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我要我的名字响彻这天地

离震惊全国的“38榕城第一武宗事件”已经过去四天,一切好像都已尘埃落定,网上关于这事件的报道也越来越少。

但对于榕城和榕城第一武宗来说却是要铭记一辈子的伤痛。

在这场人为的灾难中,榕城第一武宗牺牲了包括刘加在内的三名教师,五个弟子还有桃李满天下的老宗主。

其中另外两个老师分别是炼体教师聂行和炼神教师孟士方。

五名弟子三年级三人,二年级两人。

陆岐的炼体老师陈小石抢救了两天两夜终于保住了性命,医师说陆岐当时喂的丹药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不过陈小石因为透支过度,以后基本再无练武的可能,也就是说已经是半个废人了。

总教头黄飞因为二次血暴目前仍然瘫痪在床,据说需要修养半年,但是炼体修为将会从九段下滑到七段甚至更多。

而陆岐几人因为没有伤了本源,再加上最好的药物治疗后,即使是受伤最严重的冯灵儿如今也都能下床走动了。

值得一提的是,冯灵儿转学回京州了,陆岐还记得昨天的情形,京州冯家的人来了二十来个,其中还有多名医护人员,阵仗极大,医院院长亲自接待的。

他们劝说了很久,冯灵儿都不同意回去,直到接通了一个电话,最终才极不情愿的答应下来。

走之前她和陆岐谢永丰他们六人一一告别,前面都还好,最后和陆岐告别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陆岐当时依然还没从悲伤中缓过来,思维有点迟钝。

当冯灵儿对他说“一次就够了,这次就不要再忘了我了”时,他没反应过来怎么回答也没注意到对方那带着心疼不舍羞涩的神态,只是下意识的点头。

没想到的是,冯灵儿最后和他拥抱告别时,竟然不顾一旁他人各种异样的眼光偷偷亲了他一下,然后潇洒地带着人浩浩荡荡地离去了。

只留下有点尴尬的陆岐和神色各异的谢永丰孟雪几人。

中间,刘允来过一次,带着师娘黄嘉欣的嘱托来看望陆岐,陆岐自觉没脸见她,倒是刘允一下子长大了许多,只是眼眶带着一丝明显的黑气让她看着像熊猫一样。

让陆岐担忧的是刘允溢出的精神力不是很对劲,他知道有极少数的人受刺激过重精神力会产生异变,陆岐害怕刘允现在过于紊乱的精神力会对她造成很大的损伤。

但是,他当时还躺上病床上,再加上陆岐父母早就从外地赶回来照顾,刘允没来多久就回去帮忙处理父亲刘加的后事,所以这事也就一直耽搁了。

而今天,是陆岐孟雪谢永丰他们六人出院的日子。

榕城和省里的领导都来了,全国的各大媒体以及乱七八糟的自媒体还有凑热闹的也来了很多,特殊行动队和治安队也派代表来了,还特意给他们办了个出院庆祝以及表彰大会。

为了表彰他们七人在“38榕城第一武宗事件”中的杰出表现,上面决定给陆岐颁发“特级少年英雄”勋章,孟雪、谢永丰、潘东、冯灵儿、王小波、程大浪则是“一级少年英雄”勋章。

在这次事件中牺牲的三位老师和老宗主以及重伤的陈小石和黄飞获得“一级英雄”的称号,其他参与的教师则是获得“二级英雄”或者“三级英雄”的称号。

陆岐对自己获得“特级少年英雄”勋章并没有多大欢喜,他更在意的是他的老师刘加获得“一级英雄”的称号,这对他对老师对其家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虽然他知道老师在这次事件中一直是受害者,最后更是牺牲自己拯救了宗门,但是网上对他在这次事件中的所作所为争议很大,很多人不问青红皂白就要老师为这次事件负责。

最让他愤怒的是其中“即使他是被控制被胁迫的,但没有他,管控中心就不会被控制,那么多人就不会死,所以让他为这次事件负部分责有什么问题吗?”这个被数十万人点赞的观点。

负尼玛的责,老师从头到尾有错吗?为什么要让受害者和英雄负责!

如今官方盖棺定论,这是最近几天来让最让他欣慰的事了。

表彰大会之后,陆岐与谢永丰他们几人分别之后,他并没有和父母一起回去。

而是一个人去了老师刘加的家。

他见到了消瘦许多的师娘,不再欢脱的轩轩,眼眶黑线越来越重的刘允以及老师的遗像,陆岐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他压抑的太痛苦了,终于在灵堂前嚎啕大哭。

最后他将他在表彰大会上代收的“一级英雄”的证书和勋章还给师娘,并说道:

“师娘,老师最后交代我让我承担起当大哥的责任,我一定会做到的。”

而事实是刘加根本没有交代,不过对刘加对陆岐来说这不重要,因为根本不需要。

黄嘉欣带着泪花笑道:“傻孩子,你和你老师是看不起我这个师娘吗。”

“怎么会,只是家里有时候需要有个男人出面,我长大了,可以承担一切了。”

师娘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笑着又哭了。

离开时,陆岐和师娘打了个眼色,师娘意会点头。

于是陆岐就把刘允叫出去了。

两人来到小区外,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没做声,陆岐看着已经突破炼神三段,但是精神力紊乱带着一丝暗属性的刘允微微皱眉。

陆岐正想怎么劝说,刘允先开口了。

“陆岐,我不想读书了!”

“嗯?”

“我要转到第一武宗,我要重新习武!”

少女的眼神十分坚定,陆岐知道她是下定了决心。

“好啊,我明天就帮你去宗门申请。”

“你不问为什么吗?”

陆岐自然知道她的想法,她想继承她已经死去的父亲的衣钵,不过她要真去了宗门,他能近距离关照到,也是件好事。

他摸了摸她杂乱的头发,非常心疼,“小允,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觉得对,我都会支持你的。”

刘允抬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感受着头上掌心的温暖,让她想起了几年前父亲也是这样对他,压抑了几天的痛苦与悲伤终于爆发了。

她向前紧紧地抱住陆岐,像是抱着她许久未拥抱过的父亲,她哭的撕心裂肺,她极度后悔,她不该任性不回家,不该错过这一年与父亲最后在一起的时光,她声嘶力竭地哭喊:

“陆岐,我要练武!

我要变强!

我要报仇!

我要他们闭嘴!

我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我要站在所有武者的顶端!

我要我的名字响彻这天地!

无论爸爸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我都要让爸爸听见!

我要让世间所有人都知道我乃刘加之女刘允!!!

啊啊啊啊啊!!!”

这一刻!

刘允在嘶吼中,精神力变异觉醒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