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股权金卡,五十亿!

问是问不出来的。

见江毅仁他们离开,苏墨拦住了要回房的江诗君。

“喂,话说这卡到底是什么来历,看你难受的模样,还以为你吃了苍蝇呐。”

“你才吃了苍蝇!”

江诗君粉拳紧握,气呼呼冷哼了一声。

她眼睛死死盯着苏墨手里的金卡,恨不得立马抢过来。

苏墨“不着痕迹”(当面)地将卡收了起来,满是好奇问道:

“说说吧,万一把这卡弄没了,我可赔不起。”

“你敢!”

江诗君脸色铁青瞪着苏墨,似乎真的怕他把卡片给弄丢了,便像他讲起了卡片的来历。

原来这卡不仅仅是代表vip,还代表着集团的股权,拥有江氏集团任何每家产业5%的股权。

注意!

是每一家!

也就是说,这张卡代表着江氏集团5%的股权。

江家在江氏集团的股权,也不过40%。

平均继承下来,她和妹妹江诗妃每人也就是20%。

别看5%数字不高。

但这可是拿了妹妹江诗妃1/4的股权,江诗君怎么可能不生气。

毕竟,他们只是男女关系,连订婚都没有…

父母就送了这么昂贵的礼物给苏墨,万一以后这家伙拿钱跑路,那江家…

听明白解释,苏墨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江家可是号称千亿资产。

换句话说,这张卡至少值五十个亿!

五十个亿!

苏墨不禁暗自咋舌,心想江毅仁真不怕自己拿着卡跑路呀,就这么就给了自己?

“你最好对诗妃好一些,要是你敢欺负她,我饶不了你。”

江诗君冷着一张脸离开了,看方向应该是去找江毅仁去了。

苏墨看了看手里的卡片,扭头进了江诗妃的房间。

见苏墨回来,江诗妃忘却了刚才的尴尬,邀功地指着自己的小箱子:

“我只带了这些东西,这样可以了吧?”

衣服和一些化妆品…

苏墨匆匆瞥了一眼,并没有在意,随即将金卡拿了出来。

看到金卡,江诗妃脸色忽地大变,立马伸手遮掩起来,提心吊胆看着苏墨。

“这东西,你从哪里拿的?”

江诗妃内心满是后怕,这可是他们家的股权金卡,这要是被发现了,爸妈他们该怎么看苏墨呀。

苏墨气笑回道,“什么叫从哪里拿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嗯?

苏墨解释道,“这是你爸妈刚才给我的,说是好让我们能放心去你家产业。”

“发觉不对劲,我就去问了问你姐姐,没想到这金卡这么贵重,所以还是还给你吧。”

“给我?”

江诗妃看了看手里的金卡,满是不敢相信看着苏墨,内心忽然间甜得不行,直冒粉色的泡泡。

这可是江家的金卡啊,爸妈都舍得拿出来给这家伙…

而苏墨,又给了自己。

这不就像爸妈给他的私房钱,然后这家伙又交给了自己嘛。

这么一想,江诗妃更加甜得不行,俏脸笑得和花似的。

“嗯,那我先收着,等你需要再找我拿吧。”

“拿什么拿,这可是你家的钱!”

苏墨气笑地揉起了江诗妃的后脑勺,这丫头也太乖巧了,弄得自己欺负她都有点罪恶感。

江诗妃脸色微红,满脸甜蜜地看了看苏墨,忽然间上前来,玉手缓缓搂住了苏墨的腰。

呃~

沁人的芳香袭来,苏墨被软绵的气泡包裹,只感觉自己侵入骨髓的舒爽。

一瞬间,仿佛登上了天堂。

玲珑有致的娇躯紧紧靠着,苏墨甚至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有多么软绵诱人。

虽然不算丰满,但却胜在轻盈。

微微愣神后,苏墨下意识搂住了江诗妃盈盈不可一握的腰肢,贪婪着吸吮着她的娇美气息。

刹那间,房间里寂静得有些可怕。

只剩下两个人的心跳声,越来越响。

脸蛋,也变得越来越烫,仿佛烧着了似的。

苏墨也不禁心猿意马起来。

“你是喜欢黑色的,还是白色的?”

弱弱的声音响起,苏墨低头看去,只见江诗妃缩在自己怀里,脸色滚烫通红,双目迷蒙含春。

“什么黑色还是白色?”

苏墨好奇问道。

“丝袜呀,到时候我穿给你看,怎么样?”

弱弱的声音宛如黄鹂一般,略显清纯但却格外诱人,哪怕是苏墨也有些受不了。

嗯~

江诗妃小嘴一声轻吟,似乎发现了什么,宛如受惊的小兔一般,立马从苏墨的怀里逃了出来。

美眸羞赧欲死瞥了苏墨一眼,江诗妃只觉得脸蛋快要烧化了,心脏砰砰乱跳个不停。

这家伙,太坏啦!

“咳咳…”

苏墨脸色也是尴尬地不行,“这可是你自己诱惑我的,怪不了我。”

“我要是没反应,那我还是男人嘛。”

“你还说!”

江诗妃小脸羞煞煞的,立马又将脸蛋撇了回去,心乱如麻,身体宛如火炉一般。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你再收拾收拾吧…”

苏墨回了一句,随即坐在了沙发上,心有杂念地玩起了手机。

江诗妃羞得也不搭话,默默收拾着自己已经收拾好的东西。

“这家伙,没事找事是吧?”

看到聊天群的情况,苏墨脸色也冷了下来,果然是王如海这家伙在打什么算盘。

既然你撕破脸皮,那我也不惯着你啦!

苏墨直接回道:

“王如海,你什么心思就不用我说了。”

“小爷也没空在这里和你玩什么过家家,你要是想彰显自己的优越感,那你请便,毕竟谁不想看一个跳梁小丑在这里蹦跶呐?”

“还有,诗妃现在是我女朋友,自己算哪根葱,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轰!!

苏墨这话一出,聊天群刹那间寂静下来。

所有人此刻也明白过来,内心对王如海的举动不耻。

别墅内。

王如海看着聊天群,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宛如快要爆炸的炸药一般,脸色黑得下人。

“苏墨你个杂种,老子和你没完!”

暴虐的怒吼声在别墅响起,把仆人们吓了一跳。

随之而来。

瓶瓶罐罐破碎的声音,宛如一把刀子刺在众人的心脏更让他们心惊胆战,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