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靠!被演了!

噔噔噔~

江家,急促的高跟鞋踩踏声响起。

一身粉色上衣,穿着A字短裙的江诗君匆匆赶了回来。

“诗妃那丫头到底怎么回事,高考居然交白卷,这像什么话呀!”

还没进门,江诗君怒其不争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只见她秀美的脸蛋铁青,一双丹凤眼隐隐看得到火焰在燃烧。

他们江家只有她和妹妹两个女儿,她身上的担子很重,平日里对江诗妃这个妹妹也异常得好,希望她能够有出息。

江诗妃也没让她失望,成绩异常优秀,一直都是年纪第一。

可以说,考入帝都大学几乎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没想到她出差一趟,家里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失望透顶的她会议没开完就跑了回来。

客厅内,苏墨刚刚把江诗妃送回来,有说有笑的氛围立马被打破了。

呃…

瞧着寒霜满面,煞气腾腾的江诗君,苏墨脸色异常的尴尬,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诗君,你回来了,刚才我们还在念叨你呢,真是不禁说啊。”

念雅容笑着连忙招手,意图缓解气氛的尴尬。

唰!

江诗君一动不动,眼神死死盯着苏墨,美眸宛如锋利的刀子,冒着森森的寒光。

就是这个家伙,害得她妹妹交了白卷!

“姐,这是我自愿的,不管他的事。”

江诗妃心急不已,连忙拉住了江诗君的手,生怕她将怒火烧到苏墨头上。

换了平时,江诗君还会宠着江诗妃。

可现在,她没有丝毫动容。

“你都这样了,居然还在替他说话!”

江诗君嘶吼道,内心愤恨到了极点,心想姐姐何尝不是为了你好。

为了一个男人,高考交白卷就算了,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在替他说好话。

他,到底有什么好的?!

唔~

劈头盖脸的痛骂,吓了江诗妃一大跳,她委屈地小脸都萎了下去,眼睛红红的。

“诗君…呃…”

江毅仁也想说说情,可接触到大女儿那怒火腾腾的眼神,作为父亲的江毅仁只得将到嘴的话咽了下来。

没有人比他了解这个女儿的性子,太独立,也太有自己的主见,他作为父亲也不好多说什么。

我去!

感情,诗妃姐姐才是一家之主啊!

看了看偃旗息鼓的江毅仁,又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念雅容,再看了看委屈巴巴的江诗妃…

苏墨感觉事情有些难办了。

看这架势,对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啊。

换了平时,苏墨还能够嘴硬,可此刻本就愧疚的他,岂能没理不饶人啊?

哐!

见苏墨这混蛋不说话,江诗妃一把将包丢在了他眼前,清脆的声音惊到了所有人。

江诗君一把坐在沙发上,冷气喝道:

“我就想知道,我妹因为你没高考的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一年,这可是一年的时间啊!

“一个女孩子能够有几个碧玉年华,你不会一句话不吭,就把这事揭过去吧?”

江诗君深恶痛绝瞪着眼前的男人,要不是妹妹一直护着他,她早就动手了。

这样的男人,哪里值得她妹妹这么付出。

“这…”

苏墨顿时语噎,内心对于江诗君的“刁难”并不觉得气愤,倒是觉得自己考虑得实在不妥。

复读,对于他而言没什么,哪怕是和诗妃约定复读,后者也乐意。

但归根结底,依旧是自己欠了她的。

“这事,我来想想办法吧。”

所有人都看着自己,苏墨咬了咬牙,丢下一句话后,快步离开了江家。

“苏墨!”

江诗妃脸色一急,连忙追了出去。

随着苏墨二人离开,江毅仁三人脸色也是发生了变化。

尤其是江诗君,此刻她的脸上哪里还看得到什么怒火,古井无波四字来形容,确是再合适不过。

要是苏墨看到这一幕,定然会明白,他刚才是被人演了。

“都看到了吧?”

悠悠的声音响起,似乎带着丝丝的喜悦和满意。

江毅仁看了看江诗君和念雅容,似乎说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说。

“只是希望,不是一句空口白话。”

江诗君有些吃味说道,好好的一个妹妹,就这样被拐跑了。

江毅仁摇了摇头,笃定道,“我敢肯定,他不是说说而已。”

“哦?”

江诗君眼神惊异看了过来,零分想要进入顶级学府,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哪怕是江家能量大,可想要瞒天过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尤其是龙国上下,大家都盯着,投机取巧是绝对得不偿失。

难不成这家伙真的能够堂而皇之,以零分就读顶级学府?

江诗君对此很是怀疑。

毕竟这事,江家是绝对不可能办得到的。

“拭目以待吧…”

江毅仁神秘一笑,有些东西不合适让江诗君了解得太清楚,他便没有解释。

门口,拖着裙摆的江诗妃追上了苏墨。

她拉住了苏墨的手,急忙提醒道:

“苏墨,我姐姐只是说说而已,你不要太当真。”

苏墨回身看去,见江诗妃因为奔跑而气喘吁吁的涨红脸蛋,内心很是感动。

温柔地揉了揉江诗妃的脸蛋,苏墨笑道:

“好了,这事你就别管了,我会去处理的。”

“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既然开了口,那就一定会做到,懂吗?”

“可…”

眉头紧锁,江诗妃小脸满是着急,心想这哪里能有什么办法。

要是零分能够入读重本,以后谁还会参加考试啊。

可看到苏墨那坚定的眼神,江诗妃内心不由地萌生了相信他的想法。

“好了,你回去吧,别让我太难堪了。”

苏墨会心一笑,江诗妃现在的态度他已经很满意了,这事该他去解决才是。

知道自己拦不住,江诗妃皱着眉,急道,“那你答应我,不许干什么坏事。”

“放心吧,我能做什么坏事啊。”

笑着,苏墨凑上前,对着江诗妃白皙的额头亲了下去。

“明天,我再来找你。”

见江诗妃眼神呆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苏墨只觉得好笑,揉了揉她的脑袋瓜,一头扎进了出租车内。

看着出租车离开,江诗妃脸色唰得一下通红滚烫,仿佛吃了蜜似的,抿着嘴角,水灵灵的眼眸染上了绯红。

这家伙真坏,这么快就知道占便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