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白令雪的屈辱时刻!

夜里。

白令雪还是耐不住心底的好奇,偷摸摸进了苏墨的房间。

“我告诉你,你要是想那种事,我宁死也不会屈从的。”

白令雪冷眸气鼓鼓的,一见面就说出了自己的底线。

“放心,你又没我女朋友漂亮,我不会那么委屈自己的。”

苏墨无所谓摆了摆手,一副自己有准则的模样。

凡是女人,都免不了美貌的攀比。

这话一出,气得白令雪暗自捏紧了拳头,额头青筋跳动,心想这家伙要不是自己的任务目标该有多好。

“最好如此!”白令雪满面寒霜,咬着牙点了点头。

瞧着白令雪总是冷着一张脸,古板得要死,似乎周围人都欠着她的钱似的。

虽然他老姐苏馨儿也是冷艳型的,不过更偏向于御姐这层次,可冷也可暖…

所以自然是不像白令雪冷得让人觉得刻薄,虽然感觉确实很酷,但苏墨可不想自己每天总对着这样一张脸。

心念一动,苏墨凑近了过来,好奇问道:

“话说你们这类保镖,要是我真的需要那样,你们会怎么办?”

轰!

白令雪脑海一阵剧烈震荡,不由地浮现教官曾经授课的画面。

“记住,你们的一生,只有一次任务;要么失败身死,要么成功活下来。”

“而成功的结局,无外乎两种…”

“第一,完成任务隐秘离开;

第二,成为目标的一部分,也就是亲人关系。”

“换句话说,为了保护目标,你可以娶她,也可以嫁给他,只要目标无恙,任何方式都是可取的。”

唰!

白令雪顿时面红耳赤,耳根子仿佛都要烧起来似的。

她接到的是终身制任务,除非苏墨死了,否则永远无法离开。

换句话说,要么选择孤独终老,要么成为苏墨的亲属。

而像这样的任务,没有例外,她的师姐和前辈都是选择了后者,也就是…

难不成,自己也要…

白令雪内心猛地一颤,选本坚定的防线忽然间动摇了,羞得抬不起脸面。

“哈哈哈,原来你也会不好意思啊。”

苏墨呵呵直乐了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白令雪羞臊到难堪的境地,这样子才像个正常人嘛。

“你…”白令雪羞愤瞪了苏墨一眼,便又将头扭了回去。

苏墨步步紧逼,“话说到底会怎么样?你们应该挺专业的,不可能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吧?”

“我…我不知道。”

白令雪倔强的声音都在颤抖,心想难不成上面也是这个意思,所以特意让自己来做这个任务。

不知道?

我看是不想说吧!

苏墨会心一笑,没有继续捉弄她,指了指自己床上的外套,到:

“我找你有点事要你帮忙,你先把那个穿上吧。”

白令雪眼睛微抬,顺着苏墨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床上放着一个粉色的外套,还有一个粉萌的猪头。

“你…你要我穿这个?”

白令雪惊恐万状,嘴巴张得老大,仿佛比遇到了带枪的敌人还要害怕。

苏墨解释道,“我这边需要找一些动作灵感,所以需要一个演员。”

“你也知道我姐的性子,所以只能委屈你一下。”

说着,苏墨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明天就是江诗妃的生日,他总得准备一点心意。

送礼品太俗了,苏墨自然是无所谓,江诗妃对此也不会在意。

可苏墨还是想给这丫头一些惊喜,所以打算给她制作一份搞笑动画,让她永远记着这个生日。

白令雪,“……”。

你怕你姐,难道就不怕我吗?!

挣扎、犹豫,白令雪看了看那外套,最后咬咬牙选择接纳了下来,气鼓鼓道:

“你必须告诉我理由,要不然我绝对不会答应的。”

她很想知道,苏墨到底有什么异常之处。

“放心,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一个钉。”

苏墨面色坚毅拍着胸脯,反正自己也会暴露了,这点条件算什么。

呼~

白令雪深吸一口气,忍着羞耻走向了床那边,她拿着粉嫩猪外套的手都在轻轻颤抖。

不就是穿这身衣服嘛!!

咬了咬你,白令雪换上了衣服。

她不知道的是,更委屈的事情还在后面…

“对,你趴着往前爬…”

“神情你在搞怪一些,对对对,就是这样子,还有,你屁股再翘一些,你想想猪屁股是怎么样的啊!”

“别咬牙,注意面部表情,要摆出那副傲娇劲来…”

“……”

黑夜,房间里面的动静也吵到了正准备睡觉的苏馨儿。

“他在干什么呢?”

苏馨儿走了出来,直接推开了苏墨房间门。

抬眼看去,顿时辣眼睛的一幕出现在眼前…

只见白令雪身穿粉猪外套在苏墨眼前趴着,屁股撅得老高,像是…

啊啊啊!!!

尖锐的叫声快要将天花板冲破了,苏馨儿捂着眼睛逃出了房间。

呃…

苏墨掏了掏耳朵,神情有些有些尴尬。

至于白令雪,羞臊地恨不得找个地板转进去,连忙跑进了卫生间,将衣服换回来。

“苏墨,你给我出来!”

咬牙切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苏馨儿脸上红霞密布,压根无法冷静下来。

“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这是…”

苏墨走了出去,连忙对着苏馨儿一通解释,后者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苏馨儿瞪大了眼睛,脸上还带着余红,“我告诉你,你要是对令雪存了坏心思,我可饶不了你。”

坏心思?

我能够有什么坏心思啊?

要是有,那也是找诗妃呀,那丫头多听话啊!

“放心吧姐,你还是回去睡觉吧,早点晚安。”

苏墨正要关门,苏馨儿伸手撑住了房门,羞红了脸咬牙提醒道:

“以后有事叫你姐来就行了,免得让诗妃误会了,听到没有?”

“呃,你确定?”

苏墨惊愕地看着苏馨儿,心想让你来,你确定不会活剐了我。

哼!

苏馨儿气呼呼瞪了苏墨一眼,扭头直接进了自己房间。

苏墨,“……”。

说了等于没说,女人,呵!

苏墨刚转身,一道倩影窜出了房间,速度极快,只留下一个模糊曼妙的背影。

“我去,你跑什么跑啊,又不是捉奸,我这动作都没连贯起来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