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装太久会真成孙子的

下午两点,十号练武场,高三七班和高三八班一起上炼体课。

三个篮球场大小的地站着两个班八十号人,虽然还是三月天,但是个个衣着单薄,在教师陈小石和其他助教的带领下操练着炼体功法。

不久,弟子们身上就血气翻腾,散发出的淡淡的血色蒸汽在他们的头上汇聚成河,久久不散。

众人动作整齐划一,双拳出击,连续齐声如虎啸,单脚侧踢,破空声响如雷鸣。

“修神铸体,人之本根!”

“炼气锻血,证吾神通!”

伴随着震耳的口号,弟子们气势如虹,直到两轮做完才在炼体教师陈小石的指挥下停了下来。

“很好,先让气血燃烧起来,接着静坐修炼第六套培元功《时代在召唤》,气血降下来后,再操练炼体功《初升的太阳》,周而复始,直到坚持不下去为止。”

陈小石按惯例说完这些就和其他助理老师到一旁休息去了,到如今这阶段,也不太需要他指点太多,他做的更多是把控和监督。

他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些朝气蓬勃的少年少女们,这两个班是他带的第一届学生,他带了三年。

他不像其他老师那样喜欢批评学生说“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

反而,他会时常把“你们是我带过最有天赋的一届”挂在嘴边,由于长相显老的原因,弟子们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甚至倍受鼓舞,在其他班同门前走起路都是带风的。

就是问题少年也不少,他也头疼。

就比如这个陆岐,悟性心性都是极好的,虽然家境相较起其他同门有差距,但是胜在足够刻苦,在修炼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依然跟上了大部队。

但是喜欢藏着掖着,说通俗点讲就是喜欢装能忍,说难听点就是有点孬,他能理解陆岐是不想惹事,但是有点过头了,少了少年脾气。

想到这些,忽然听到前面一阵喧哗,陈小石抬起头看向前方。

诶,那里啥情况?又干起来了?

没看错吧,那个准备和人打起来的是陆岐那小子!啥情况,也没到实战课时间啊!

……

陆岐抬起头面无表情看着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谢永丰,说道:“有事?”

谢永丰:“你和灵儿什么关系!”

“哪个灵儿。”陆岐暗道一声果然后问道。

谢永丰皱了皱眉,加重声音道:“当然是冯灵儿!”

“哦,同学关系。”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是这样最好,以后给我离灵儿远点!”

陆岐有点想笑,于是没忍住,这对话很像不入流小说里争风吃醋的桥段。

“你笑什么!”

“额,按正常套路来说,我应该说我想起高兴的事情,但是这回答不正经,所以我正经的回答你,我在笑你。”

“笑我?有啥好笑的!”

“不好笑吗?”

谢永丰冷冷地看着陆岐,一反常态的陆岐让他错愕。

他没想到这个平常对任何人笑容都时刻挂在脸上的人今天忽然话语这么尖锐,一时间怒气涌上心头。

他当他谢永丰是谁,竟敢这么和他说话,特别旁边这多同门看着,更是让他觉得难堪。

他嘲讽道:“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在笑我?简直笑话!就凭你一个区区四段,你是想笑死我吗,别说出了宗门我一个手指头就能捏死你,就说在宗门里你连当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陆岐扶了扶眼镜,并没有因为双方友好交流而停下打坐修炼,他抬起头看向谢永丰说道:“我知道,你爸是谢阳嘛,所以更觉得好笑,你出去叫人捏死我,然后了,所有人都知道是你干的,冯灵儿也知道。

她是觉得你好棒棒呢,还是觉得你不过是一个有个好爹只会仗势欺人的二代,哦,是三代。

还有你找我不就是想看看我到底和冯灵儿有什么牵扯,想看看我有什么值得她关注的,接着挑衅我让我当众丢脸,再当众打趴我向她证明你才是更有资格的那个,对吗?有意思吗?就这幼稚的手段不好笑吗!”

谢永丰被陆岐点破心中所想,恼羞成怒之余又尴尬极了,狡辩道:“你,你tmd扯淡,我六段,你不过是个五段不到的废物,我需要证明什么!”

“嗯,对对对,我五段不到是废物,你这个地图炮波及很多人啊。所以你才敢欺负我这个小小的废物,你还挺会欺软怕硬的,这不更可笑了。”

谢永丰扫了一眼旁边一直关注他们的同门,发现很多人眼中带有不善,明显心有不忿,他虽然嚣张,但也不敢轻易得罪太多同门,毕竟能进这所宗门的要么非富即贵,要么就是天赋异禀的潜力股。

他怒道:“好你个陆岐,我不过是生气嘴上说错话,你揪着不放,不过就是怕了,你嘴上冷嘲热讽不过就是怕等下实战课我找你练练,何必说三道四,要是真怕的不行,你当着大家的面给我低头认错我就放过你。”

陆岐还没说话,旁边的潘东站起来斥责:“谢永丰,还说你不是想借着实战课的名义教训人,你咋这么不要脸!冯灵儿才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谢永丰斜眼看了一眼他,冷声道:“关你屁事,给我滚!”接着不再理会,就盯着陆岐。

陆岐拉住作势欲打的好友,露出和平时一样的微笑,说道:“没问题,我和你练练。”

“算你有种,实战课给我等着!”

“就现在吧,我怕你气急攻心,走火入魔,影响修炼。”

“呵呵,牙尖嘴利,你既然等不及挨揍了,我就满足你!等会别哭!”谢永丰冷笑道。

八班的班长张兴看他们擅作主张私自决斗,见炼体老师陈小石也向这边走来,就去他身边问道:“老师,不阻止他们吗?”。

“武科弟子有什么事说不通的打一场也是传统了,虽然还没到实战课,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有我在,出不了什么大事,让他们打。”陈小石摆摆手,让其他弟子围成一圈坐下。

“你们一边打坐修炼一边观看,仔细观察,代入双方想想如果是自己应该怎么做!”

众人给陆岐谢永丰两人腾出位置,潘东和一些与陆岐交好的同门虽心有担忧但也只能口上鼓励几句。

而在场的没有人看好陆岐,即使陆岐最好的朋友潘东,毕竟谢永丰和陆岐他们两人的差距是实打实肉眼可见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