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英雄未老,国之所幸!

实验室。

苏墨穿着一身防护服在粒子对撞机的前方研究,看着造型几近完美的对撞机,脑袋有些头疼。

越是完善,他需要拆解重新设计的东西也就越多。

至于重新建造大型粒子对撞机?

这举个简单的粒子…

日内瓦大型强子对撞机在总长17英里(含环形隧道)的隧道内,历时14年才得以完工,造价210亿欧元。

光是研究所这个小型粒子对撞机,总长都有两公里。

别说苏墨想造超大型的,恐怕就是提一嘴,都能讨论几年。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改进现在的粒子对撞机,让他爆发出大型粒子对撞机的量级。

在辐射环境下工作,苏墨整个人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尤其是粒子对撞机的外金属层。

在经过实际探查后,苏墨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设计改进图纸。

与此同时,苏墨还写了一封信给王人杰,让他帮忙交给上面。

将一个小型的粒子对撞机爆发出大型对撞机的量级,苏墨只能保证实验人员没事,其他的无法保证。

换句话说,那台粒子对撞机绝对会报废。

一台造价几十亿乃至过百亿的粒子对撞机,他可赔偿不来。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办公室内,苏墨嘴角浮出了一丝浅笑。

与其说这是一场实验,不如说这是一场豪赌。

苏墨要的是壮士断腕的决然和信任。

要是连粒子对撞机都舍不得,那他以后也会收敛一些,安安心心搞日常系科技。

毕竟,他可不想被几十个国家盯上,最后闹得与全世界为敌。

有舍有得,自古而然。

研究所办公室。

周唯可也接到了上面的电话。

听到要报废实验室唯一的一台粒子对撞机,周唯可哪里还能淡定,差点蹦了起来。

“领导,咱们实验室就这一台粒子对撞机,要是没了,我们这些老家伙还能干嘛,难不成要我们去种菜吗?”

周唯可欲哭无泪,高能物理研究所就指着这台粒子对撞机过活的,它要是没了,要他们这些老家伙干什么啊。

苦口婆说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周老,我也明白你们的难处,可国家现在需要你们的奉献,唉~”

“还记得当年,国家几乎倾尽力量,支持你们在荒漠获得了成功,龙国拥有了自己的守护神。”

“如今,国家需要进一步发展,也需要你们的谅解和支持啊。”

“我…”

周老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将到嘴的话咽了下去,粒子对撞机本就是国家的,该怎么用也应该由国家安排,是他执念了。

“唉,要是真的不行,我去问问基地那边…”

“不用说了。”

“周唯可坚决服从命令!”

周唯可面色一肃,挺起了自己的胸膛,清澈的眼神再无一丁点杂念。

“周老,你可得想清楚了,不要因为一时之气。”

周唯可没有丝毫动摇,“周唯可想的很清楚,只要是有利于国家的事,我都会无条件的服从,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空气,仿佛被禁锢了一般,对面也没了声音。

过了一会儿,只听到一道悠悠的声音响起…

“英雄未老,国之所幸…”

……

很快,粒子对撞机要报废的消息便被所有研究所其他物理学家得知。

第一时间,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物理研究所,可不仅仅有他们,还有这么多的博士生和博士后。

没了粒子对撞机,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周唯可,你特娘的到底怎么回事?”

“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

声音,戛然而止。

杨老杀气腾腾,看到会议室内聚集的、脸色沉闷抑郁的老伙计,被所有人死寂地盯着,他的火气顿时被堵住了一般。

这情况,貌似有些不对劲啊!

“老杨,坐吧。”

周唯可招了招手,并没有和对方计较。

看了看这冷清的气氛,杨老老实落座,心领神会没有继续开口。

看了眼众人,周唯可缓缓开口道:

“粒子对撞机的事,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作为所长,我比你们任何人都知道,一旦失去了粒子对撞机会怎么样。”

“但是!”

周唯可咬着牙,眼中燃烧着信仰的火焰,接着道:

“为了国家的需要,我们什么都可以付出。”

“正如曾经有位前辈说的那样,要是祖国需要,他甚至可以回来种苹果。”

众人脸色一变,肃然起敬,似乎想通了许多,眼神也变得清明透亮。

“所以,大家不要有任何的情绪,因为这是国家的需要。”

“坚决服从安排,都明白了吗?”周唯可低吼了出来。

“是!”

众人唰地站了起来,昂扬的斗志,似乎要将这片苍穹刺破。

整个研究所,此刻再无二声。

很快苏墨也收到了周唯可的话,让他放心去做。

对此,苏墨没有任何回应,依旧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最好的回应,便是结果。

为此,他已经全身心投入到了加速器的研制之中,彻底和外界断了联系。

“这臭小子,都不知道回个电话的吗?”

墨馨集团,苏馨儿皱着柳叶眉,精致典雅的脸上透着不安和焦急。

自从苏墨去了帝都,只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现在更是完全断了联系,急得苏馨儿茶饭不思,都想去帝都找人了。

唉~

江海一高。

江诗妃看着空荡荡的座位,明媚多姿的脸蛋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好似丢了魂似的,几次就连老师叫她都没有听到。

“诗妃,明天我生日…”

苏墨这贱种死了的好,王如海暗自窃笑,自以为帅气地走了过来,想邀请去他的生日宴。

“没空,不去!”

江诗妃低下了头,眼睛看都没看王如海一眼,声音冷得像北极飘过的寒流,她的心很小,只装得下一个人。

臭婊子,装什么装啊!

宛如吃了苍蝇,王如海脸色唰得一下铁青,他死死捏紧了拳头,愤然离开了这里。

低着头,江诗妃美眸忽然迷蒙上了一层水雾。

“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