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到底有没有意思

七点,自行解决完早餐的陆岐收拾完餐具骑着单车出门,家离宗门有四十分钟车程。

临近榕城第一武科宗门的时候,陆岐意外遇到了昨天蹭到他的摩托男,七班的谢永丰,他把车停在宗门附近一家便利店门口,跟店员打了个招呼,随后摘下头盔寄存在店员那。

他的好友潘东曾经介绍过此人,谢永丰的爷爷是榕城有名的地产大亨,以前道上混过,后来洗白,老来得子生了他父亲谢阳,自然宠得很,对孙子谢永丰那更是不用说。

而谢永丰仗着家势在宗门也是嚣张跋扈,是宗门最不能惹得四个弟子之一,这四人还搞了一个小团体,被其他人戏称为一中四大天王。

“…”

陆岐摇了摇头,扶了扶不是很贴脸的老旧黑框眼镜,然后骑着单车进了学校。

而在他身后,谢永丰看着他的背影,嘲弄一笑。

“就他,凭什么啊,穷逼还土不啦叽的,炼体就四段,炼神三段,又没异能,呵呵,下午实战课我就找他练练。”

……

“想什么呢?”

陆岐刚进班级就看到自己好友潘东在发呆,而其他弟子正在偷偷用余光看着自己。

“好啊,小岐,什么时候的事!竟然瞒了我这么久,是不是兄弟!”潘东一看到他就开始兴师问罪。

“嗯?”陆岐疑惑地看向抓着自己双肩摇晃的好友,这厮一脸兴奋是闹啥。

“装,继续装!你是不是和冯灵儿暗地里交往两年了!”

“啊?”陆岐愣住了,昨天传的绯闻好像不是这样吧。

“啊什么,都传开了,我都是今天最后一个知道的。”

“什么?交往两年了?不是刚交往吗?我昨晚咋听说的是冯灵儿昨夜星空下在练武场大声表白陆岐,最后两人激情相拥!”帮里一女弟子反驳潘东的不实信息。

“??”陆岐懵了,这又是什么,昨晚他一直在家写日记啊。

“不对不对,是甜蜜接吻!”又一弟子王小波大声发表自己的看法。

“哇哦!”吃瓜群众大呼刺激。

“什么啊,这么离谱,已经表白接吻了?我昨天中午听说的怎么是谢永丰表白冯灵儿被拒,冯灵儿被迫表示芳心已属陆岐!”程大浪疑惑道。

“还是三角恋啊,喔噻。”

“哇,我知道了,事情大概是这样的,谢永丰表白冯灵儿,冯灵儿表示自己喜欢陆岐两年了,于是于昨夜练武场,星空之下,大声表白陆岐,两人狼狈为奸,哦不是,你情我愿,于是激情相拥,甜蜜接吻,干柴烈火…”王小波结合他人讲述整理了一下。

“哇哦!”

“是滴是滴,很合理,就是这样!陆岐,赶紧坦白!”程大浪狂点头,一脸兴奋。

合理个屁啊,剧情越来越狗血了。陆岐看着身边打了鸡血的同门,无力反驳。

还没等他解释,八卦气氛已经很浓烈了。

“没看出来啊,那可是冯灵儿啊!竟然好这口。”

“陆岐这小子,虽然长得土里土气的,但实力也就一般。”

“他比起谢永丰可差多了,想不通。”

“我好酸啊,鲜花插…”

七嘴八舌,声音有大有小,不过陆岐感知比别人强很多,听得清清楚楚的。

“说什么了你们,我兄弟这么帅,能当小白脸,你们哪这么多意见!”潘东这厮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帮他说话,这听着不是很对劲。

陆岐知道和冯灵儿扯上可不是好事,这女的不是简单角色,爱慕者众多,他可不想凭白无故惹麻烦,正准备大声解释。

这时陆岐身后一弟子站起来,拍了下桌子,恼怒下不知不觉中带了点力道,发出的声音瞬间压过了全场。

他厌恶地看了一眼陆岐,然后扫视众人,说道:

“你们别乱说,传的也太离谱了,你们应该都知道冯灵儿眼高于顶,怎么可能看上陆岐,还啥表白接吻的!

其实最开始是昨天早上谢永丰问冯灵儿,偌大一个宗门就没有几个她能看得上的弟子吗?”

“冯灵儿表示说什么看不看得上显得太不尊重同门了,只是她在京州长大,见多了天才,我们宗门的确没有太多能让她眼前一亮的人。不过,倒是有个人让她感觉挺有意思的。”

“这个人就是陆岐,具体原因没说,所以只是这样,当时我就在现场,就怎么简单,才一天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就传成现在这样了。”

陆岐虽然有被他厌恶的眼神冒犯到,但看算是帮他解释了,于是说:“原来是这样,我说什么情况,反正我和冯灵儿没关系,你们不要瞎扯。”

“我不信,谁不知道你王斌暗恋冯灵儿啊,你说这么多是接受不了现实吧。”王小波不信,阴阳怪气道。

“是滴是滴,陆岐这货本来就喜欢藏着掖着,他的话也不可信。”程大浪点头附和道。

“出现了,现场怪!”

“我怎么感觉王斌说的才是真的。”也有人赞同王斌。

“哪真?而且他也说了冯灵儿只对陆岐有意思,这不是承认了吗!”王小波不同意。

“他说的是觉得陆岐有意思,不是对陆岐有意思。”

“没区别啊,一个意思。”

“怎么会是一个意思呢,你到底懂不懂他说的什么意思。”

“我不懂什么意思?这意思不就是对他有意思吗?那你说说到底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她对他没意思,她只是觉得他有意思!”

“那不还是一个意思嘛。”

“!!!”

“你们别说了!没意思!”陆岐被这两搞的头大,出来打断他们。

这时,站在门外有一会儿的班长张兴走进教室,终结了这场闹剧:“王斌说的是真的,别乱传了,小心被谢永丰听到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同样和谢永丰一样作为四大天王之一的张兴说的话还是有分量的。

众人作鸟兽散,各回各座。

“惹不起,惹不起,散了散了。”

“我就说冯灵儿怎么可能看上他。”

“我刚才就瞎起哄,可没当真。”

只留下程大浪还在那纠结:“那到底有没有意思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