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想入非非的夜!

没想到苏墨居然直接将江诗妃带回了家。

苏馨儿俏脸热得不行,看着苏墨的眼神既暧昧又羞恼。

她双靥泛起红霞,宛如粉嫩含春的桃花,一声不吭进了自己房间,早早睡觉去了。

白令雪看向苏墨的眼神也彻底变了,似乎打上了“急色”二字。

她遮遮掩掩回了自己房间,生怕有什么惹眼的画面和声音传过来。

客厅内,一眨眼只剩下苏墨,和脑袋快要埋进胸脯的江诗妃两个人。

看着脸色涨红,不敢抬头的江诗妃,苏墨满是无语。

你们女人,都在想些什么啊!

“去我房间吧。”

丢下一句话,苏墨直接上了楼。

他不会,真的想要那样吧!

万一他要是用强,自己该怎么办啊?

玉手紧张地攒起,江诗妃抬起了通红的脸蛋,只觉得羞臊难堪,芳心乱跳不止。

眼见苏墨的身影快要走入拐角,江诗妃内心一急,赶忙追了上去。

一路上,心跳快得像是鼓在锤似的。

回到了自己房间,苏墨脱下了衣服,从衣柜里重新挑了衣服出来。

去了研究所这么久,衣服虽然会换,但不常换,苏墨感觉都快都快馊了。

“啊啊啊!!”

江诗妃一来就看到这辣眼睛的一幕,连忙用手捂住了眼睛,嘴里发出惊羞的尖叫声。

这家伙怎么这样子呀,一进房间就脱衣服,嘤嘤嘤~

“喊什么呐,我换衣服而已。”

苏墨没好气喝道,赶忙穿上了衣服。

江诗妃停下了尖叫,手缝透了过去,见苏墨穿上衣服,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脸蛋却是红得和苹果一般。

貌似,这家伙身材还挺好的嘛…

苏墨将江诗妃拉了进来,随即关上了房门。

对面。

听着江诗妃尖锐的叫声,苏馨儿一张脸都快熟透了,内心羞恼不已。

“这臭小子,哪有这样子对女孩子的,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

“哼!毛都没长齐,就想着这些龌龊事,真是小混蛋!”

想到苏墨卧室此刻发生的情形,苏馨儿又羞又怒,隐隐有要冲进去阻止他们的冲动。

一股异样的情绪,随之在苏馨儿脑海中酝酿开来。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白令雪,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未经人事、甚至不懂情爱的她,此刻脑海中早已经浮想联翩。

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一张讨厌的笑脸,正在向她靠近,白皙的肌肤浮起粉嫩的色泽。

苏墨可不知道老姐他们误会了。

将江诗妃带进了自己房间,他看着面前娇滴滴含羞带怯的的丽人儿,真有一种化身禽兽的冲动。

苏墨定了定心神,说道:“让你过来,是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江诗妃慢悠悠抬起了那张害羞的俏脸。

苏墨苦口婆心,接着说道:

“以后遇到事情,别那么不理智。”

“像我失去联系这样的事,以后绝对还会发生,你要还像之前那样处理,不放心的该是我了。”

“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也很感激心动,但我希望你能够稳得住自己的阵脚,那对我会是最大的帮助,你懂了吗?”

看着苏墨那满脸认真的样子,江诗妃不知为何忽然间感觉有些心慌,仿佛下一秒苏墨就不要她了似的。

“是我给你添麻烦了,是吗?”

委屈地抿着嘴角,江诗妃眼睛忽地又红了起来,颤声回道。

她知道苏墨是在责怪她高考的事,猜想这应该是给他造成了困扰。

“说是麻烦倒也不算。”

苏墨摇了摇头,来到江诗妃身边坐了下来,笑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在的时候,我希望你是那个能够独当一面的江诗妃。”

“不要让我看低了你,懂吗?”

伸手替江诗妃抹去了眼角的泪花,苏墨眼神满是真诚和温柔。

他也不想责怪这丫头,但有些事总是要说清楚的。

“嗯。”

江诗妃停止了哭泣,盯着苏墨看了会,毅然点了点头,她会牢牢将这话记在了心里的。

聪明的女孩子,不需要太多的教导,苏墨不由地笑了起来,说道:

“好了,最近让你受了惊,就委屈你在这里住一夜,算是给你的赔偿了。”

“自己收拾,不需要我亲自来吧?”

苏墨指了指崭新的被子,眼神格外的清澈。

“真的要在这里过夜吗?”

江诗妃脸蛋又红了起来,看了看苏墨的床,感觉有些羞耻。

“你现在走也行,我送你回去。”

苏墨将自己的被子抱了下来,床就留给了江诗妃,他可没那么禽兽。

见苏墨把被子搬下去,江诗妃顿时明白自己刚才是误会了,他还以为这家伙要…

现在,自己是走,还是留?

哼!

自己的床被睡了,自己怎么也得睡回来才行!

想着,江诗妃红着脸脱下了鞋子,开始整理“自己”的床。

她和苏墨确定情侣关系以来,最缺的可能就是了解,江诗妃觉得这就是一个好机会。

毕竟,这可是他的房间啊,也许还会有什么小秘密也不一定。

“要睡就睡,你别动什么歪心思,我男孩子的力气毕竟有限,可别乱来。”

眼睛余光瞥到她在偷乐,苏墨忍俊不禁打趣说道。

“什么歪心思,哼,我看某人最像歪心思。”

江诗妃皱着灵巧的鼻子瞥了这边一眼,奶凶奶凶的想要爪人。

“我去洗个澡。”

感觉浑身有些不舒服,苏墨打了个哈欠,拿着东西进了浴室。

不一会儿,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浴室响起,江诗妃悄悄下了床,鬼精鬼精地在房间里探索起来。

“垃圾,统统消灭!”

“垃圾,统统消灭!”

忽然间,江诗妃似乎碰到了什么,房间里响起了机械声音。

“啊,这什么东西!哎呀!”

江诗妃吓了一跳,脑袋还撞到了衣架上,痛得她呜呜直叫。

“那是扫地机器人,你踢他他就去扫地的。”

苏墨裹着浴袍出来了,看着江诗妃呆萌呆萌的,也是感觉有些好笑。

“机器人?”

江诗妃愣了愣神,忽然瞥了苏墨一眼,立马叫了起来:

“你你你…你快把衣服穿上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