着直摇头,村长却是不做了,皱着眉说道:

“不可能啊,我看这女娃子的面容,面容饱满,秀气内藏,和你简直是天作之合,而且看你的眼神也格外亲密,怎么可能不是你女朋友啊?”

噗~

苏墨忍不住笑喷了,苏馨儿也闹了个大红脸。

“村长,你以前给人算命应该没怎么准过吧。”

苏墨吐槽了一句,指着苏馨儿笑说道:

“她叫苏馨儿,是我亲姐,什么天作之合,这可不能乱说的。”

呃…

这话一出,村长也显得尴尬起来,挠了挠脸蛋,心想不可能呀,自己怎么可能看错。

上次自己老眼昏花,也就算错了王二狗他家狗下崽的时间而已。

这次这么近,没道理呀。

要是知道村长在想什么,苏墨定然会无奈捂脸。

还说自己没错,连这看着大肚子的都能算错,更别说看人脸了。

看到诗妃出来,苏墨也善意地给村长介绍了一下人。

一听这才是苏墨的女朋友,村长立马来劲了,赞叹道:

“这小姑娘长得白白净净的,就是身子骨差了些,不过生出来的孩子,那一定是大胖小子。”

咳咳…

苏墨忍不住咳嗽起来,这都什么和什么呀,江诗妃更是羞愤欲死,就差拿布遮住脸了。

苏墨也算是看明白了,老人家在捡着好话说,算是对他们的一点祝愿吧。

匆匆吃了早饭,苏墨让诗妃在家里照顾着江诗君,自己则是和老姐去青莲家里看看。

见诗妃拿的礼物一条白裙,苏墨让她换了一条深色的裙子过来。

苏墨和苏馨儿又带了一些冰箱里面的瓜果和牛奶,算是一些小心意吧。

坑坑洼洼光滑的石板路一上一下,并不好走。

清晨家家户户都已经起床,有的在洗脸,有的在喝着粥,见到村长都热情地问候吃了没,算是一种小习俗吧。

至于对于苏墨这些外乡人,他们并没有多少惊讶。

溪水村开发旅游已经一年多了,他们见过很多外来的人。

毕竟给村子带来了实质性的收入,所以对于苏墨他们还是很友好的。

“村长,李青莲家里在那边山脚下吗?”

苏墨指着青郁岭下,入眼处都是一些老旧的房子,有的是红砖,有的是灰砖木楼,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听出了苏墨这话的意思,村长解释道:

“那里都是村子里的老房子,很多人都不住了。”

“青莲家也在外面建了房子,只不过家里出了事后,房子就被她妈卖了,唉…”

说到最后,村长叹息声里待着满腔的怒火。

显然,这卖房子的钱,恐怕也被她妈给卷跑了。

老人家说起伤心事,总是感同身受,忍不住酸红了眼。

苏墨没有继续多问下去,虽然走得慢,但总算是来到了李青莲家里。

灰砖半楼的房子虽然老旧,但也不是特别破败,还能够住人。

里里外外打扫得特别干净,就是东西少了些,电视这些都没有。

“莲娃子,你在家吗?”

村长挺了挺身子,尽量加大了自己苍老的声音,对着屋子喊道。

“村长爷爷,我在家!”

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铛铛铛一道人影跑了出来,正是李青莲。

“村长爷爷,你吃了吗?”

李青莲满脸和煦的笑容和村长打起招呼,随即来到他的身旁搀扶住了他。

村长摆了摆手,拉着对向苏墨二人。

“怎么样,还认得我吗?”苏墨温柔问道。

“你…”

李青莲一怔,立马想了起来,惊喜道:

“你是住在那里的客人对吧,我刚才还给你送菜去呐。”

或许是赚了钱,小姑娘家脸上总是笑嘻嘻的,好不欢愉。

苏墨笑着连连点头,苏馨儿看着面前的丫头,也格外的亲切和喜欢。

村长语重心长提醒道:“莲娃子,他们来你家,是想看看你爸的情况。”

“他们呀,说是想帮你爸看看病。”

看病?

李青莲脸色微微一颤,笑容连忙收敛了起来,凄笑说道:

“村长爷爷,你应该知道,我拿不出那么多钱给我爸治病的。”

眼看李青莲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村长也是急了,正欲开口时,苏馨儿却是蹲了下来。

“没事的,姐姐我出钱就行了,到时候你爸好了,再把钱还给姐姐就行了。”

替李青莲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苏馨儿脸上浮现出温暖沁人的笑容,仿佛一位母亲爱惜孩子一般。

李青莲眼波微微颤抖,眼泪又溢了出来,她嗯的点了点头,很重很重。

心疼揉了揉李青莲脑袋瓜,苏馨儿提议道:“带我们去看看你爸爸吧。”

李青莲拉着苏馨儿就要进屋,想到村长爷爷行动不便,又走了过来。

村长赶忙挥手,“你去吧去吧,老头子我在这里坐一会就行,这路走得我有些腰酸背痛了。”

见状,李青莲给村长爷爷端了一个高椅子过来,这才带着苏墨几人进了屋。

屋里有些昏暗,估计是没开灯的缘故。

穿过正堂,苏墨几人来到了一处小屋。

透过帘缝,苏墨已经看到了一个躺在床上的人影。

男人长得很普通,颧骨平开,双靥有些下陷,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

在他的鼻子上,还插着一根管子,旁边还有一个果汁机样式的东西。

进了屋,一股淡淡的臭味立马涌进了鼻腔,苏墨和苏馨儿下意识皱了皱眉。

“不好意思,让我收拾一下。”

李青莲也看到那些臭事物,小姑娘意识到不好,赶忙将盆子给带了出去。

没在意这些,苏墨来到了窗边,观看起了男人的状态。

虽然男人留着头发,但苏墨还是可以看到他头上有些凹陷。

苏墨又看了看眼球,里面的血丝很浓,应该是血脉有些不通。

“怎么样?”苏馨儿惊讶苏墨居然还会看病,连忙问道。

苏墨摇了摇头,“用眼睛看不出任何名堂,还得借助医疗设备才行。”

哪怕是再有知识,他只能通过眼睛判断个大概,应该是大脑受损,里面还有淤血堵塞,造成男人的植物人状态。

苏馨儿没有气馁,“还是先去医院吧,我打电话让救护车过来。”

“嗯。”

苏墨点了点头,他也要借助医院的设备才能做出判断。

李青莲回来后,苏墨也将情况和她说了一遍,要去医院才行。

对此,李青莲似乎早就有所准备,她也知道会欠下苏墨他们的钱,但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她还是毅然答应了下来。

要是不行,大不了以后她做牛做马报答他们,也好过让父亲这样一直受罪。

过了半个多小时,救护车遥遥晃晃来到了村子,由于路不好走,车子陷了进去。

还好村民们听到有人要帮青莲家治病,村子老壮人力都跑过来,硬是将救护车推到了山脚老宅这边。

很快,救护车载着病人和家属离开了村子。

同行的,还有苏墨和苏馨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