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打架打的是人情世故

陆岐继续向谢永丰慢慢靠近。

“嗯,我此时人在领域的边上,也就说你现在才是处于我领域的圆心哦。”

又一次体会到全身被束缚的谢永丰,终于接受了事实,他当机立断决定拉开十米的距离,但是陆岐已然看透他的想法,自然不会轻易让他得逞。

同处于领域中,他的速度和谢永丰已经没有差距,谢永丰见躲不过,只能选择近身相搏。

而处于领域中陆岐自然不怕,在这里他拥有上帝视角,谢永丰的一切动作都逃不过他的感知,即使覆盖火焰的拳脚令他忌惮,但陆岐依然占了绝对的上风。

谢永丰此时已然抵挡不住了,强烈的自尊心让他不允许自己这样轻易被击败。

他开始以伤换伤,即使自身损伤一千也要换取哪怕三四百的伤害,他也是在赌陆岐不会选择和他硬拼。

但是他错了,陆岐依然选择正面对决。

没几十招过后谢永丰已经鼻青脸肿,嘴角溢出的鲜血更是染红了衣襟,要不是两人存在炼体段位差距,只怕此时已经倒地不起了。

陆岐也没好太多,上衣早被火焰烧的千疮百孔,里面的皮肤更是被严重烧伤,红一块黑一块,连头发都被烧了一部分。

陈小石看战况愈发恶劣,正准备出手终止这场战斗之时,陆岐已经一个擒拿把谢永丰面朝下压在地上。

谢永丰强忍着剧痛用力挣扎,哪怕被扭到身后的胳膊快断了都不愿放弃。

陆岐压在他的身上,皱着眉头轻轻的说了一句:“谢永丰,你输了。”

谢永丰听到后身体一僵,渐渐放弃了反抗,然后把头埋进土里。

他意识到是自己败了,而且败的彻底。

陆岐松开手,慢慢站了起来,听着四周像是炸了锅的同门的惊叹声,他原以为自己会很激动,但是并没有。

他看着还依然趴在地上的谢永丰,想了想,弯下腰伸出右手,然后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怎么?还要趴多久,输给我让你这么无法接受?你可知道,我可是输了快三年啊。”

谢永丰转过头看着陆岐伸出的右手,愣了愣神,随后一巴掌拍开,接着手撑地站直身子。

“……”陆岐笑了笑,没有在意。

这时陈小石的声音传来:“你们俩跟我来,其他人继续修炼。”

“是。”

陆岐谢永丰跟着陈小石远离人群,三人来到榕树下,陈小石看着低的头脸上不复骄傲的谢永丰,沉声道:“永丰,输不是坏事,重要的是要知道为什么输!”

谢永丰撇了撇嘴,说:“轻敌了,是我小看了陆岐。”

陈小石摇头,这两在他看来都是问题少年,他同意两人的对决其实有着自己教育策略,他说道:

“这只是其中一点,你再仔细想想刚才的战斗,陆岐的领域之下,你虽然被压制了,但也只是把你们两人拉到同一个水平线上,你有火,陆岐感知强,真要说起来还是你更占优势,那为何你还是输了。”

“我…”

谢永丰瞟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陆岐,突然发现他长的出乎意料的好看。

此时的陆岐没有带眼镜,厚厚的刘海也被火烧了一部分,露出的完美五官与他印象中陆岐该有的土逼样子有着强烈反差,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小石见他说不出个一二来,怒道:“你看他干啥!他的脸上有答案吗?”

“啊,哦,是因为…”

谢永丰虽然嚣张跋扈,但是面对真心对待弟子的陈小石还是很尊敬的,他分的清楚好坏,于是赶紧收回自己乱七八糟的心思,回想起刚才的战斗,得出了一个让他不想接受的结论:“同等水平下,我打不过他!”

“废话!为什么?我问的是为什么!”陈小石好急,谢永丰这弟子平常挺聪明的,怎么今天听不懂话了,难道受的打击太大呢?

“算了,陆岐,你来说!”

陆岐了解自己老师的想法,整理了下语言说道:“谢永丰主要有三个问题,一是对身体掌控的问题,他的动作发力不够流畅,略显僵硬,无法充分发挥自身的力量与速度,应该是太急于段位的突破而忽略了对身体的打磨适应;

二是体术问题,见招拆招太慢,套路太明显,动作也不实用,这应该是…练习不够,外加上平常习惯用段位碾压,换句话说就是缺少挨打的经验。”

“嗯嗯,还有吗。”陈小石满意地点点头,他很早就发现这小子一点就通,果然没让他失望。

此时连开始一脸不服的谢永丰也偷偷竖起了耳朵。

“第三,对火的使用有点花里胡哨,观赏性很强,实战效果一般,如果是我,首先会主攻火温度的提高。”陆岐不仅提出了问题,还给出了建议。

陈小石:“很好,谢永丰,知道为什么输了吧!”

“明白了…”

谢永丰听得虽然不舒服,但是也明白陆岐所说很有道理,特别是经过这次对决他更是深有体会。

陈小石教训完谢永丰之后,把目光集中到陆岐身上,接着说道:“陆岐,那你发现自己的问题了吗。”

陆岐心中虽然知道自己问题所在,但还是抬起头看向陈小石露出一副‘我都打赢了能有什么问题’的表情。

【终于有你看不出来的问题了吧,看来自己这老师还是有用武之地的。】

陈小石隐藏心中的得意,面露严峻之色道:“永丰最后和你拼命的时候你为什么选择硬刚!最正确的做法不应该是将计就计,且战且退,等对面心急露出破绽后一举击溃吗。”

【因为我不能赢得太轻松啊,身上没点伤,那样太难看了,把人得罪死没必要,说到底两人并无深仇大恨。】

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陆岐还是先是面露恍然大悟之色接着虚心说道:“老师你说的对,我做的确实是有问题。”

“很好,知道就好,不过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老师很高兴,继续保持。”陈小石很满意,陆岐今天一改平常姿态,恢复了些少年意气,这点让他很是欢喜。

他看着两人身上的伤,继续说道:“先这样,你们现在马上去医务室治疗,处理完再回来训练。”

“是。”

陆岐和谢永丰一前一后向医务室是走去,路上,陆岐嫌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就干脆直接脱掉了上衣。

身后的谢永丰看着他满是烧伤的背,心想:我也不算输的太惨,应该不算太丢人吧…

再想想陆岐刚才提出的问题与建议,一时间对他的愤恨淡了许多,反而多了一些道不清说不明的情绪。

而在谢永丰看不见的正面,陆岐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