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晚上来我房间!

眨眼间,半个月过去。

时间已经到了五月末。

距离高考,也不过剩下十几天的时间了。

回顾苏墨这边,自从校长特意关照过,便再也没有人敢来打扰他休息。

呃…不是,来打扰他上课。

苏墨也搬回到了家里居住,不同的是,家里多了一个外人,白令雪。

知道白令雪是来保护苏墨的,苏馨儿一点意见也没有,将别墅一楼让了出来,她和苏墨则去二楼居住。

一切如常,一切又非常…

“苏墨,你怎么还认识副校长的啊?”

趁着自习课,江诗妃摇了摇苏墨的胳膊,双瞳剪水的眸子满是好奇。

刚来一个美女副校长,苏墨还每天都搭她的车回家,这样她有股危机感。

憋了这么久,她实在忍不住想要问问…

“她是我姐的朋友,现在暂时住在我家而已。”

苏墨扭过头趴向这边,全身都散发着“慵懒”二字,能够在现在这个时间还这样,是多让人羡慕的一件事啊。

“是这样啊。”

江诗妃浅笑点了点头,彻底放心了。

不过她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开口。

“明天我会去的。”

扒拉着江诗妃柔顺的头发,苏墨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神戏谑盯着眼前的美人。

没想到苏墨还记得这事,江诗妃内心猛地一颤,脸蛋不禁荡起红霞。

她心里咕噜咕噜直冒粉色的泡泡,只觉得甜蜜得不行。

“你别闹了,待会让老师看到了。”

感觉苏墨的玩头发的动作实在太过暧昧,江诗妃用手肘推了推他,动作很轻,似乎并不是那么抗拒。

苏墨喔了一声,开始思考自己的事情。

已经快要高考了,他可不想真的去三本专科读书,丢不起那人。

万一以后史书上写,人类史上第一科学家毕业于…

好吧,以后史学家可以来打假了。

这说出去,都那么不让人相信。

重点是,自己还是读文科的,简直是在扯蛋不是。

所以,苏墨觉得自己还是去顶级学府逛逛好了。

“罢了罢了,还是自己考吧,压个分应该挺容易的。”

苏墨暗自想到,他决定放弃靠关系的方式,要不然又得欠上面的人情。

至于又…

主要是上次钱德荣那事,虽然没得证据,但还是有个证人,所以苏墨欠了他们一份人情。

人情,不好还啊,唉…

……

“苏墨,我有事找你聊聊。”

放学后,苏墨送走了江诗妃,一位女子却是来到了苏墨的面前。

虽然戴着墨镜,但苏墨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江诗妃的姐姐,江诗君。

“我们似乎没什么可以聊的吧?”

说着,苏墨扭头就要走。

“是关于我妹妹的。”

江诗君连忙开口道,苏墨这才转过身,停下了脚步。

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苏墨不由地笑了起来。

“怎么?”

“你是不是想说,我和诗妃不合适,让我离她远一点,这样对大家都好?”

苏墨脸上嘲讽的笑容越来越浓。

“你…”

江诗君眼神一滞,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他居然猜出了自己来意。

见江诗君那呆滞的模样,苏墨也是感觉有些好笑,这种电视剧和小说老掉牙的情节,但凡有点智商都能够想到。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猜不到。

“我想你似乎误会了什么。”

苏墨气笑着解释道:

“第一,是诗妃主动追的我,我并没有强迫她,也没有主动去撩她。”

“要不是看她这么锲而不舍,我也不可能答应和她发展,至少目前来看,她很喜欢我,我也并不讨厌她。”

“第二,我如果现在拒绝她,你确定她不会作出什么傻事来?”

“如果发生了,你这个姐姐,负担得起全部责任吗??”

苏墨冷冽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江诗君,压得后者有些喘不过气,不禁有些害怕。

可看着苏墨那年轻的模样,江诗君不禁有些恼怒起来。

自己堂堂集团总经理,居然会被一个高中生吓住,属实是笑话!

江诗君咬牙瞪着苏墨,“我告诉你,你和我妹绝对是不可能的,我也绝对不会答应的。”

“切!我又不是娶你,要你点头答应干什么。”

苏墨不屑一笑,直接怼了回回去,他最讨厌别人教他做事。

说着,他直接走了,把江诗君晾在了这里。

“苏墨,你个混蛋!”

这可把江诗君彻底惹怒了,平日里修养极好的她也忍不住破口大骂,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多谢夸奖!”

背着招了招手,苏墨上了白令雪的车,一溜烟消失在了学校门口,气得江诗君直跺脚。

车上。

看着玩世不恭的苏墨,白令雪眼神里首次出现了茫然的神色。

她不懂自己唯一一次的任务对象为什么是他。

难不成,只是让自己来接他上学放学和写作业的吗?

她,不懂…

“看着路。”

脸上荒诞的神情消失不见,苏墨瞥了一眼白令雪,提醒道。

白令雪顿时回神,没继续想下去。

这时,苏墨又开口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在这里大材小用了?”

“是不是觉得自己被上面遗弃了?”

“是不是很想离开我这里?”

一连三问,苏墨眼底满是坏笑。

“嗯。”

白令雪没有藏着,掷地有声地点了点头。

苏墨凑了过来,用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晚上来我房间,我告诉你真相,你觉得怎么样?”

唰!

一股热浪袭来,烫得白令雪耳根都快化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一颗心剧烈跳动,平缓的呼吸也没了节奏,变得有些急促。

苏墨,“……”。

果然,给自己配的保镖还是不够专业啊!

“没想到你这么下流!”

白令雪羞红了脸,咬牙切齿瞪着苏墨,这还是她最近几年第一次被人扰乱了心绪。

“我是找你有事帮忙,你想什么呐。”

苏墨回了她一个白眼,自己像是那种人嘛,真是的。

“呃,是帮忙?”

表情微愣,白令雪眼底透着一丝不信。

“咳咳,就是可能有点委屈你…”

苏墨挑了挑眉,坏笑回道。

白令雪嘴角微抽,心底不知为何感觉有些紧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