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众生日记的警报!

“我不管你现在是叫飞蛇还是许耀扬,我和你无冤无仇,你现在带人私闯民宅还携枪绑架我的妻儿,到底为什么!”

刘加给妻子一个安抚的眼神,随后强忍杀气,他害怕自己一点点的轻微举动都会给妻儿带来灭顶之灾,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女儿不在家。

“无冤无仇...桀呵呵,师弟啊,师兄在你眼里这么不起眼吗?果然,你们一个个都没把我放眼里,我就是个边缘人物,就是个小透明,呵呵。

不过也难怪,谁叫我当时虽然比你长几岁,但实力却远不如你,你看不上我是正常的,连我喜欢的女人心里也只有你,导师也是,心剑只教给你,现在估计连我的名字都忘了吧,桀哈哈。”飞蛇此时歪着头一脸不爽。

“...就这样吗...”

刘加即愤怒又觉得莫名其妙,就因为被人忽视就要用这种方式找存在感?

“就这样?!”

飞蛇似乎看穿了刘加的心思,他开始冷笑,笑的逐渐狰狞猖狂。

谁又能懂他为了达到如今的实力做了什么,又放弃了什么!

“被人无视的痛苦你根本不懂!”

“我以前也从来不知道拥有强大的实力是件多么爽的事!

所有人都不会再无视你,你说的话就是圣旨,不听者皆杀,想要的女人唾手可得,想要的东西我一句话他们就会给乖乖我送来!

尤其是当初你仰望的存在如今像狗一样趴在你面前,就现在这样,你知道有多爽吗!

比我当初玩了一天丽丽还要爽,你知道吗?最后丽丽求我不要杀她,那声音那哭泣,我现在想想真是可惜了。”

飞蛇陶醉的说道,那嘶哑的声调让人耳膜像针扎似的难受。

【畜生!】

刘加低头暗骂,他知道丽丽就是当初许耀扬喜欢的女生,他没想到许耀扬如今性情大变连自己大学时的暗恋对象都不放过。

他很难把当初唯唯诺诺的师兄和现在这个无法无天人面兽心的畜生结合到一起。

不过他也只能心里暗骂,他现在只想救自己的妻儿,他眯起眼来缓缓地说道:“师兄既然觉得我对不起你,那我可以跟你走随你处置,只求保我妻儿平安。”

刘加说到这,猛一抬头,血红的眼睛里散发着骇人的光芒,双手十指由于用力过猛更是插入地板瓷砖数厘米之深。

“如若不然,那我就只能拼个鱼死网破,即使我们一家人都死在这,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到时候治安队察觉动静,开启警报,以他们的能力,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许耀扬,你知道我做得到的!”

飞蛇面上的笑容消失,他了解这个师弟的性格,他虽然强他许多,但是他也没有把握不弄出任何动静就结束战斗,即使他还带了手下带了热武器。

一旦激发城市防卫系统,那一切可就麻烦了,而且他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这个。

他收起戏谑之心,完成接下来的任务后,他会得到梦寐以求的神药,到时区区一个刘加他何必放在眼里。

想到神药,他眼中闪过火热之意,就是因为它,他才有如今的实力,但如果任务失败,他的下场也可预知。

想到那些人的死状,眼中火热不再,反而打起寒颤。

不过片刻,他恢复冷静,笑道:“师弟,你当然做的到,不过没必要不是,师兄刚才就是开个玩笑。

弟妹和侄子我自然不会怎样,不过嘛,你得帮我做件事,做到我自然放过你们,不然的话…我听说你还有个女儿,桀哈哈。”

“!!!”

刘加插在瓷砖中的十指早已血肉模糊,他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不住杀意,散发出来的精神力开始变得狂暴。

飞蛇一手长剑指着刘加,一手步枪对着刘加的妻儿,冷声道:“呵呵,师弟你可要想清楚哦!”

刘加看着痛哭流涕的妻儿,他的心像刀刺一般,他好恨啊,他缓缓收回精神力,从地板瓷砖中慢慢抽出血淋淋的十指。

飞蛇看他放弃反抗,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很好。”

“要我做什么。”刘加呼了一口气,他清楚对方要他做的事情绝对不简单,不过他没有办法。

“我要你明天……”

…………

凌晨四点,榕城幸福花园小区,1栋307。

“滴滴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滴滴”

躺在床上的陆岐忽然睁开双眼,接着坐起身来,从精神空间里取出日记本。

竟然是它在滴滴滴。

警报吗?

陆岐打开日记本,往后翻到众生日记,随后脸色瞬间变了。

前排刘加的名字在疯狂闪烁红光!

老师,有危险!!?

陆岐有点慌。

这次和他母亲那次不一样,他母亲那次只是淡淡红光,而这次红光犹如血红。

发什么了什么!疾病发作?不可能啊,老师没啥身体问题!遇袭?还是什么?

陆岐强行冷静下来,无论怎么做,他首先必须抓紧时间。

他迅速穿好衣服,打开窗户,从三楼跳下,然后朝小区外疾速狂奔,他必须赶往刘加老师的家。

路上,他决定先打个电话。

他拨通刘加的手机号码。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

就在陆岐脸色越来越苍白时,终于接通了。

“……喂…”

是刘加老师的声音!不过这音质…开的免提!?

陆岐停下奔跑,调节呼吸,回电话道:“老师,是我。”

然后仔细听电话对面的动静。

“(是我学生)…什么事。”

老师在和旁边的人说话,像是解释,不是师娘!听杂音,貌似不止一人,这么晚老师不在家?

听声音不像身体有问题,那为什么冒红光!?

那最大的可能是他身边的这几个人对他有致命威胁!

“我…睡不着。”陆岐继续试探。

“(挂掉关机)…睡不着你不会自己一个人下去跑十圈吗,大晚上烦我,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我…”

老师电话挂了。

再打过去提示已关机。

“……”陆岐知道刘加老师绝对遇到大麻烦了。

说话不是他的风格,而且最后说的话里好像在暗示他报警。

一个人的一,十圈的十,换成数字就是110,暗示他打报警电话吗?

如果是报警,是要救谁,救他?不对,是师娘?!轩轩?还是刘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