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双倍的快乐

陆岐和张兴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各自坐下,这时他们的文化课老师来了,要上课了。

陆岐目前高三,离高考还有四个月,由于文化成绩只占武科生高考分数的二层,宗门方面在平常的教学中更重视武科方面的培养。

随着高考日子越来越近,资源倾斜也越严重,如今一天中也就一节课会用来巩固和提高文化成绩。其他时间,都尽可能的用来提高弟子们的炼体和炼神还有实战水平。

炼体顾名思义,就是吸收天地灵气淬炼身体,提高自身力量速度耐力等素质,不断打破肉体桎梏,获得更强的攻击与防御。

而炼神,就是通过冥想入定等修炼方式强化精神力,构建精神空间,强化精神力与外界物质的联系。

精神力的运用更是五花八门,有提升意志、感知、心理干预、威慑、压制、精神沟通、物质操控等基础能力,还有些进阶能力,这些统称为术法,在这里面一般人会选择一到二项专修,其他辅修。

有少部分人精神力还会觉醒各种元素掌控等各种各样因人而异的属性,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异能。

炼体和炼神这两项目的成绩则各占武科高考成绩的两层,然后实战成绩占最后四层。

而实战顾名思义需要结合自己的炼神炼体水平进行战斗,不只是肉体和精神力的比拼,这其中体术、术法、异能使用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陆岐目前是炼体五段,在弟子中排第二梯队,最强的已经达到六段水准,谢永丰张兴就处在这个阶段。

而他炼神表现出来的是三段水平,由于炼神难度远高于炼体,目前炼神第一梯队比如谢永丰也就四段,陆岐这水平已经算不弱了。

但实际情况并不是那回事,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拥有双精神空间的人,这是他炼神达到二段开启精神空间时发现的,他曾经查了各种资料书籍也未发现相同案例。

每个人最多只有一个精神空间这是常识,因为人的肉体和精神是绑定的,一个肉体一个意识一个精神空间。

你可以通过修炼无限扩大精神空间大小,但无法分割,就如同分割肉体后,你的意识要么死,精神空间随之破裂,要么意识和精神空间只能共同存在于其中一个肉体上。

陆岐曾经还设想过,精神病人比如多重人格的人是否能产生多重精神空间,后来通过各种查证,甚至旁敲侧击寻求自己的炼神老师刘加解惑,他也怕自己有精神问题。

得出的答案是:不能!

他们不同的人格的确会有自己独立的精神小空间,但那更像是一套房子被分成好几个房间,与陆岐身上的两个精神空间不是一个概念。

他是拥有两套房。

陆岐还查阅过米国的哈佛武科大学炼神科教授乔治詹姆斯在十年前发表的《多个精神空间在个体上共存的可行性研究》这篇论文。

其中那些复杂晦涩的各种词汇论证他已经记不太清楚,只有结论中的一句话他铭记于心,并让他决定隐藏自己异于常人之处。

那句话翻译过来大概是这个意思:“作为正常人类不可能拥有两个精神空间,如果真有,那一定是怪物。”

所以,对于自己有两个精神空间的事情从来没对其他人说过,在平常甚至也很少展示出自己远高于常人同段位的精神力。

这多出来的精神空间除了让他拥有双倍的精神力,还有双倍的精神力相关的运用能力,连修炼术法的速度也是双倍。

陆岐此时在课上就一直用双精神空间同时修炼精神力,要不是他文化课成绩够好,让讲台上的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估计要粉笔伺候了。

……

中午,午餐后,潘东拎着一小袋子来找陆岐。

“给,小岐,我又帮你从家辉他们那买了些灵气丹,也是五十一颗,总共五十个。”

潘东说的家辉和他一样是富家子弟,在榕城第一武科宗门他们有专门的圈子,像陆岐这样的家庭很难挤进去。

“谢了,阿东。”灵气丹市面价格二百一颗,五十一颗简直白菜价了。虽然他目前有了白嫖聚灵丹的渠道,但是说不清来源,所以灵气丹还是得继续收。

潘东锤了下陆岐的胸口,笑道:“谢个屁啊。”

收回拳头后,潘东迟疑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小岐,灵气丹效果毕竟还是差了点,吃再多也就那样,你要是不想要我送的聚灵丹,我便宜卖给你,你钱不够可以先欠着,等几年工作后再慢慢还。”

陆岐沉默了,厚长刘海加黑框眼镜的遮掩下,让人看不清他泛红的双眼。

他最开始接触潘东的目的其实并没有那么纯粹,他自觉有愧。

陆岐挤出嘴角的弧度,笑道:“没事,你看,我不也突破到五段了吗?”

“啊,真的!?”

“嗯,不信啊,下午实战课我们练练。”

“呵呵,小岐别太嚣张,虽然大家都是五段,但我可是五段后期!”

“打的就你后期,看我一招黑虎掏心!”

“啊,偷袭!不讲武德,猴子摘桃!”

两人打闹完,就一起回教室了。

对于马上要面临高考的高三武科弟子来说,中午的时间也是要卷起来的,班上此时已经有人放弃午休开始打坐修炼了。

陆岐正准备加入他们。

“滴滴”

这时薇信响了。

陆岐拿出手机一看,顶端横幅显示的竟然是张兴。

“下午实战课小心…”后面得点开才能看到。

陆岐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张兴,对方一副“没什么,别谢我”的表情。

陆岐点开那条信息。

“张兴”撤回了一条消息。

“嘶……”

我还没看啊,你撤回的也太快了吧。

陆岐有点无语,再次抬头看向张兴,兴许是被刘海遮住了双眼,张兴没有发现异样,给了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眼色。

“……”

算了。

猜也猜得到,估计是冯灵儿的爱慕者,听说了绯闻要找他算账,而且能让张兴偷偷告知,说明对方连张兴都不敢轻易招惹,再结合昨天的事情,于是答案很明显了。

“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