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缘何疾苦总寻善人!

“馨儿姐,你们在说谁呢?”

娇滴滴带着点慵懒的声音响起,江诗妃穿着单薄的睡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刚才有个女孩来给我们送东西,我们正在说她呐。”

眼见江诗妃发问,苏馨儿便又将事情给她说了一遍。

听到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把东西送过来,江诗妃内心也很是惊异。

她听说集市在四公里以外的地方,现在才早上不到七点…

一个十五岁的姑娘,那她得起多早才能够把东西买齐,并且再给他们送过来啊。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估计家里有什么难事吧。”

苏墨叹息说道。

尤其是想到对方询问钱时小心翼翼的模样,苏墨更是觉得难受。

几块钱,她都要这么小心询问,生怕自己的劳动不值那么多钱。

可想而知,对方家里的情况并不乐观。

尤其是一个天真阳光的小姑娘,却在为生活而奔波,苏墨内心总感觉有根刺似的。

虽然他现在衣食无忧,但他前世家境不算好,自然明白对方家里一定是有什么难处。

要不然谁家会让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孩子,五六点钟起来干活?

苏馨儿提醒道,“苏墨,你问问村长吧。”

闻言,苏墨眼前顿时一亮,既然村长让她来送东西,那绝对是怜惜这女孩,好让她赚点钱。

也就是说,村长极其了解对方家里的处境的。

“姐,那你去准备早餐,我打电话问问。”

苏墨提议道。

“行,这时候就知道使唤你老姐了是吧?”

苏馨儿没好气丢下一句话,主动去了厨房。

“馨儿姐,我来帮你。”

在苏墨眼神示意下,江诗妃立马反应过来,快步跟了上去。

这边,苏墨打通了村长的电话。

“哦,你问青莲啊。”

“怎么了,小姑娘不懂事,要是得罪了你们,你们多担待一些啊。”

“没有,我想问问她是什么情况,怎么这么早就出来送东西了?”

村长明显松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哎,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有点难处,要不是得了些旅游的收入,以前的日子大家伙更加难熬。”

“你说青莲啊,也是个可怜儿,她爸躺在床上起不来,她老妈人没了影,小姑娘年纪轻轻就忙里忙外。”

“她人倒是善良,任劳任怨,最后村里人看她可怜,就各自凑了些让他念书,这么小的孩子,总不能大字不识几个吧。”

“这份买菜的工作,还是我求着他们让给那娃娃的,客人们要是觉得还行,多给个几块跑腿钱,就当老头子我谢谢你们了。”

越说越无奈,村长忍不住抹起了眼泪,心疼这孩子摊上了这么个家。

但欣慰的是,这孩子硬生生挺了过来。

家里没有垮下,她也没让大家伙看扁了。

小姑娘家家,确实不容易啊…

听闻,苏墨内心也满是酸楚,怪不得几块钱她都感觉不少。

恐怕从小时候开始,她就没见过太多的钱,帮忙买菜也赚不了多少钱。

毕竟村里人卖菜买菜的老人家一毛两毛都要计较,不可能给他太多钱。

至于游客,苏墨注意到了她推车的大袋子,估计只有三家游客。

也就是说,她只能够赚十几块钱左右。

“这傻丫头,钱说多点谁会和你讨价还价啊!”

想到刚才那个乐观开朗的身影,苏墨很难相信这是她该有的家境。

要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沉默寡言,变得更加孤僻了。

“村长,她父亲是什么情况?”

苏墨连忙问道,既然遇到了,自然要帮帮忙,那女孩还有大把的未来在等着啊。

尤其是,那个女孩那般单纯善良…

“听说是帮人采石砸了脑袋,老板跑路没钱给治,现在也只能躺在床上等死了。”

村长连连叹息,他这把老骨头是没有丝毫办法,他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了。

苏墨却是眼前一亮,既然是植物人,这病或许还可以治疗。

“村长,你看待会能够带我去她家看看吗?”

“可以可以,我待会就过来。”

村长马不停蹄答应了下来,老人精的他哪里不明白苏墨这话是什么意思,心想世上还是好人多呀。

唉,苏墨摇了摇头,来到厨房将李青莲的事给几人说了。

厨房内,陷入了短暂的死寂。

苏馨儿眼睛有些发红,不容置疑开口道:

“弟,我们出钱给他爸治病吧。”

“你不说我也会这样做的。”

苏墨毅然点了点头,失去父母的他们更见不得这样的情形。

“那咱们待会一起去看看她吧。”

江诗妃揉了揉酸红的眼眸,从小无忧无虑的她,很少听说这样的事。

一想到李青莲那么小的年纪却要,她泪水忍不住泛了起来…

知道江诗妃心底也善良,苏墨满意地揉了揉她的脑袋,温柔说道:

“诗妃,你选一些礼物带过去吧。”

“我现在就去。”

江诗妃没有任何犹豫,小跑着去了自己的房间。

厨房内,苏馨儿也无心继续做早餐,匆匆弄了几个煎鸡蛋,搭配面包凑活算了。

回到卧室的江诗妃,开始翻箱倒柜起来,思索着给带点什么礼物。

可这她出来,只带了衣服和化妆品之类的。

化妆品?

不不不!

也许她从来没用过,但她绝对不稀罕这东西。

这里的村民,谁在乎化妆啊~

或许对她,又像是一种讽刺。

江诗妃想了想,还是拿了一条干净的裙子出来。

“诗妃,你怎么了?”

注意到妹妹江诗妃红红的眼睛,江诗君眉头一挑,眼中隐隐浮现出怒火。

“没…没什么。”

江诗妃擦了擦眼睛,伤心的她强挤出了一个别扭的笑容。

看到江诗妃这般委屈自己,不明白事情来龙去脉的江诗君立马怒了,扭头冲着厨房杀了过去。

“苏墨,你真敢欺负我妹妹啊,啊!”

“别以为你有手段,让我爸妈认可了你,你就可以仗着诗妃喜欢你肆无忌惮欺负她。”

“我告诉你,她不是你的发泄品,我们江家也不会任你胡来!”

江诗君冲进了厨房,二话不说对着苏墨就教训起来,愤怒的语气丝毫不客气。

霎时间,苏墨脸色阴沉了下来,本就心情不好的他,面对江诗君的无端谩骂,他岂能忍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