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天下何人不识君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阿婆主小狼,今天我要盘点的是华国近三十年来十大最让人遗憾的像流星一样的武者排行。

第十名,王子豪。

听到这个名字大家肯定会有异议,甚至开骂了,王子豪竟然只排第十?!

其实刚开始排的时候看到结果我自己也是吓一跳。

但是看了前九名还有第十一十二名,我感觉我可能排的不对,不是说排名太后了,而是王子豪可能太高了,后面两个人完全不输,但是谁叫王子豪名气相对大点,所以只能委屈后面两人了。

现在回归正题。

王子豪,成名与2006年,当时年仅20岁的他第一次参加u23世界青年武者个人赛,就获得前二十名名的优异成绩,第二年直接闯入前五,第三年更是直接登顶!

最后一年本以为能够卫冕收官,但是却在八强赛爆冷,最终惜败与梅丽坚的天才少年‘暴熊’,从此之后一蹶不振,具体原因大家都懂,就不做过多讲述了。

第九名,陈慢。

……

现在轮到前三,对于前三我想应该很多人都会有不同的想法,不过也不奇怪,对于第三和第二这两人怎么排我也是久久不能拿定主意。

甚至在一个月前,关于这两人谁是第一谁是第二的争论的话题在各大论坛那是经久不衰。

说实话,我也分不出胜负,两个人都是几十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所以我决定采用扔骰子的方式决定排名。

于是我把两人的名字贴在塞子上,扔到谁谁就是第二。

最终,结果出炉了!

第三名是田阳,第二名是郑春!

两人的事迹大家应该都很清楚了,作为宿命对手,他们同时崛起与2018年,也同时在2021年如流星般坠落!

他们在这四年里龙争虎斗,包揽了各自领域的所有荣誉!

但是天妒英才,2021年底两人参与横河之战,在上石谷联手抵挡千军,最终一死一残,令人唏嘘。

最后就是第一名。

我想当我说出他的名字的时候,应该没有人会质疑。

他的出现让田阳和郑春的绝世双骄之争变得毫无意义!

他是所有候选者中年龄最小的,崛起时间和坠落时间间隔也是最短的,甚至不足一个月!

他妖孽级别的天赋让所有人惊叹,远超同段位同龄人的变态实力更是让人难以置信。

他是三十年来唯一‘特级少年英雄’勋章获得者!

也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两次获得此勋章的得主!

他是最新一期世界权威杂志《武科时代》评选的时代少年第一名!

他是唯一粉丝过千万却不是娱乐圈的顶流偶像!

但就是这样一个注定会站在武者顶端的少年,却如烟花一样转瞬即逝。

如今武道前途泯然于众人,呜呼哀哉!

视频的最后请大家在屏幕上打出他的名字!”

“陆岐哥哥。”

一个七岁小女孩一边舔着冰淇淋一边拿着手机播放视频,她问一旁蹲在路边同样啃着雪糕的少年:

“苗苗说这个视频最后说的是你呢,是不是真的丫?”

“是的丫,我就是那个惊天地泣鬼神所向匹敌无与伦比的绝世天才。”

“略略略~我才不信呢!前段时间我还看到你被一只大黄追着跑咧~哪有被狗狗追着跑的天才!”

“那有没有种可能,那只大黄不是一般的狗狗,而是狗狗中的霸主咧。”

“狗狗中的霸主?那是什么咧?”

“还是狗狗。”

“啊?”

“哈哈。”

陆岐嗦溜完木柄上最后的雪糕,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然后摸了摸身边毛毛的小脑袋,笑道:

“下次如果遇到和那天大黄一样眼睛发绿光的动物记得千万要躲开,你想,像哥哥这样的绝世天才都被大黄追着咬,换成毛毛你估计两口就被吃了咧。”

“啊~好可怕啊,毛毛不想被吃!”

“那记着我的话,现在赶紧回家吧。”

“好的,那陆岐哥哥我回家去了。”

告别毛毛之后,陆岐压了下帽子前沿接着戴上口罩,他看了看天色,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他走出小区,消失在灯火轰鸣的夜幕中。

………

富新路天之上酒吧。

陆岐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进了酒吧大厅,他一路走来,像是不存在与这人世间,看到他的人就仿佛没看到一样,没人发现这个一个月前名动天下的少年。

他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过他可不是来喝酒的,未成年人不能喝酒,他还差一个月才成年。

他是来找人的。

酒吧大厅很大,灯红酒绿,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和荷尔蒙的味道。

此刻人已经有不少,但是他还是轻易找到了目标。

一个带着起码半斤重大金链子的光头中年男子,此时他一边左右手各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一边在那和几个头发衣服都五颜六色的青年高谈阔论。

聊天的内容少儿不宜,惹得在座的陪酒女花枝招展般乱颤。

几个小青年也是形态放荡,赔笑起哄好不热闹。

这时。

“不好意思,我能坐这吧。”

虽然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说话的人动作一点都不含糊,直接像主人一样坐了下来。

卡座上的十几人一头雾水,一个蓝毛青年站起来指着全副武装的少年骂道:

“你TM谁啊敢坐这?!知道我大哥是谁吗,我tm抽…”

陆岐抬头看了蓝毛一眼,蓝毛感觉像是看到了深渊巨兽一般,瞬间打了个寒颤,他感觉自己全身发麻,心悸地说不出任何话来。

众人一看蓝毛的状态,就明白面前这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少年不是善茬。

他们看向卡座中间的光头男,只见光头男摆摆手让蓝毛退下,接着不慌不忙的点着一根雪茄,悠哉地抽了一口之后才笑道:

“这位小兄弟不是一般人,大家要以礼相待啊,哈哈!

不过小兄弟你既然来此找我,这般遮掩不是很妥当吧?”

陆岐闻言摘下口罩,在座的所有人看见他面容那一刻无不惊呼。

“陆岐!!!”

连光头男都动容到不小心夹断了雪茄。

在榕城你可以不认识任何人,唯独不能不认识他,作为榕城的门面,他是榕城的骄傲。

陆岐对他们的反应已经习惯了,他直接入正题问光头男:

“钱富贵,我找你是问个问题。吴江在哪。

或者说是飞龙在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