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全国排名前二十,留下!

“苏墨,你快过来,我这办公室都快打起来了。”

“还能是谁啊,那些招生办的。”

“疯了,他们都疯了呀!”

“你最好快点过来,要不然真要出事啊!”

厕所里,陈启宏着急忙慌地和苏墨打着电话,额头上满是汗水。

他就一个市重点高中的校长,哪里见过招生办全武行的场面啊。

要是再不过来,这里真特么要打起来了。

出租车上,苏墨听着校长那恐慌的语气,也是惊讶得不行。

现场到底什么情况,能够让陈启宏都快喊救命了。

“咳咳,校长,我马上到,你先自己应付吧。”

回了一句,苏墨挂断了电话,随即催促司机师傅快一点。

唉~

收起了手机,陈启宏无奈离开了厕所,随即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此刻,办公室早已经人满为患。

一路上,陈启宏尽是赔笑。

左边,年轻的女老师,交通大学的…

右边,留着长胡子的,江大的。

这位,仪表堂堂的男老师,南大的。

这边,正打着电话的,貌似是帝师大的。

……

帝都大学,金陵大学,华工大…

笑得嘴都快僵硬了,陈启宏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如坐针毡。

整个办公室,气氛出奇的微妙。

没有一个开口说话,哪怕是正在打电话的,他的声音也弱得可怜。

大家都各自盯着其他人,眼里带着不善和敌意。

压抑!

沉闷!

死寂!

仿佛萨拉热窝的火药桶,一点就要爆炸。

陈启宏咽了咽唾沫,埋着头浏览自己的文件。

他生怕开口就窜火,到时候他这办公室都保不住。

当校长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名牌大学的招生老师。

原本应该是全校同庆的大好事,此刻他却是哭笑不得,如履薄冰,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应该难受。

很快,正主来了。

陈启宏这才松了一口气。

“苏墨,你来得正好,来来来,这些老师都是来找你的。”

宛如看到了救星,陈启宏眼睛都红了,拉着他按在了自己的椅子上,随即默默退到了门口。

陈启宏:你们聊吧,让我安安静静打个酱油!

自苏墨一进来,刘毅这些人的眼睛便没有移开半步。

看着苏墨落座,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刹那间,仿佛奔溃的大堤,一下子涌了上来。

“干什么,推什么推!”

“妈的,你们想先抢人,问过其他人没有?”

“苏墨,我是金陵大学的,可以特招你到金陵大学入读!”

“金陵你大爷啊,自己什么等级,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老子帝都大学的,你们争个屁啊!”

“帝都了不起是吧,谁怕你似的。”

“……”

办公室仿佛成了菜市场。

众人你推我挤,都想占据一个靠近苏墨的好位置。

一进来,苏墨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你大爷的!

这么多大学!

老子又不是今年的状元!

你们抢什么抢啊!

苏墨没有一丁点的高兴,反而有些心惊胆战。

妈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时候高考零分成了抢手货啦!?

心烦意乱,苏墨直接站了起来,怒道:

“都给我安静一下!”

唰!

众人立马安静了下来,呆呆看着苏墨。

一些拉拉扯扯的老师,也松开了彼此的手,整理起了自己衣服,恢复了仪表堂堂的模样。

环顾众人,苏墨最后目光盯在了帝都大学刘毅身上,问道:

“你们,都知道我高考没考的事吧?”

刘毅等人不假思索点了点头。

“谁和你们说的?”

苏墨眼睛眯了起来,内心恨不得把那人抓出来,左一巴掌右一巴掌。

他敢肯定绝对不是陈启宏说的,都还没出分,没这个顺序。

特喵的,绝对是有人在背后嚼老子舌根子。

气啊!

咳咳…

咳咳…

办公室响起了咳嗽声,众人不约而同将目光看向了帝都大学刘毅。

靠!

这时候知道我是你们老大哥啦!

刘毅咳了咳,说道:“学校方面已经和我打过招呼,说是特招你进入自强物理研究班,具体的信息我也不是很清楚。”

物理?

为啥是物理啊?

一些信息更加模糊的招生老师眉头紧皱,他们记得苏墨貌似是文科班的吧。

如李明辉等人,则是认可地点起了头,这和他们得到的指示差不多。

物理?

“你们稍等一下!”

苏墨咬着牙,快步离开了办公室,回头立马就给物理研究所打了电话过去。

特么的!

我说谁出卖了我,感情是你们这群家伙啊!

“周老,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二十多个大学跑到我们学校来,说是要特招我,还是物理什么班。”

“你们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是我是吧?”

苏墨越说越气,就差掐人中来延长生命了。

他千辛万苦隐藏身份,在食堂吃饭都带着口罩的。

好家伙,这刚从研究所出来,就被你们卖了,有这么干事的?

“二十个?”

电话那头,周老立马开始摇头,“不可能啊,老头子我就和帝都大学的校长提了提,让他特招你进去。”

“不能因为新元素的事耽误你学业不是,除此之外,我也没告诉其他人啊。”

他是知道苏墨隐藏身份的,所以和帝都大学校长说时,只说发现了一个好苗子,让他想办法把人弄到帝都大学来。

其他的机密,他可是只字未提啊。

不对!

似乎想到了什么,周唯可瞪着老眼看向了正在探讨的杨老等人,脸上满是惊恐。

“这群家伙,不会都和我想的事一样的吧?”

嘶~

周唯可刹那间懵了,他们真是好心办了坏事啊

“我真的,很想当面谢谢你们!”

咬牙切齿憋出一句话,苏墨立马挂断了电话,不用想他都清楚怎么回事。

都是千年的狐狸,谁和谁玩聊斋啊。

几个人全特么尿一个壶里了,最后受苦受难成了他,呜呜呜~

揉了揉脑袋,苏墨扭头又回到了办公室,直截了当喝道:

“全国排名前二十学校,留下!”

“能够拿出两个入学名额的,留下!”

霸气,侧漏!

一高校长陈启宏都看呆了。

他感觉,他在看一个高考状元装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