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当你不知道怎么提升的时候就练基础

“刘加老师,像我这种精神力没有异能的想要对抗异能者应该从什么方面强化自己?”

“陆岐,有没有异能不是关键,它不过只是个人精神力拥有的特殊方式而已,记住,当你不知道怎么提升的时候就练基础。无论什么,做好基础,强化基础都是最重要的!”

…………

当谢永丰接近陆岐五米以内的时候,忽然感觉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身体变得沉重,像是被无数细线拉扯,一时没反应过来,向前冲刺的节奏被打乱,一个踉跄差点倒地。

“这是什么情况!?陆岐隐藏的异能吗!”谢永丰心中大惊。

在他迅速调整适应的时候,陆岐同样急速靠近对手,接着伸出右手想要擒拿对方。

谢永丰隐藏在身后的左手自下向上在身前甩出一道弧度,红色的烈焰在空中形成一道半月形状的屏障。

陆岐及时收手,一个急停接一个后翻躲开。

这一波交手后,两人都暂缓行动。

谢永丰拉开与陆岐之间的距离,他已经发现只要接近陆岐五米内,他的行动就会受到很大的压制,而且自己隐藏的动作在对方眼里似乎也无所遁形。

“陆岐,你还藏了多少底牌,不是说没有异能吗,这又是什么?”

“这点我从来没有藏,我的确没有异能,这个只是精神力的基础运用而已,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将精神力以自己为圆心向外扩散布满周围五米,结合基础能力感知、震慑、压制就能做到我现在所做的。”

陆岐想扶眼镜,才发现自己没戴,只能顺势摸了下刘海,然后继续说道:“我暂时管这个叫做领域。”

“领域…简单,你管这个叫简单?你不过炼神三段而已,怎么可能做到全方位操控半径五米范围空间的,正常人只是感知就已经是极限了,你竟然还能同时做到对范围内物体的震慑和压制!?”

“炼神几段只是代表精神力的大小而已,并不影响我做到这些。我没有异能,我能做的只能是强化基础,把基础做的像吃饭喝水一样,那一切就简单了。”

一旁的其他弟子听了两人的对话,再次被陆岐震惊到了。

“原来,不需要异能也能这么强啊,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放弃异能,专心练基础!”程大浪感叹道。

“呵呵,陆岐是没得练,只能练基础术法,你倒是要丢了西瓜捡芝麻,而且基础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不会以为你随便练练就能陆岐一样吧。”潘东笑道。

“是的,我也没异能,也练得基础,但我根本做不到陆岐所说的那样。

谢永丰说的没错,正常人同时做到其中一样已经是极限,想要做到所谓领域这种地步,难度就和一边高空走钢丝一边双手单指各转一个球一样没太大区别。”七班的刘洋一脸苦笑。

“这么夸张?”王小波很是惊讶。

“嗯,所以有异能的都专攻异能,没异能的就练精神力基础中的一项,其他的基础掌握就行。

想学陆岐的最大可能就是博而不精,而在战斗中,这是致命的,这点你们应该都懂。”

“那陆岐又是怎么做到的?”不仅程大浪疑惑,一旁的王斌王小波等人都心有不解。

“我也不知道,也许他练基础有天赋吧,不过无论如何,他一定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去修炼,更是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枯燥与厌倦,才能达到目前的水平。”

刘洋能够想象其中的不容易,基础的训练常常伴着无聊与乏味,他对此深有体会。

和陆岐接触最频繁的潘东,无声的点了点头,然后不再参与他们的话题,只是静静地看着场上的陆岐,回想起他过往的点点滴滴,红了眼眶。

领域的最初设想陆岐两年前和他提过,他不看好,但是依然鼓励他去实现,因为他怕伤害自己好友上了高中之后被日益打击的信心。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他也一直记得这事,但从不主动过问,不过好友日常的努力他一直看在眼里。

直到,今天,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好友施展领域。

小岐,他做到了。

……

场上。

“火法·指铳!”

谢永丰很快就想到了应对陆岐领域的方法,他决定拉开距离施放远程火法压制,他以手做枪,指尖一道道红光射出,那是经过压缩过的高速突进的火焰。

他就卡在五米范围的边界,太远陆岐很容易就能躲过,无论陆岐怎么拉进距离,他都能凭着更高一段的速度针对。

看着疲于奔命的陆岐,谢永丰再次露出了自信骄傲的笑容:“哈哈,陆岐,你输定了,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你现在认输,也免得受皮肉之苦,挨我几发指铳可不是开玩笑的。”

陆岐没有理他,眼中也无丝毫颓势,依然平静的躲避指铳发射出的火焰弹。

站在陈小石身边的张兴皱着眉头问道:“老师,是不是可以阻止他们了,看出来陆岐应该是没法应对了。”

陈小石摇了摇头,笑道:“你再仔细看看。”

带着疑惑,张兴又观察了一段时间,终于发现了端倪。

“竟然…”

于此同时,场上的谢永丰也慢慢止住了笑意,一滴冷汗从鬓角处流下,接着迅速被身上的高温蒸发。

他看着指铳发射出的火焰弹进入领域后速度越来越慢,躲避起来也越来越轻松的陆岐,慢慢停住了指铳的施放。

“竟然连术法都被你的领域压制了!”

陆岐微笑道:“谢谢你的陪练,刚开始我压制的还不是很熟练。”

谢永丰面露愠色,强笑道:“我知道你在嘲讽我,但你依然赢不了我,我只要保持五米,你就无能为力,我看还你能保持多久的领域!”

“嘘”

“嘘”

全场响起嘘声,众人看不惯谢永丰的做法。

潘东大喊:“你好不要脸啊,谢永丰,你一个炼体六段炼神四段打陆岐炼体五段炼神三段竟然还拖着打,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是滴是滴!”程大浪点头附和。

“是滴是滴!”八班的其他人也学着程大浪跟着起哄。

连七班的弟子也觉得谢永丰的做法太丢他们班的脸。

谢永丰大怒,先是吼道:“你们给我闭嘴,谁规定不行的,都是战术,哪有要不要脸的说法!”

接着一愣,这时他自己才意思到他已经把陆岐当做真正的对手看待了。

陆岐朝潘东摇了摇头,然后向谢永丰慢慢走过去。

谢永丰皱眉选择继续拉开距离。

陆岐笑道:“其实,我的领域不一定要以我为圆心。”

“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