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是我粉丝就给我写日记!

直到入睡之前陆岐也没等到他想要的消息,打开无数次日记本也没看到邀请成功的信息。

第二天,是周日。

陆岐本想去对门找下孟雪的,他不甘心啊,不过犹豫了再三,还是决定先去宗门替刘允申请转学。

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出小区门口就被一堆人堵了。

“喀嚓”

“喀嚓”

“喀嚓”

陆岐皱着眉看着前方十数个拿着照相机对着他猛拍的人,然后另外一群拿着话筒的人将他围的水泄不通。

“你好,陆岐,我是某讯的记者瑶瑶,请问有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你好,陆岐,我是某狐的记者...”

“你好,陆岐,我是某浪的记者...”

“你好,陆岐,我是某条的记者...”

“对不起,没时间!”

陆岐往外挤,可惜这些记者可能习惯了被采访者拒绝,刚才还在争先恐后,这时却极有默契的一起围成人墙。

陆岐自然不能用蛮力硬闯,他怕他们其中有缺德的顺势往地上一趟,他就说不清了。

无奈之下,只能停下脚步。

“只能五分钟,不行的话你们即使是一直堵着我,我也不会接受任何采访的。”

“没问题!”×N

“陆岐,请问你对你老师刘加获得一等英雄称号怎么看?”

“实至名归!下一个!”陆岐皱眉,冷声道。

“陆岐,请问你对于你被授予我们国家三十年来唯一一个特级少年英雄勋章有什么想说的吗?”

“荣誉属于所有参与反抗邪王帮的人们!包括我们榕城第一武宗所有参与和想要参与却无能为力的全体师生,还有特殊行动队、治安队、医疗救援组织以及所有幕后的工作人员和救援人员,我受之有愧。”

听到这,旁边有围观群众自发鼓掌,也有人不屑。

“切,小小年纪满嘴官话,虚伪!”

“呵,你是嫉妒吧,你家那小子要是能有他一半,我估计你晚上能乐的睡不着觉。”

“就是,如果是我家孩子,哎...不可能。”

“陆天明估计祖坟冒青烟了吧,培养出这样的孩子,趁这几天他们两口子在家,我得去拜访下,好好请教请教。”

于此同时,采访继续。

“陆岐,听说国内著名的娱乐公司天华想要邀请你加盟他们公司,对此你怎么看?”

“娱乐公司?我不清楚,下一个。”

其实这家娱乐公司的确有这想法,而且不仅是这家,在医院的这几天,各种大大小小的娱乐公司都有这方面的打算。

不过是和陆岐的父母商量的,陆天明和云秋了解自己的儿子就没有答应,也没告诉他,所以陆岐对此一无所知。

“陆岐,你可能还不清楚你现在的名气,经过38榕城第一武宗事件后,你在全国都出名了!你现在的粉丝量经过我们网站的大数据推断已经比很多流量偶像都要多。你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吗?”

“没有,下一个。”

开玩笑,要是当偶像能变强,给他一个“我爱当偶像”的系统,他可能还会考虑,不然叫他搔首弄姿讨好粉丝不如杀了他。

他现在只想写日记,还有劝导他人写日记!

“陆岐,你有什么想对网上那么多关注你的粉丝说的吗?”

“没有,下一...等等!”

陆岐忽然反应过来,这是个好机会啊!

他正愁怎么快速劝导更多人的写日记呢。

“嗯嗯”

他调节了下嗓音,不着痕迹地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着。

“我想说的是,谢谢大家的关注,不过我希望大家能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来,嗯,比如...写日记!”

“???”

“写日记?”

一旁的记者齐齐楞了一下,连围观的群众也是满脸问号。

陆岐脸微微一红,强行解释道:

“写日记是件很好的事情,它能让我们学会发现,发现生活,感悟生活,提高双商,加强自律,提升记忆力和理解力。

能增强注意力,激发创造力,还能缓解心里压力,尽情发泄,挥洒不愉快于纸间。

总之...好处多多,我就每天坚持写日记。”

陆岐实在编不下去了,为了加强说服力,连自己写日记这事都给出卖了。

“好了,五分钟时间到了,我要走了!”

乘记者们没反应过来,实在心虚的陆岐赶紧溜了。

只留下一群记者和围观群众面面相觑。

一小时后,各大网站纷纷出炉今天关于陆岐的采访稿。

《震惊,特级少年英雄竟然每天坚持做这种事情!》

《关于陆岐不为人知的秘密!》

《陆岐:你今天写日记了吗?》

《当红流量竟然写这种东西?!》

对此,陆岐暂不知情。

此时的他一路上被人指指点点,甚至被许多少男少女上来强行搭讪,好不容易才来到第一武宗。

看到宗门门口摆满了各种祭奠的鲜花,以黄白菊花为主,陆岐触景生情,心中又是一酸。

门口今天值班的还是吴叔,他左手臂上戴着黑袖章,吴叔一见到陆岐,连忙上来帮他提前打开门禁。

“陆岐,你可终于来宗门了,我还没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们第一武宗可就彻底完了...”

“不用谢,吴叔你没事吧?”

“我没事,当天清完毒就出院了,就是可惜了老宗主和刘老师他们几个,还有那些弟子,他们还这么年轻...哎...”

吴叔双眼泛红,他在这宗门当了20年的门卫,对宗门感情颇深。

“......”

陆岐闻言看向比起以往要肃穆的多的教学楼的方向,沉默不语。

之后,陆岐告别吴叔,去宗门综合楼找副宗主荣兴昌,因为38事件,宗门没受伤的各级领导已经连续几天没有休息了,都在处理善后工作。

陆岐一进综合楼就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路过的老师和工作人员都纷纷上来打招呼,陆岐一个个弯腰回应,好一会才来到副宗主荣兴昌的办公室。

“扣扣”

“请进。”

“荣宗主,是我陆岐。”

荣兴昌今年78岁,平常极其重视仪表,这是陆岐对他的固有印象。

但今天一进门看到却是一个不修边幅满嘴胡渣的老人。

要知道,在如今这个时代,78岁只能算是中年,但是荣兴昌一头杂乱无章的灰白头发搭配着憔悴的面容让他一下子看起来像是老了二十岁。

此时的他一边批着堆成山的文件一边抬起头看向陆岐。

眼中的哀伤一览无余。

陆岐像是看到另外一个自己。

是啊,荣兴昌又何曾不是和他一样,失去了对他恩重如山的老师,那个桃李满天下的老宗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