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想死哪那么简单

光头男听到吴江的名字已然皱眉,直到听到飞龙二字更是忍不住颤抖。

一响后,他才冷漠地说道:

“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什么吴江,也不知道什么飞龙地龙的。”

“哦?你们三年前一起杀了十三个人的时候怎么就认识了。”

卡座上的其他人闻言无不动容,光头男钱富贵旁边的两陪酒女更是瑟瑟发抖。

钱富贵额头上的青筋尽显,藏在心里的秘密被人当众揭穿,让他即惊慌又恐惧。

为什么对方会知道,他很确定除了他和飞龙之外无人知晓,这是他隐藏了三年的秘密。

那也是他第一次杀人,事后那些死者的惨状一度让彻夜难眠,为了缓解心中罪恶感他曾写日记发泄,但写完也马上烧毁了。

所以对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吴江告诉了其他人?!

一定是这样的!

该死的吴江!

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知道他不能让眼前的少年活着走出天之上。

不然不仅要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这一切,还会面对治安队的制裁,如果被抓,等待他的将是死亡!

绝不可以!

钱富贵杀气已起,他扫了一眼几个小弟,那几个青年领会,拉下卡座一旁的帘布,然后从兜里掏出折叠军工刀,接着散开将陆岐围住。

陆岐镇定自若,对他们的行为无动于衷。

钱富贵皮笑肉不笑,推开两个陪酒女,右手抄起一个洋酒瓶,然后狠声道:

“陆岐,别人把你当成宝,你不会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如今不过是个废物,好好活着不好吗!”

“哦?你确定要这样做?你就没想过我为什么敢吗?”

钱富贵不是没想过,这个叫陆岐的少年如此有恃无恐难道是早已经联系了治安队?!

但是即使这样,他也必须先擒住陆岐,这样才能让治安队投鼠忌器。

“我管尼玛为什么!给我上!”

钱富贵用力朝陆岐甩出酒瓶,其他几个小弟也在他的一声令下之后纷纷上前围攻。

但是酒瓶在少年面前半米就停下了,周围几个小弟更是形态各异地僵立在原地。

感受着身上恐怖的威压,看着浮在空中的酒瓶和动弹不得的几个小弟,还有那个似笑非笑的少年,钱富贵慌了。

“你你你…不是已经变成废物了吗!?怎么回事!?”

“我是变废了一半,不过对付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现在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吧。”

钱富贵犹豫了。

陆岐笑容渐渐转冷,一股更加恐怖的精神力朝钱富贵涌去。

钱富贵浑身冰凉,对面这个坐着的少年此刻就像恶魔一般让他感到心惊胆颤,他无法呼吸了。

像是有人在他脸上贴了十几层沾水的棉布,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而亡,那种痛苦让他想死,但死不了!

他想扯开脸上的棉布,但是双手像是被人压着,他死命挣脱,想要呼喊,但是像有水进入肺部,痛苦的让他崩溃!

不知道经历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忽然,他又能呼吸了!

他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他第一次感觉到能够正常呼吸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现在能说了吗。”魔鬼的声音传来。

“能能能!”

比起刚才的痛苦,死好像没什么可怕的!

钱富贵此时再无一丝反抗之心,他只想交代完一切后逃离这个恶魔般的少年。

“吴江目前还在榕城,上个月他来找我的时候我才知道他竟然是邪王帮的一员,他逼我帮他找个地方隐藏,不然就把我们三年前杀人的事抖出去。所以…”

“在哪,带我去。”

“好好好!”

………

榕城郊区某独栋别墅。

吴江此时感觉自己活的很没意思。

自从两个月前意识从刘加身上回归本体后,他很庆幸自己的本体并没有被发现,于是就开始了逃亡之路。

之后治安队和特殊行动组都在抓他,飞鹰曾经试图联系过他,但是他不想再待在邪王帮了,他怕了,飞蛇还有飞鼠飞牛他们都死了,他还想活着。

于是他只能找曾经有过过命交情的钱富贵帮忙,对方比他想象中混的要好,听说还是一个酒吧的老板。

对方很重感情,安排的地方即隐秘且舒适,让他很满意,就是不能出去,长期下来实在让他很烦躁。

不过也不是没有开心的事,就是刘加的学生陆岐变成废人了。

这个一度让他感到恐惧的少年终于不再对他有威胁了。

想到开心的事,吴江又有兴致了,他拨打钱富贵的电话想要让他送两女的过来解解馋。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声在门外想起。

吴江顿时一惊,立即挂断电话。

外面的铃声也停了。

“嗯?”

吴江贴着门小声道:“富贵?”

“是我。”

吴江松了一口气,他又看了下猫眼,是他。

不过钱富贵基本不过来的,今天怎么来了。

他没有多想,直接打开门,刚准备开口说话,就看见了另一个他完全想不到的人。

“你你你…陆岐!

富贵!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吴江本来心中已经下意识地产生恐惧感,但一想陆岐已经是个废物了,他怕什么!

他掏出背后的手枪,对准一脸冰冷的陆岐,喝道:

“你如今不过就是个废物,好好活着不好吗!”

旁边的钱富贵闻言后一脸古怪,这话好像有点耳熟。

吴江见状又把枪指向他,怒道:“光头,你什么意思?!”

陆岐无视他手里的枪,直接进屋。

“你给我站住!找死!”吴江大怒。

少年像是没有听见,直接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他此刻面无表情,看着吴江就像是看着一具尸体,当时就是这人控制了他的老师。

他要他死!

但是不是现在,他需要通过他找到飞鹰以及背后的势力。

“你开枪试试。”

吴江想要开枪,但是办不到,他此刻害怕极了,他发现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连呼吸也控制不了。

不知何时脸上好像有一叠湿布包裹着,有水进入鼻腔!

要窒息了!

好痛苦,好想死!

一旁的钱富贵见到吴江扭曲的神态不由得打起冷颤,他知道那是种什么滋味,他永远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